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四十五 – 找方法

「是的。
更何況妳這回還是受了重傷,這無疑是雪上加霜……
眼下即便是用藥、或者是想用用食補的方法,身子還是得要先恢復傷處才有餘力去應對其他,加上制情蠱的蠱蟲總是優先保全自己與孩子們,妳的身子再如何補,那虧空的部份恐怕還是深豁難填吶……」

「這樣呀……」

慶長藥師暗暗咬了咬牙,「就妳想知道的部份……從各種情況通盤考量下來,老夫認為……大約是孕期滿六月的時候,妳的身子每日睡著的時間就會明顯地開始增多……這還是以最好的情況估量出來的結果……」

「所以說,若是情況不好……那個日子很可能就會再提前了,是麼?」

「嗯……」

鞏毓靈深吸了口氣,又再問道:「生產的時候呢?
先前說生一個孩子就很難保住我的命了……現在還是二個孩子……你們有多少的把握?」

「這……」

慶長藥師與元谷藥師對看了一眼,元谷藥師搶著道:「妳這小妮子做什麼問這個呢!」

鞏毓靈看向王元谷,笑容淺淺地道:「其實生死有命,總是有那麼一日的……
現在不過是毓靈提早知曉了自己的大限將至,既然如此,若能在能力所及之內在那日前安排好一些事,也是好的。」

「妳……妳個丫頭想打算做什麼?」

鞏毓靈搖搖頭,「我能做什麼呢?
其實也沒要做些什麼,就是把日子過踏實、把握好現在的每一日而已。」

元谷藥師瞇了瞇他那雙好看的桃花眼,他對鞏毓靈所言語帶保留。

眼前的這女娃兒的眼神清澈,平時也不覺得她有多難看透,可今兒怎麼忽然就讓人覺得難以捉摸了起來……

這感覺嘛……怎麼形容呢?

元谷藥師想了一小會兒,才想到:對!她這樣子分明就是要瞞著自己做些什麼似的!

他往自家師兄那處看去,想知道慶長藥師是否看出了丫頭所想,希望他能勸說眼前的小姑娘幾句。

「姑娘,別那麼悲觀,」慶長藥師抿了抿唇,語帶玄機地道:「事情不到最後,很難知道結果會是什麼。
妳想這麼多,只是會讓妳現在的日子難過而已。」

「我沒有想多……只是確認一下情況而已。
再如何,我們遇事還是得實事求是,不是?
這生產一事若能先有個準備,也是好的。」

慶長藥師被鞏毓靈的幾句話給噎了噎,難得他能在一日之內被噎了二次,而這次還被噎得說不出個什麼反駁的話來。

「丫頭,妳對殿下就這麼沒信心?」

「不是的,事情總是難免有個萬一……」

元谷藥師擺了擺手道:「行了,妳說來說去,不就那幾個說詞,妳倒是說予我聽聽,若妳有身子這事,最後是真的無解,妳當如何?」

鞏毓靈默了默,她自是不能說出自己的打算,只得道:「一日一信留給孩子們……」

「妳打算寫到沒法兒再寫的那一日?」

「嗯,能寫多少是多少……那些都是我對孩子們的愛。」

「好吧,妳若執意如此,就這麼做吧。
不過,我與師兄並沒有放棄找什麼能救妳的方法,甚至是殿下,他也到處讓人在找看有什麼方法能讓妳平安的度過生產……妳可別自己先放棄了自己。」

「是呀,我們目前是想,睡著的這事若不能避免,能不能有什麼方法在妳睡著的時候,也同時能讓妳攝取足夠的營養。
老夫認為,只要能保持住妳的體力,妳就能平安地挺過生產的那段時間。」

鞏毓靈點了點頭,在慶長藥師說話的同時,就想到了「點滴」。

可惜這時代並沒有那種東西……若要用到點滴來維持生命所需營養,這恐怕得回到自己的時空才行。

只是,自己還有機會能回去麼?

回去了……還能再見到留在這兒的他嗎?

「總之,我們還在想辦法,但首要的是,妳自己就先不能放棄。」

「不會的……再如何,我都會為了保全腹中的這兩個小生命而活下去的。」

「好,妳能這樣想是最好!」

 

小武聽話地撤到了居所的大門口,可她在鞏毓靈與藥師們會談的這小段時間裡,不停伸長了脖子往後廳的方向瞧。

「小武姑娘,妳是怕郡主出事麼?」

小武聞聲扭頭,有些不好意思地打了個招呼:「鎮隊。」

「別擔心,郡主只是不想自己身子的狀況讓妳們擔心而已,所以把我們都支開。」

小武有些震驚地看了看自己所站之處、又望向後廳的方向道:「這裡不是離後廳有段不小的距離,鎮隊你還聽得見郡主她們在說些什麼呀?」

「雖說這蓮華芳沁居不小,可從這前院到後廳的直線距離並沒有妳以為的那麼遠,況且現在院子裡挺安靜的、藥師又留了門縫給我,只要我在耳上加附上了內力,勉強算是能聽清楚。」

小武點了點頭:「有內力傍身真是好呢……
阿……那郡主的身子如何?應、應該還好吧?」

「這我尊重郡主的意思,就不告訴妳了。
不過主子、藥師們都有在想辦法,妳好好地侍奉郡主,別添亂就行。」

小武掂了掂鎮定的意思,抿了抿唇道:「我知道了。」

「藥師們出來了,是不是要派個人去請蕭大夫?」

「小武姐姐,妳在這兒問問藥師們有沒有什麼照顧上要注意的事吧,小香去請蕭大夫就好。」

「好,麻煩妳了。」

小武、小香分往二個方向走,小武不一會兒便在側院遇上了二位藥師。

「藥師,郡主的情況如何……?」

「嗯,三餐後要用的方子略略有改動,睡前的藥照舊就行。」

「那方才那碗藥湯……」

鎮定忽地蹙了蹙眉,他向二位藥師及小武做了個揖道:「郡主有動靜,我先去瞧瞧。」

還不待藥師們及小武有所回應,鎮定已是縱身一躍,上了附近的枝頭,沒兩下已不見人影。

小武心中雖急,可因鎮定已經先趕過去郡主那處,她只得按捺住性子、先向慶長藥師把用藥及其它可能要注意的事問個仔細。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