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四十二 – 甫面世的新玩意兒

昊天嶺頓了頓又道:「再說到上回雪國被北原十四王子強佔領土一事,如不是德安秘密到北原十四王子的陣地裡帶回許多機要情報,雪國也不可能知道癥結並迅速地擬定策略,最後終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收回了那些領土。
為此,雪后還親自對她表達了謝意……
或許會有人說德安的這些功勳都是戰場上的事情,現在的年代並不動盪,以她和親出去可讓天耀得一個盟友更有價值,可諸位若曉得近日我國騎兵隊戰力能提升的原因是德安,不曉得諸君對於德安和親一事的看法會不會有所改變?」

話落,昊天嶺拍了拍手。

在昊天嶺的指示下,大殿的門被打了開,雲頎從大殿外進來,身後跟著有五名侍衛。

那五個侍衛,有二個拿著馬鞍、一個捧著二對馬蹬,最末尾的二位,則扛著一匹栩栩如生的木頭馬兒。

位於中央走道的武將們雖未回身,可聞聲已是自發地讓出了一條路來,雲頎等六人就這樣一路向前,來到了高臺之下的御前空地上跪了下來。

「父皇,這馬鞍及馬蹬是前不久才被研制出來面世的新玩意兒,為了避免朝堂上的諸君不曾見過,兒臣特別命人帶過來給殿上的諸位瞧瞧。」

「哦?」

「兒臣想父皇應該會有些興趣,特帶了二套過來,一套好呈上去請父皇賞玩。」

光武帝對臺下的玩意兒確實是感到新奇,高德勝一收到光武地瞟向自己的眼神,立刻往臺子下走。

雲頎拿了一對馬蹬,將之綁在了馬鞍上後,才讓高德勝拿回高臺上。

另一方,扛著木頭馬兒的二位侍衛,將木頭馬兒搬動到昊天嶺指示的位置、在馬背上鋪上了障泥後,拿著馬鞍的侍衛開始在障泥之上安上了馬鞍,之後,再由捧著那對馬蹬的侍衛把手中的馬蹬固定在馬鞍之上。

光武帝富饒興味地看著高臺之下的那些人把東西安到木馬上的動作,待高德勝將東西拿到自己的面前時,他手撫著馬鞍,好奇坐在上頭會是何樣的感覺。

「諸位請看,這馬鞍與馬蹬皆是依德安郡主所繪的圖去製作出來的。」

昊天嶺指了指馬腹的部份,又指著馬鞍道:「這整個結構能讓馬鞍與馬兒穩穩地綁在一起,當士兵坐在馬鞍上時,腳只要套在這與馬鞍固定在一塊兒的馬蹬上,就能以腳控制馬兒的方向及速度。
如此,在戰場上,即便是馬兒奔跑的時候,雙手依然能空出來做其他的事,在攻擊敵人的時候,不再只有近距離攻擊的選擇。」

他說到這兒,已經能明顯看見武將們對著馬鞍的眼神是閃閃發亮,至於文官們,可看出來分為鮮明的二派。

平時會騎馬的那些人,面上看來有些詫異、對馬蹬有躍躍欲試的感覺;另一派,大約是從未騎過馬的人。

這些人雖不是真的瞭解有無馬鞍的差異,可他們看著武將們的形容,還是能得知御王帶來的東西,於軍隊是重要的。

雖說現在一切是天下太平的模樣,可誰曉得哪一國是不是在偷偷地儲備兵力、是不是哪一日邊境又很突然地傳來類似十多年前多國聯軍的戰事消息……

不少知道深淺的大臣,想到各國軍備一事就聯想到了即墨那處的兵力聚集之事。

這赫連帝國似是對著天耀邊境蠢蠢欲動吶,還好意思來談聯姻之事?

又或是……萬一聯姻之事談不成,便能趁機尋個天耀背信忘義的藉口出兵天耀?

就在大殿上的人人心中轉著不同的想法時,昊天嶺低沉溫潤的嗓音又在殿堂上響起。

「赤羽營裡的騎兵已經人人都配發了一組馬鞍、馬蹬,並以這些裝備做訓練有一段日子。當羅將軍請準本王去閱兵時,騎兵的素質已明顯向上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本王真的是要誇誇德安,這兩項東西,不曉得她一個小女子,是如何獨力設計出來的呢。」

「這馬鞍、馬蹬確實是好東西。
朕只是瞧著,就能知道它可以帶給騎馬的人多大的穩定。」

昊天嶺做了個揖,「

昊天嶺做了個揖道:「天下之理,夫者倡,婦者隨。
兒臣認為,對於德安這樣一個蕙質蘭心的人才,如若因嫁娶之事離開天耀投效到他國,對天耀來說不僅止是損失,亦很可能會破壞各國之間的軍事平衡。
何況,據兒臣所知,北原國的十四王子楚秀成屢屢施以千方百計要帶走德安,可見德安對我國的重要性。
至於蘇大人所言,德安已二月未現身一事,兒臣倒是要為她喊冤。
她並非是故意失了蹤跡,而是因為兒臣秘密派她出門做機密任務。
她這趟出門,發現了一個鳳鳴叛軍的隱密聚集地,這會兒已有不少餘黨被抓,可她也因這趟任務重傷臥床。」

昊天策見時機差不多,也開口道:「啟稟父皇,德安在雪國期間確實是幫了雪國皇室許多,有些決策及佈防她都有參與,雪皇與雪后亦對她相當讚賞,若她們二位陛下知曉德安要和親到赫連帝國,相信她們是會持反對態度的。」

蘇煜蹙眉作揖道:「可郡主她收了赫連皇室的定親信物,若她未如約和親,對於我國的威信也會造成影響。這該如何是好?
據老臣所知,赫連皇太子只願聘德安郡主為側妃,聯姻締結的國書上亦是清楚明白地載明德安郡主的名字。」

一位文官出列作揖道:「蘇大人,聽說德安郡主收信物這事是被赫連皇太子給誆了,她並不清楚那是信物,以為只是赫連皇太子因她救了嘉柔帝姬給賜的普通賞賜而已,大人你當時既然在場,情況到底是如何?」

「唔……當時赫連皇太子確實是說因為郡主救了嘉柔帝姬,害她折損了一支玉釵,所以就賜予她一支尾端刻有一隻小鳥的玉簪子做為賠償……那支玉簪,如今就是赫連皇太子口口聲聲所說的皇室定親信物……
老臣還記得,當時那支玉簪,是赫連皇太子親自插上郡主的髮上……」

一位武將激動地說道:「陛下,這赫連皇太子著實是太過份,竟給咱們天耀下了套!」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