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四 – 跑一趟赫連

夏文淵並未如昊天嶺所指示的找個位子坐下,他筆直地站在那處搖了搖頭道:「本宮今日是來辭行的,另外也帶了些禮物來,感謝你救了母妃。」

「五皇子不必多禮。
蠱毒都處理乾淨了?」

「這也是多虧了御王的人脈,元谷藥師已經把本宮體內的蠱毒都排出來,本宮也按藥師所言休養了幾日,現在已無妨了。」

「嗯。」

夏文淵抿了抿唇,想了一小會兒還是如是道:「本宮到現在還是很難相信皇……夏文嫣所犯下的事……
但那日同影衛談過,再看了些證據,真的是罪證確鑿……回想到過往的一些事,本宮不得不相信皇……夏文嫣是一個如此狠辣之人。」

「本王當初看見那些證據的時候,心中的驚駭不比你少。」昊天嶺淡淡地道。

夏文淵有些驚愕地看著昊天嶺,這位名震天下的御王一向都是冷漠淡定出名的,未曾想過他有朝一日會對著自己說出這樣的話來。

昊天嶺有些好笑地瞧著夏文淵,有感而發道:「五皇子,本王亦是個普通人,亦有喜怒哀樂,只是形勢不容本王將這些事表現出來罷了。
夏文嫣既然同文瑀是攣生姐妹,文瑀能有多麼善良親近人,她亦能多善良親近人,一般很難讓人會去想到她的城府竟是如此之深。
既然那些罪證能震驚到本王,對你一個涉世未深又曾深深信任她的皇子來說那落差之大,本王可以理解。」

夏文淵思忖了一下問道:「御王同父皇就這樣放過了她,不會有問題嗎?」

「這正是本王要同你說的。
夏皇對她的懲罰算是對她仁至義盡了,如若她要再掀風浪,那便是她自己要作死,由不得別人。
本王是看在文瑀及你的面上饒過她最後一次,如若她不好好自己去過活,非要再去摻和些什麼,那麼本王亦不會再放過她。
夏皇是以會派了一隻影衛隊伍來接五皇子,必然也是擔心夏文嫣會在路上找你麻煩,又或者她賊心不改,要鬧回夏立國去。
眼下夏立皇室凋零,你現在既休養得差不多了,回國後定是有一片狼籍等著你去收拾,之後,你是否要走上夏文嫣的後路亦或是保護好自己的母妃父王、守護住夏立國便是看你自己的決心了。」

「本宮清楚。之前的事,還請御王大人大量。」

「你是文瑀的親弟,年紀小便遭人矇蔽,本王此次是看在這兩點的份上不與你計較,否則今日五皇子也不會站在此處了,希望五皇子自己能好生選擇好自己前方的路子,別再與本王處在對面的位置了。」

夏文淵做了個揖,「文淵清楚。將來如有機會,文淵一定力挺御王以報這份恩情。」

「五皇子客氣了。」

夏文淵抬眸再看了眼昊天嶺,其實不明白這位權可傾覆天下的男子處在權力欲望之中為何毫無上位之心,或許,這其中緣由還得要自己慢慢品才能品出滋味來吧。

他開口行禮道:「御王,本宮告辭了。」

「五皇子慢走。」

送走了夏文淵,時近傍晚,昊天嶺行走在回蓮華芳沁的幹道上邊想著什麼,待到岔道時,他扭了頭看向藏虎閣的方向,跟著,就轉了足尖,改往那處去。

「主子。」

「主子。」

隨著昊天嶺走進藏虎閣的院落,不少人向他行禮。

「冥殤在書房還是浴場?」

「回主子,在浴場。」

昊天嶺聽了回答,腳步往浴場的方向去。

「雲頎,那日受傷的侍衛們也是安排在這兒泡靈泉水麼?」

「是,因府內的靈泉水不足以同時支撐兩個浴場的池子半月,因此就集中在此處了。」

「嗯。」

二人踏進了浴場,很快便找到了冥殤。

當昊天嶺出現在冥殤面前時,冥殤有些訝異。

雖說自家主子與他們之間並未有什麼隔閡感,可通常主子因為事多,多半都是用叫喚他的方式,平日裡很少進藏虎閣來。

更何況,府內所有的人都知曉,主子這陣子都窩在蓮華芳沁裡,幾乎到了寸步不離的程度,怎會在蓮華芳沁的另一位主子還沒醒的時候離開。

除非是……

冥殤想到此,面色便凝重了起來。

那日在城門外,他背部燒傷得其實很嚴重,因此在回府整隊時就被莫莫他們給抓去泡靈泉水了。

當他隔日知道瀟瀟出去接應時,他正被大夫按在榻上刮去死肉。

待死肉都清理乾淨,他未按府內大夫所言的去待在靈泉水裡,就有了那麼個機會,瞥見主子抱鞏毓靈往蓮華芳沁的身影。

那被自家主子抱著的女孩面色慘白,就如戰場上那些覆著一層死亡氣息的屍體那般,主子的神色亦是驚慌失措、腳步匆匆……可隨著這麼幾日過去,藥師不再頻繁進入蓮華芳沁,郡主的情況按說不該再危急才是……

在冥殤對面的昊天嶺迅速地掃了冥殤的身上一圈,目光最後回到了冥殤的面上,似是看透了他神情背後的疑惑道:「不用行禮了。我有件事急需你去佈線探察,你泡好泉水到蓮華芳沁找我。」

「是。」

是夜,昊天嶺在蓮華芳沁的後廳裡先給鞏毓靈餵過了極稀的米糊及藥湯後,才到邏漢榻那處用晚膳。

「主子。」

「進來吧。」

雲頎並冥殤一塊兒進到了後廳裡,冥殤不免地瞥了一眼遠處床榻上的紗幔。

「她目前脫離了險境了,只是不曉得何時會醒來。」

冥殤怕是昊天嶺誤會,抿了抿唇躬身道:「主子心繫郡主,屬下只是怕郡主好壞都會影響到主子而已。」

雲頎對於冥殤突如其來的話語有些不解,眼珠子轉了兩圈才反應過來,他拍了拍冥殤的肩膀道:「哎呀,那日的事,主子並未怪你。」

冥殤低了頭,昊天嶺把碗筷放下來道:「別想多了。」

「是。」

「傍晚看見你的傷,應該不出幾日便能全好了吧。」

「是。」

昊天嶺拿出了一封信放在几上,往冥殤的方向推了推。

「今兒赫連宸來,死活不肯解了靈兒身上的詛咒……過往情報網對於赫連皇室的情報收集並沒有針對宗廟那部份……再加上這回算是我的私事,我想讓你幫我跑一趟赫連,將這封信交給那個人。」

「您是說……」冥殤想了想道:「將信送給您位在赫連的師妹?」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