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二 – 見面

「仔細點,妳手腕那處被那扣住手腕的鐵環傷得很深!」

昊天嶺趁此機會邊說邊欺身上前,不管她同不同意,就動手為她纏起繃帶來,鞏毓靈無力阻擋,只好扭頭,想儘量避開他的氣息。

可不知昊天嶺是有意還是無意,他在纏繃帶的時候,時不時與她靠得很近。

那股帶著炙熱的男性氣息即便是鞏毓靈別過頭,都還是能深深地感受到。

鞏毓靈想,這就是所謂令人安心的味道吧,只要他在身旁,自己就會感覺到穩定與力量,什麼都無需擔憂的感覺,她不由得就回想到了過去、那屬於二人之間的點滴回憶。

第一次見面時,他為自己撿了落在蓮池中心的髮帶,還硬要為自己取個叫「靈兒」的名字。

之後,他還讓周夫人來金閣寺為自己行禮儀教習。

在赫連宸第一次在仙雅樓言明要昊天嶺將自己過渡給他的時候,昊天嶺嚴正地拒絕了。

再後來,他帶著自己去往邊境,一方面是為了讓自己建功,另一方面則是為了避免他不在京都時,自己被赫連宸帶走。

到了她帶人出去做任務,被楚秀成包圍的時候,聽說是他救的自己。

在她從淚泉別莊被楚秀成帶走,是他親自深入敵營救的她……

玄冰谷的彩虹橋、他議事時的決斷力、他做事時的迫力與行動力、他對著自己時的溫柔……

回到京都……被他安排到了蓮華芳沁居……

以及,那回秋夜圓月之下,他捧著自己的臉,以那把低沉悅耳的聲音說道:不論妳是個神仙還是妖怪亦或是別的世界來的,妳就是妳,無可取代。而我愛的就是妳呀!

現在……看來一向尊貴的他,正紆尊降貴地為自己包紮。

想想,從前至今,只要自己在他身旁時,他對自己總是是細細呵護、諄諄教導的……尤其,在他對自己說愛之後,似是恨不得將這世上最好的東西,都捧到自己的面前。

若不是那些誤會……其實,昊天嶺……他對自己是很好的。

可……孩子與自己……

不可兼得……不,是只有孩子能留得下來……

一想到元谷藥師曾對自己說過的話,鞏毓靈就覺得口裡泛苦,心臟那處很疼很疼。

她眨了眨眼,試圖把眸中的淚水鎖住,不讓它溢出眼框子來。

昊天嶺因時不時與她靠得近,輕易便覺察到她身子輕顫與情緒的轉變。

他蹙了蹙眉,目光瞥向她的臉,恰好見到一滴倔強的清淚落下。

他不清楚那滴淚是為何而落,可他卻清楚,那滴淚就如水落入了滾燙的油鍋那般,讓他的心臟處頓時感覺到一陣猛烈的翻滾、炸開。

「主子,郡主的衣裳……」

「嗯。」

昊天嶺不動聲色,自小武手上拿過了新的衣裳,為鞏毓靈穿上。

「好了!」

在這一聲好了之中,鞏毓靈收回了思緒,垂著眸子將頭轉回了原位,便是看見自己身上的衣裳不僅是已經穿好,羽絨被也被提到了胸口處。

她的目光略往前看,就與跪在腳凳上的小武對了上。

小武為她多披了件大氅在肩上,柔聲開口道:「郡主,您會不會餓?要不要喝點粥?」

鞏毓靈此時並不覺得餓,可她想搖頭時,身旁的那把聲音道:「添半碗藥膳粥過來。」

「是。」

小武起身,將芙蓉帳收起,才去端粥。

昊天嶺趁此時候,輕柔地執起鞏毓靈的手,為她的雙臂換藥,她在這時也是第一次看見,自己手腕那處有多少條猙獰的縫線。

她試圖握拳,雙手使不上什麼力之餘,握拳的動作牽動手腕的傷處,很疼。

不過那疼與傷處的模樣並不是她所擔心的,她害怕的,是將來傷癒後,她無法拿起武器保護自己,或者更嚴重的是,她連碗飯都拿不住。

昊天嶺似是瞭解她的擔憂,寬慰道:「手腕雖然傷得很重,不過經過承影藥師的巧手之後,傷疤不會太醜,更重要的是,等妳傷好了,做些復健,手的力量能回來的。」

鞏毓靈看向了昊天嶺,昊天嶺似有所感,在同時看向了她並朝她勾唇一笑。

她被那笑晃花了眼,目光怔愣地落在他的身上挪不開,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想像起肚裡孩子將來可能的模樣。

昊天嶺十分喜歡、並享受她看向自己的目光,可惜,他手上的事情還未做完,只好加快包紮的速度。

當他把鞏毓靈左手上的繃帶打好了結的時候,小武端了粥品進來。

昊天嶺接過粥,舀了一杓、試了溫度後停在她的檀口之前,見她還在恍神,溫聲道:「乖,先喝點兒粥,等會兒讓妳見個人。」

鞏毓靈有些好奇昊天嶺要讓自己見的什麼人,可他不說,她也不問。

就這樣,昊天嶺一杓杓地餵著鞏毓靈,她揣測著也不曉得自己被餵進了什麼。

好不容易,一碗粥見底,她在腦中濾過了許多人,還是猜不著他要讓自己見誰。

待小武又端來藥湯及溫水讓她漱口,昊天嶺才道:「鳴鴻,過來吧。」

鞏毓靈偏頭看向了昊天嶺,後者揉了揉她的頭頂道:「妳沒聽錯,就是蕭寒的侄子蕭鳴鴻。」

鞏毓靈的內心既驚喜訝異又感到奇怪,視線飛快地調轉到床榻外、在廳裡搜尋著蕭鳴鴻。

很快地,她看見一道身影逆著光往床榻這處走來。

「毓靈。」

鞏毓靈張了張口,未語淚先流。

蕭鳴鴻到了腳凳前,蹲了下來,平視著鞏毓靈的那張小臉笑著道:「看見我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呀?」

鞏毓靈抽抽噎噎地顫著聲道:「鳴、鳴鴻哥哥……真、真的是你?」

「嗯,真的是我。

別哭了,妳才剛醒,身子還不是很好呢……而且妳懷著寶寶,等會兒寶寶因為妳愛哭就變成了愛哭鬼可怎麼辦?」

蕭鳴鴻伸出手想去揉揉鞏毓靈的頭頂,可手才伸出去,就見昊天嶺那張因為她叫了自己名字而成的黑臉。

他停在空中的手轉而握成了拳,輕敲了下自己的頭道:「哎呀,都是我不好……不該在這時候出現的,妳瞧,這下子害妳哭成這樣,驚喜都成驚嚇了。」

鞏毓靈搖著頭,她試著控制住情緒,昊天嶺拿了張棉帕,為她擦拭淚水。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