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五 – 應否

夜承影聽著他的話一愣。

他的那番話說得如此誠摯、認真,連過往會在自己面前出現的那種輕佻都一整個被收斂起來。

一個大丈夫能放下所有的驕矜說出這樣的話語是不容易的,尤其夜承影十分清楚這昊天承對人對事一向是有多麼地強勢、霸道的情況下,她的心亦是聽得那些話語而一顫、一顫地,至今仍未平復過來。

他這樣的掏心掏肺,要說她沒有感動是不可能的,也因此她開始懷疑自己這麼多年來對他的推拒倒底是否為一個正確的決定而徬徨了起來,再一次拒絕他的言詞就這樣哽在了她的喉頭,如何都說不出口。

她緊咬著唇,即便是攥緊了拳頭亦無法止住她的顫抖,昊天承的雙手扶住了夜承影的雙肩,輕輕地將她轉了過來。

被轉過身子的夜承影,早已哭成了個淚人兒,昊天承見她淚流滿面,覺得心臟那處隱隱作痛,他的薄唇不禁往她的面頰上靠去,試圖吻乾她的淚水。

可夜承影的淚水有如潰堤的河水,愈漫愈多,毫無止勢,昊天承的心無法平靜,一手緊抱住她,一手托住夜承影的後腦,就讓四片薄唇緊緊地貼合在了一起。

當他放開她,她軟著身子輕喘著的時候,他輕聲在她的耳畔道:「別哭,一切有我陪妳。」

夜承影搖著頭,她蹙眉看著昊天承,覺得自己真心不該喜歡上他,自己的喜歡會讓他被推入死亡的深淵,可她眼下被他所說的話深深地感動,覺得有些迷惘了。

「不可以……我們……不能在一起的……」她睜著迷茫的雙眼,帶著些激動道:「你會死的,我不要你死!」

昊天承看著她的雙眸,輕聲道:「妳瞧,妳這麼關心我,還說妳沒有心悅於我。
告訴我,妳在怕什麼?」

夜承影一瞬不瞬地看著昊天承,她緊咬著的下唇已被她自己給咬破,滲著血絲,昊天承見狀,十分地不捨,他伸出了食指,輕撫在她的唇上,她不自覺便鬆開了唇。

「承影,我沒有要逼妳的意思……只是,真的很想和妳一起。
我沒說妳一定要現在就嫁與我,我只是希望我們的心能再靠近一點兒……再靠近一點兒,妳說好不好?」

那略帶沙啞的低沉嗓音讓人醉得彷彿能放下一切,昊天承看著夜承影的頭幾乎是要點下去了,可她眸中的光亮忽地又暗淡了下來,這讓他心中有些驚恐。

難得能與她平靜地、好好地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若她還是不肯答應,他真的不曉得該如何說服她……莫非二人真的是無緣麼……可她對自己分明是……

 

關於她對於自己的那些,那還並非單純只是他自己的感覺及猜測。

彼時在武林新任總盟主交替風波一事穩定下來的時候,他就讓親信到處明查暗訪在這風波中在背後幫助自己的人有誰。

誰知,查了許久,那背後幫助自己的人名錄裡,承影藥師的名字被大剌剌地列在了彙報的情報上。

他後來又「不恥下問」了許多位熟悉自己與她的人,這些人一致公認她對於自己,應該是有情的,而且那情份,還不是師門內的那種兄弟姐妹情。

從過往的點點滴滴之中昊天承可以看出,她對於自己的關心,並非是自己的錯覺,那份愛,是真真實實地存在著的。

如此低調深沉的感情,他怎能在知曉後去辜負、去放手呢……?

他想,她會如此推拒自己定然是有什麼原因,只是那原因至今都還未被自己發掘出來而已。

正是因為如此,這麼多年來,不論她是如何對自己冷臉、諷刺,或是每回只有他們倆相對時她都溜得飛快,他還是對她如此堅持與執著的原因。

 

昊天承緊緊抱住她的身子,深怕他一個放鬆,夜承影就會跑個沒影兒了。

他像是怕驚嚇到她似地,以比先前更加輕柔的聲音哄誘道:「我沒有現在要妳的一個什麼承諾,真的!
我只是希望妳別拒絕我的接近、別拒絕我想照顧妳的心而已……
好嗎?」

夜承影被他的話給帶得在不知覺間點了頭,可隨即就想到自己不應該應承他任何事。

她飛快地搖了搖頭,掙了掙後,以衣袖在臉上隨便抹了兩把道:「行了吧,我們方才已經夠親近的了……可我真的不需要任何人照顧……」

昊天承截斷了她的話道:「是我讓妳不夠安心麼?妳覺得我的能力很差,動不動就讓人拿去性命?」

夜承影搖了搖頭。

昊天承把心中認為的那個癥結給直接問了出來:「那妳可以告訴我,為什麼說我會死?妳從哪兒得知我們若在一起,我便會死的?妳分明曉得我的武功在師門裡也算是拔尖兒裡的那幾個了。」

夜承影咬著唇,搖搖頭。

昊天承蹙了蹙眉,可很快地,他勾唇笑了,那笑容看來有如是三月的春陽融雪般的暖心。

「妳若真擔心我們在一起我便會死,那我們並不是非一起不可,我只是想請求妳,允許我能守護妳而已。
我說過,我只是想守護著妳罷了。」

夜承影看著昊天承眸中的真摯與希冀,她不忍再繼續去拒絕他,鬼使神差地道了聲:「好吧。」

昊天承終於從她口中得到了個「好」字,心裡自然是激動到個不行。

雖然,她也只是允了自己的守護而已,可這也是自十年前第一次表白以來,她第一回首肯自己能離她近一步。

如若他們之間有一百步的距離,他至少也跨出了那第一步,接下來如若再能來個蠶食鯨吞、逐一攻破她的心防,那一百步終是會有那麼一日能走完,他如何能不激動呢!

只可惜,昊天承的心情還在激昂之中,夜承影就冷冷地推了推他的胸膛。

「雖說我允了你的守護,可也只是守護罷了,希望你之後別趁機對我揩油。」

「我怎麼會對妳像個登徒子一般呢。」

夜承影戳了戳昊天承的手臂,「那你現在在做什麼?」

「抱著妳呀。」昊天承完全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直覺就說出了現在他抱著她的情形。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