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四十三 – 共識

「可郡主當時也並未拒絕呀……」

「非也非也,蘇大人,你想郡主的年紀尚輕,她怎有那個眼力去發現那支玉簪會是什麼皇室的定親信物。
說句難聽的話,今兒若是蘇大人家的梓姑娘遇上這樣的事,她即便是有眼力見兒、知曉那貴重的東西不能收,可聽蘇大人所說的當時,不論是誰,在彼時恐怕都是無法拒絕赫連皇太子的吧,這皇太子的行徑不是強搶誆騙是什麼?」

「這……」

「是呀,赫連皇太子用如此手段削咱天耀,咱們怎能讓郡主去和親呢!」

和親這事最後在朝會上並未有個什麼結論,不過朝堂上一眾的心中大抵上已有了二個共識。

第一,赫連皇太子使詐、企圖削減天耀的國力。

第二,德安郡主將來如不是留在天耀不和親,那便是,一和親,在婚儀結束後不久,就會被暗殺、死在赫連帝國的土地上。

 

相比宮裡大殿上的各異心思,蓮華芳沁裡的感覺單純溫馨得多。

鞏毓靈一直睡到了辰時正才幽幽轉醒。

她甫一睡醒,小武便立即靠了過來。

「郡主,您醒了?」

「嗯……現在什麼時候了?」

「這才過辰時正呢。」

「唔……辰時……正……?」

鞏毓靈習慣性地想抬起左手揉揉眼睛,可她才一動,左肩的傷處就疼,她只好抬起了右手。

她的右手在抬起的時候,並沒有什麼問題,可她想略略彎曲手腕以便揉眼睛的時候,就明顯感覺到那處被夾了塊薄板,似是在隨時提醒她別拉扯到手腕上的傷口。

這板子……記得昨日要入睡時,沒有這塊薄板……?

小武見鞏毓靈盯著她自己的手腕瞧,笑著道:「郡主,手腕上的板子是主子出門前才加上去的,他說您這樣比較不會拉扯到傷處,手腕上的傷才能好得快些。」

「嗯……」鞏毓靈眨了眨那雙美眸,想起昨夜昊天嶺所言,便問道:「王爺他應卯回府了麼?」

「您要起身了嗎?」

「好。」

小武聽聞鞏毓靈的回答,便扶她坐起來,並在她身後塞了個墊子,讓她靠著床欄穩穩地坐著,就去茶几那處倒了杯一直溫著的水過來,用湯杓讓她先漱過口後再餵她喝水。

她餵鞏毓靈喝水邊輕聲道:「主子還沒回府呢……您若有事找主子的話,小武讓人捎信進宮好嗎?」

「不必麻煩了……」鞏毓靈垂眸,「等會兒藥師會來麼?」

小武邊餵著鞏毓靈最後一杓水回道:「等您用過早膳,藥師們就會過來為您把脈。」

「好。」

小武把杯子放到一旁的小几上,走到銅盆那處擰了棉帕過來,為鞏毓靈淨面。

「待藥師們來過、確認您的身子沒問題之後,小武再去請蕭大夫過來好嗎?」

「蕭大夫……?」

鞏毓靈愣了一愣,才反應過來問道:「蕭大夫說的是蕭鳴鴻嗎?」

「是的,正是蕭鳴鴻、蕭大夫。」

「……王爺他……」鞏毓靈蹙眉抿了抿唇,開口已是道:「先吃早飯吧……用過早飯我想同藥師們談談。」

「是。」

很快地,小武搬了張小几到床榻、跨在鞏毓靈身子兩側,小香隨後把藥膳粥端了進來,安放在那張小几上。

粥品裡的配料似乎有不少,只是那些都被切細,在未嚐之前,很難猜出加了些什麼。

不過粥汁濃稠、香味撲鼻,十分地引人食欲。

而且碗心之上,也就是粥的最上頭撒了一點點具畫龍點睛之效的青翠芹菜末,鞏毓靈聞著香、又看著碗裡的情景,不禁感覺口中的津液自發地流出、饑腸轆轆的感覺更甚。

「郡主,您今兒覺得如何?」

「嗯……今兒比昨日感覺好些。」

小香開心地道:「那真是太好了。」

鞏毓靈微微勾起了唇角,「謝謝妳的關心。」

「郡主您客氣了,小香關心您是應該的,看到您能平安歸來……」小香說著說著哽咽了起來,小武見狀用手肘輕輕地抵了抵她的手臂。

可小香的淚水愈抹愈是流得愈多,鞏毓靈忍不住道:「小香,讓妳擔心了……」

「郡主,對不起,小香、都是小香……」

「妳是不是嚇壞了?沒事兒的。」鞏毓靈的身子不便,無法去安慰小香,只好看向了小武。

小武收到了自家郡主的眼神,溫和地向小香道:「小香,郡主沒有怪妳,妳去看看郡主的藥好了沒,順帶向藥師們通報一聲郡主已經起身的事。」

「好。」

鞏毓靈待小香出了門後,問小武道:「小香……她的反應怎麼那麼大?」

小武餵鞏毓靈喝粥,思量了下才回道:「郡主您被主子抱回來救命的時候……情況十分危急……小香的年紀畢竟還小、進府的時間也不長,大概是親眼看見您被救命的過程……現在再看見您平安無事地清醒過來,所以情緒上收不住。」

鞏毓靈點頭應了聲便再不說話,她喝著小武一口口地餵來的粥喝得很快。

小武蹙著眉見她那速度快得似是在趕什麼十萬火急之事,覺得這樣不是很好,可也只能在她的示意之下加快餵粥的動作。

粥用了半碗多,鞏毓靈已是吃不下,她道:「小武,對不起,這剩下的我現在喝不下,先擱著吧。」

「不打緊的,小武幫您拿去溫著,您想吃的時候隨時都有的。」

「嗯……這早飯用完了,麻煩妳立刻請藥師們過來吧……」

「是。」

「對了,我與藥師們說話時,別讓任何人靠近後廳好麼?」

小武有些不明所以,可她還是點了點頭道:「是。」

由於小武見鞏毓靈似是迫不及待地要見到二位藥師,她為鞏毓靈擦了擦唇角、又動作很快地收拾好殘羹後,就匆匆地往琉璃居去。

走在迴廊上的小武快走到琉璃居的居門時,正巧遇上二位藥師及小香從琉璃居裡出來。

小香像隻靈活的雀鳥一般,一看見小武就歡快地迎上前來。

「小武姐姐,妳怎麼也來了?」

小武未回答小香,倒是先向慶長藥師及元谷藥師做了個揖,「小武見過二位藥師,二位藥師早上好。」

慶長藥師見小武並不慌張的感覺,頷首道:「小武姑娘免禮。
姑娘是來找我們、還是來催藥湯的?」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