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十二 – 他對妳好嗎?

她曉得自己左手的狀況後閉了閉眼,換成右手去試。

右手的情況雖較左手來得好,可也很難實實地握緊湯杓。

她好不容易握好了湯杓,直接就試著去舀粥。

這一連串的動作看得蕭鳴鴻心疼得緊,他很想去幫她,可又曉得她在這方面一向是倔得很,能自己來絕不拜託別人。

再說,這復健本就是傷者自己的功課。

他只好說說話,轉移彼此的注意力。

「呼……真沒想到來自異鄉的我們會在這塊中土大陸上見面,而且再見面,妳竟然是……已經嫁做人婦了。」

鞏毓靈正努力與湯杓鬥,聽聞他的話,偏頭想了想道:「你這是聽誰說的?」

「是御王殿下親口告訴我的。」

鞏毓靈轉了轉眼珠子,無法理解。

雖說自己與昊天嶺已有夫妻之實、連孩子都快要有了,可她們尚未行過婚儀是事實,對外來說……還不算是真正的夫妻吧……?

他為何要對鳴鴻哥哥說她們已經是夫妻了呢?

是因為怕鳴鴻哥哥為自己未婚有孕討個說法嗎?

還是……?

她還在想著,蕭鳴鴻蹙眉看著她道:「瞧妳的樣子……怎麼回事?」

蕭鳴鴻腦子轉了一轉,赫然想到了這府裡頭的一些不對勁。

毓靈看來是住在這府裡最精緻、豪華的屋子裡,用度的品級與王府內最高主事者昊天嶺用的似是同級的東西。

府內人對她的態度亦都是敬重恭謙,可就是唯獨在稱呼上,他所聽聞過的,都是喚她做郡主,而非是王妃或殿下。

如若她與昊天嶺早已完婚,府內外的人稱呼她,怎可能會是郡主呢!

可昊天嶺那日同自己談話時,說的分明是「毓靈是我的妻」呀!

難不成,他是胡說八道的?

不、不對,那時我特別提到他們還未大婚什麼的……他有應我嗎?

唔……好像沒有特別確認過……

是不是他有什麼原因避重就輕?

蕭鳴鴻試探著問道:「莫非妳們還未行過婚儀?」

鞏毓靈的面頰暈紅了起來,蕭鳴鴻見狀閉了閉眼,強迫自己深呼吸了幾回。

可他再睜眼,緊攥著的拳卻是放不開來。

 

由於毓靈家的厚齋園位在瑞士,與浪漫的法國是鄰居,到普羅旺斯去看薰衣草田一向是他們初夏時的固定活動。

那年夏天,他記得他們去法國時順道做了社會觀察的課題,便談論到了一些觀念。

就是那回,他發現了毓靈雖然在非常開放的環境裡長大,又因為悠遊在網路世界裡看過許多有的沒的,可她對於兩性之間卻還是屬於十分保守的類型。

也因此,自己雖然喜歡了她許多年,可對她是從不逾矩,就生怕自己衝動的舉動會嚇壞了她。

如今,她未如自己所想的顛倒了順序,未婚先有孕,也不知她最初是否是自願的……自己那麼問,著實是有些唐突。

 

蕭鳴鴻低低地道了句:「對不起。」

他頓了頓又道:「可我還是想知道,他對妳究竟好嗎?
為何他讓妳錦衣玉食,卻不行婚儀、扶妳做王妃呢?」

「王爺他……」鞏毓靈咬了咬唇,「沒有同你說什麼嗎?」

「妳指的是什麼?」

「唔……就是我到這兒來之後發生的一些事……」

「我是曉得妳身上有蠱,再加上因為被人用藥陷害,因此有孕不能算是件喜事……不過我看他對妳好像還算照顧,只是我不懂,既然妳都懷了他的孩子,為何不負起責任娶妳呢?」

「鳴鴻哥哥,他對我其實很好的,只是我們不能結婚的。」

「為什麼?因為妳在這兒無權無勢、沒有娘家麼?」

鞏毓靈搖搖頭,「其實我穿越到這兒醒來的時候,我是失憶的……現在想來,他大概是從見到我的第一眼就已經認出我是父親的女兒……所以他大力的栽培我、為我謀劃。
老實說,我現在能是天耀帝親封的德安郡主,是他為我籌謀來的結果,我想,為的也是在身份上能更與他匹配、不讓人詬病吧。
原本在被封為郡主之後沒多久,我們就要大婚的……可那時我想起了忘記的事情,以為他是殺了父親的人,所以我自己找個了方法,在大婚的前一日偷偷地離開了御王府。」

「那現在妳知道世伯不是他殺的、甚至是世伯還活得好好的,妳們應該就能行婚禮了吧?」

鞏毓靈還是搖了搖頭道:「不行。」

「為什麼?」

「我剛到這兒沒多久的時候,因為一個事件,就收了赫連帝國皇太子的髮簪,可後來才曉得,原來那簪上有詛咒,若是沒有解除那詛咒就與其他人結連理,我會在拜堂那日的夜裡被化為一灘血水……」

「阿!所以那誤會讓妳離開,反而是救了妳一命。」

「嗯……不過若是沒在一年之內嫁給皇太子……結果還是一樣的。」

「唔……所以妳得要嫁與那什麼皇太子?可妳都懷了御王的孩子了……」

鞏毓靈輕嘆了聲,「嗬……世事總是難料、命運總是難以捉摸……或許上天就是要我為他生下肚裡的這兩個孩子。」

「那現在該怎麼辦呢?妳們已經找到方法解除那詛咒了嗎?
再如何,孩子總不能沒有父母,妳們總不能就這樣被那詛咒給困住吧?」

鞏毓靈淺笑,輕聲道:「他昨日有同我講,說過幾日要帶我出門,說是可能有解的方法……」其實,也不一定要花時間去解了什麼血盟的,只要能在血盟執行前將孩子們給生出來,我也就覺得圓滿了。反正在那之後,我也不在了,無所謂大不大婚的……只是我不在了,他該當如何?

鞏毓靈並未說出那哽在喉頭裡的後半段的話,她垂眸,直接遮住了眼底、心裡真正的想法,把苦澀往肚子裡吞。

「嗯……這樣呀,那到時我也陪妳去好不好?」

「只要鳴鴻哥哥不嫌累,我想應該是可以的。
何況有你在,能有很多樂趣的。」

「好,我再跟殿下提,妳別一直顧著說話,吃飯吧。」

「好。」

 

午後,蕭鳴鴻將鞏毓靈抱回榻上,讓小武侍候她午睡就離開了。

他要出居門時,看見居門前守著的二名侍衛,腳步頓了頓。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