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四十四 – 孿生子

小武笑了笑,「小武是來請藥師們過去蓮華芳沁的呢。
郡主她已經用完早膳了……只是她才用完,就催促著我來找藥師們,不曉得是不是想問藥師們什麼。」

慶長藥師與元谷藥師聞言對看了一眼,元谷藥師道:「殿下今兒進宮應卯了?」

「是,只是主子到現在還沒回來呢……
依往例來看……主子進宮應卯也差不多是這個時候要回來了。
唔……主子他昨日就吩咐小武,今日在二位藥師去看過郡主的脈象後就請蕭大夫去蓮華芳沁陪伴郡主。
小武想,主子或許是有事,會晚些才回府吧。
藥師也要找主子嗎麽?」

元谷藥師搖了搖手,「郡主早膳吃得如何?」

「方才用了半碗粥,比起昨夜的小半碗算是有增加些。」

「嗯……」慶長藥師摩挲了下光潔的下頦道:「元谷,走吧,咱們去看看她吧。」

「好。」

一行人一起往蓮華芳沁走,帶著的,自然還有那碗早飯後該用的藥湯。

鞏毓靈怕是進宮的昊天嶺隨時回來,在一聽見二位藥師推門進來的聲音便道:「小武,妳同小香先退下吧。」

「可早膳後的藥湯還沒……」

「那藥湯……想來現在還太燙,妳先擱著,我等會兒再喝吧。」

小武看了眼慶長藥師,待慶長藥師頷了頷首,她才應道:「是。」

只是,她才轉身,鞏毓靈的聲線又在房裡響起來。

「小武,蓮華芳沁裡很安全,讓守著的人都守得遠些。」

「這……」

慶長藥師拉了拉袖角道:「小武姑娘,不打緊的。」

小武蹙眉看著二位藥師,見他們都給自己一個安心的眼神,才道:「是的,郡主。

如果您需要小武,再請您託藥師們告訴小武吧。」

「好。」

小武帶著小香出了廳門,藥師們則慢步到了鞏毓靈的榻前,元谷藥師率先開了口。

「妳個小妮子又是想做什麼了?
防人防得這麼緊?」

鞏毓靈搖搖頭,「其實也沒什麼……
小武、小香平時照看我就夠辛苦的了……只是不想她們聽到我的情況,擔心太多。」

元谷藥師轉了轉眼珠子道:「是這樣子的嗎?」

「嗯。」

他見鞏毓靈一臉肯定的形容,向慶長藥師道:「師兄,你先看看她的情況吧。」

「好。」

二位藥師診脈的過程還算順利,鞏毓靈待後診脈的元谷藥師眉開眼笑地收了手後,她才問道:「二位藥師,我現在的情況如何?」

「蠱蟲已經恢復了八九成的活力了,再過幾日就能完全恢復了。」

元谷藥師面上滿是喜色,他伸手摸了摸鞏毓靈的頭頂,「妳呀,可是要好好地養身體,知道麼?
這樣我的可愛蠱蟲才能早日再變得白白胖胖……」

正在一旁寫方子的慶長藥師被王元谷的話給噎了噎,不由得咳了咳道:「咳咳咳!元谷,收斂點!」

「是。」

「靈兒姑娘,老夫瞧妳是想問些什麼的樣子,眼下就我們三人在這兒,妳就直說吧。」

「是……」鞏毓靈垂了眸子,抿了抿唇才再次抬眸問道:「我肚子裡的孩子還好嗎?有沒有……因為這次的傷……受到什麼傷害?」

「姑娘,上回元谷才說過了妳,妳忘了?」

鞏毓靈咬了咬唇角,「毓靈沒忘……只是心裡難免擔心肚子裡的孩子會受到影響,所以想著能單獨與藥師們說說話、問問情況。」

慶長藥師略想了想,重新坐到了榻旁的椅凳上平視著鞏毓靈。

鞏毓靈勇敢地迎向慶長藥師的目光道:「藥師……毓靈的身體是自己的,毓靈應當是有權知曉自己的病況吧……」

「妳呀……」慶長藥師嘆了口氣,「妳剛醒的時候,我們就是怕妳曉得自己的病況而思慮過重,結果妳還是因為自己胡思亂想而昏了過去,妳確定妳要知道?」

鞏毓靈毫不猶豫地點點頭,「當然,能知道確切的情況,我心裡才能有個底……也比較不容易再胡思亂想。」

慶長藥師見狀道:「罷了罷了,老夫就直說吧。」

「毓靈洗耳恭聽。」

「之前因為妳的身子太過虛弱,差點兒就救不回來,肚子裡的孩子們當然就跟著差點兒不行了。
可那段時間終究是已經挺過來了,再加上制情蠱的蠱蟲優先保全自己的命,有牠為孩子們保駕護航……比起妳來,他們當然是沒事兒了。
妳這回傷重,因為有孕,我們只能儘量揀孕婦能用的藥,這也是為何妳睡了這麼久才醒來的原因之一。」

鞏毓靈仔細聽著慶長藥師所言,可她才聽他說了沒幾句,她的眉頭就蹙了起來。

「藥師……你方才說的是『孩子們』嗎?」

「是的。」

鞏毓靈偏著頭,「難道我肚子裡的孩子不止一個?」

「阿?
丫頭妳還不曉得呀!」

鞏毓靈聞言,目光看向了元谷藥師,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原來殿下還沒告訴妳,妳肚子裡懷著的是孿生子呢。」

「孿生子……?」

鞏毓靈感到十分疑惑,自己的家族裡並沒有雙胞胎的基因……怎麼自己能懷雙胞胎呢?

她回想了一小會兒,才想起自己的母親與小阿姨,就是孿生子。只是平時裡因為事多,少有機會能見到小阿姨她們,一時沒想起來母親那邊的親戚,有不少是雙胞胎。

那方,元谷藥師還在道:「是呀,依我跟師兄來看……很可能是龍鳳胎呢。」

「龍鳳胎……是麼。」

鞏毓靈喃喃,較為方便的右手不自覺地就撫上了自己已略略凸出的小肚子。

「正如元谷所說的,妳懷的是孿生子,所以說,妳雖才有孕三月,肚子卻已開始略略顯懷……另外,依妳的身子來說,懷上一個孩子已是極大的負擔,偏生現在肚子裝著的,卻是兩個……情況……會比元谷先前在三得藥鋪告訴妳的還要嚴峻。」

「藥師先前所言,我很可能在孕期末的時候持續昏睡著……這事是不是會因為懷雙生子提前?」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