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三 – 他鄉遇故知

誰知,她的眼淚就像二串斷了線的珍珠那般,大顆、小顆不停無聲地往下落,讓昊天嶺擦都來不及。

屋裡兩個男子看著她落淚皆是有些慌了,蕭鳴鴻想上前安慰她,可她那處已有人,他只能按奈住自己的想法,攥緊了拳。

昊天嶺倒是近了她的身,就是捧起了她的小臉,想去吻乾她的淚珠。

鞏毓靈發現他靠近了自己,於是一個抬手,昊天嶺就她這動作順勢一握,握住了她手,另一手扶著她的腰身,輕輕地將她帶進自己的懷裡。

「鳴鴻哥哥……這不關你的事……」她試著將自己現下的感覺以字句表答出來,「我……我這是喜極而泣阿……真的!」

鞏毓靈的這話,切切實實是發自肺腑的。

雖說上一回在洞窟中見到鞏毓秀與鞏毓宏這兩個同鄉讓她心中充滿了震驚之餘還差點兒歸西,可她對於能在他鄉遇故知一事,還是感到驚喜的。

畢竟,她自來到了這裡、一直到前些日子為止,從未遇上與自己同樣是穿越時空而來的人,更遑論她會想到有一日,能在這中土大陸上再見到自己的親人。

可惜,這兩位親人並非是能與自己在這裡互相依存、取暖的親人,他們要自己的命……她在這異世裡依然是孤伶一人、孤立無援的……

而蕭鳴鴻……

僅管他與鞏毓秀及鞏毓宏一樣,皆與她是來自同一個地方,可因為蕭鳴鴻長期與她一塊兒上課、一起做課題,因而她們不論在課內或課外,時常會有討論與聯繫。

因為如此,她能確認自己與蕭鳴鴻之間的情誼,且她們多年來在行事上亦已擁有了絕佳的默契。

又,蕭鳴鴻一向都是照顧自己的,這些都讓蕭鳴鴻在她心中的評價,與鞏毓秀、鞏毓宏一流有著絕對的霄壤之別。

當這樣一個疼愛自己、有共通話語的兄長突然、確實地出現在她的面前、還與她說話,這怎能讓她不歡喜呢?

鞏毓靈忽地就想到了自己被追殺、與蕭鳴鴻走散之前,他為保護自己、左臂上受了的一記槍傷。

她吸了吸鼻子開口問道:「鳴鴻哥哥,你左手那個血肉模糊的傷……好了麼?」

蕭鳴鴻嘴角微揚道:「虧妳還記得那傷,都小半年了,妳說能不好嗎?」

鞏毓靈點了點頭道:「你是怎麼到這兒來的?
我的意思是……這兒並不是坐車、乘船搭飛機就能到的……這兒……」

蕭鳴鴻揚了揚手,「妳這會兒知道我也到這兒來了就好。
妳醒了,我也見到妳安好,就好。
咱們來日方長,不急於一時聊這些。
妳且先好好休息,等妳精神頭好些,咱們再聊。」

鞏毓靈蹙眉,對於蕭鳴鴻的這番話顯然是不認同的。

難得在這兒遇上一個熟識又能信任的人,怎可能不去與他親近呢?

「可……」

「毓靈,」鞏毓靈的頭頂上傳來了個軟聲,她感覺到自己的頭頂被揉了揉。

「妳才醒,要多休息。
鳴鴻又不會跑,等妳養足了精神,再同他好好地話家常吧。」昊天嶺說著,邊看向了蕭鳴鴻。

鞏毓靈搖頭不肯,可蕭鳴鴻見她才醒來、眉眼間的神色卻已露疲態,他有些不捨地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袍子,道:「妳醒了就好,我先回了,再來看妳阿。」

「鳴鴻……哥……哥……」

蕭鳴鴻抬眸向她笑了下,回身就瀟灑離開了後廳,偌大的屋子裡僅餘昊天嶺與鞏毓靈二人。

鞏毓靈目光看著蕭鳴鴻遠去,才發現自己還被昊天嶺攬在懷裡。

她輕輕地動了動身子示意要昊天嶺放開自己,可他巍然不動如山,甚至是把她整個人擁在胸前,讓二人嚴絲合縫地貼合在了一起。

鞏毓靈的頭略微一轉,耳朵就碰到了他的胸膛。

昊天嶺趁此機會,帶著他握住的她手,輕按住她的頭,他的心跳聲就透過她的耳朵傳進了她的心裡。

那心跳聲像匹雀躍奔跑的馬兒,昭示著他激動興奮的心情。

半晌,昊天嶺淡淡地道:「靈兒,妳聽見了嗎?
那一聲聲都是只為妳才鼓動的心跳聲。
妳終於醒了,我的妻。
我終於能再這樣抱著妳……」

鞏毓靈聽出昊天嶺話尾裡的酸澀,她張了張口,無聲地道:我聽見了……可命運終歸是不讓我們在一起的吧。

她咬唇,不讓情緒顯露。

又過了好半晌,在鞏毓靈想掙脫他懷抱的時候,她聽見頭頂那處來了道幾乎微不可聞的輕嘆聲,跟著,就感覺到背後貼著的灼熱肉牆離開了自己。

只是,昊天嶺的胸膛雖離開了她,可他的一隻長臂卻一直未離開她的腰,她把自己的小手疊上他的大手,握在了他的大拇指上想扳開他的手時,眸子裡就闖入了一道俊秀的人影。

昊天嶺蹲在榻前看著她的那張小臉,輕柔地喊了聲:「靈兒……」

鞏毓靈看著他,他面上的真切、認真讓她不曉得他要對自己說些什麼,可在他輕柔地喊了她的名後,他卻未再開口說些什麼。

倆人互相對視了好一會兒後,昊天嶺張了張口,就驀地起身。

廳門在此時被敲了響,隨即傳來雲頎的聲音道:「王爺,屬下有事稟報。」

「進來。」

「是。」

雲頎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轉個彎兒就看見昊天嶺正小心地讓鞏毓靈躺下休息。

他見狀不再往前,只是垂眸站在了那處。

昊天嶺為鞏毓靈掖好了被子道:「寶貝,妳累了,睡一下吧。」

鞏毓靈向昊天嶺眨了眨眼睛,未言,只是像個提線木偶般聽話地扭過頭閉上了那雙靈動的眸子。

昊天嶺低頭在她的頰上一親,便離開床榻上了羅漢榻,雲頎跟著他,走到羅漢榻前。

雲頎覷了眼床榻那處道:「王爺……」

昊天嶺為自己倒了杯茶水喝茶,「無妨,有什麼事就直說吧。」

「是,暗衛長回傳了消息,確認赫連皇太子一進入赫連領土後,方向就略轉往北,看來他的目標並非是回赫連都城,極有可能是要往都城北方的岱宗聖山去。
巧的是,嘉柔帝姬離開都城後也是往北方的岱宗聖山去,不過我們的人在岱宗聖山的山區裡失了她的蹤影……」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