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 – 異象

「嗯。
我記得她約莫是三年前回到的赫連,她父親現在在赫連擔的應該是司星官的官長……總之赫連皇城裡姓端木的人不多,要找到端木婧應該不是太困難。」

「您是想請端木姑娘幫忙您查赫連皇室……關於宗廟血盟的事麼?」

「對。
或許對你來說這事是殺雞焉用牛刀,可這事我不僅要是能信任的人去,而且還要求要全程保密,萬不可讓任何人知道你去找過端木婧。」

「屬下知道了。」

「你傷好再出發,可以先讓人到赫連佈局,或許查清一些事後會需要我帶著靈兒去那宗廟解咒,先安排好,較能方便行動。」

「是。」

「接下來……」昊天嶺看向雲頎,「有什麼事要稟報的?」

「是,離京都最近一處大陣……就上回王爺最後破的那巫陣,方才收到那處看守的人回報,在今日午時正的時候有出現異象。」

昊天嶺擰眉,「午時?是什麼樣的異象?」

「呈上來的文書上是說,天光忽來了一道紅光籠罩在那處,土底下跟著像是滲出了血似地,只是那些血在很短的時間裡在地上連成了一個紋徽的形狀,不一會兒就消失了。
紋徽消失後,他們去紋徽其中一處的線上摸了那方的土,土上並沒有什麼異常或者血腥的味道。」

雲頎拿了捲成一卷的文書給昊天嶺,「紋徽的樣式就在這卷軸裡。」

昊天嶺將卷軸展開,皺著眉看著紙上的紋徽及記錄文字。

將這卷軸送上來的暗衛其實已經盡了全力將記憶中的紋徽給畫了出來,甚至那處是三人一組、二人同時在守著,因此是看見紋徽的二人將所見到的圖樣給儘量補全了。

可惜,單就那紋徽的圖樣於昊天嶺來說,並非是如都天神煞大陣之類有名或是讓人容易關注其紋徽形狀並記憶下來的巫陣,他自然是不明白那巫陣的用途。

他得將那圖樣送回師門,才能讓真正懂的人來瞧。

可以看守的人回報「紅光」、「土底下出現了以血畫陣」這類的內容,就讓他覺得十分地詭異了。

畢竟,陣是他帶人去破的,而他在午時正的時候,也確實是看見了天邊那一道紅光,體內魂上的那抹邪祟還因此而動了一動……此事恐怕是不容小覷。

昊天嶺思忖了一小會兒後,把卷軸給捲好,拿給雲頎道:「這畫卷先放到前廳去,或許這幾日會陸續再有其他人遞類似的文書上來。」

「是。」雲頎頓了頓道:「另外一條消息是鷹衛回傳,說賢王已抵達了北原龍泉,並如先前所料,北原太皇子與他頻繁地接觸,不過目前他們似乎還沒達成任何協議。
如果賢王要離開龍泉,鷹衛也已安排好太皇子的門客建言給太皇子,留住賢王。
鷹衛人目前已在即墨,並且與延安城的宋承允聯絡上,關於宋承允已掌握並監視著的那些流兵打劫後物資囤積處的流兵業已全數換掉,有部份我們的人亦是做為內應順利進到了賢王囤兵的士兵裡。」

「嗯。」

「還有,先前賢王正在湊的黃金,有湊到的三車已秘密運往即墨的路上,不過因為大雪關係,要延後幾日才到。」

「讓鷹衛盯著那三車黃金,找個時機用替代品收繳了。」

「是。」

「還有其他麼?」

雲頎不知從哪兒摸出來一沓文書放到了几上,「這些是需要王爺先指示的,其他的屬下放在前廳的書案上了。」

「知道了,下去吧。」

「是。」

雲頎與冥殤應完聲,齊齊退出了後廳,昊天嶺拿起了最上頭的那份文書,只是瞧了一眼,便是將之放置一旁,疲倦地捏了捏眉心。

他起身走到床榻那處,上了榻,將冰寒珠放進鞏毓靈的口裡,再把她攬進懷裡,十指交握。

一夜無話至近卯時,雲頎匆匆來報。

「王爺,方才有緊急情報送來,是到南方支援承影藥師的小五回報上來的。
他說昨日午時正左右,南方沙漠有地動,他待命在沙漠外圍的村落有不少處因地動引起房屋坍塌,我們的人無事。
不過為了要協助承影藥師、在前一日就先帶了二十名先鋒往蛇窩的小三在地動後過了申時都還未聯繫上。
小五還說了地動時的異象。
他說當時先是轟然一聲,地就開始動了,再來就見到沙漠那處有一大簇的青焰滾滾往村莊的方向來,只是青焰愈滾愈小,還不到村莊就向天空上飄去,接著在上空匯聚成團後迸散出數十道紅光往北方去。」

青燄……紅光……?

昊天嶺邊聽雲頎的稟報邊輕輕地將鞏毓靈放回了榻上,他為她掖好羽絨被,再將冰寒珠從她檀口中取出收好,「三哥知道了麼?」

「屬下收到消息就先來稟報王爺……阿……雲頎見過宇王殿下。」

「五弟,三哥能進來麼?」

「請進。」

昊天承神色匆匆地進門,雲頎拿著情報跟在他身後進門。

「嶺兒,你能不能這幾日都不出京都?」

昊天嶺見昊天承的神色,知曉他一定是收到地動的消息擔心承影藥師,便直接道:「三哥,你決定要南下了,是嗎?」

「對。」

「你要怎麼去?」

「就乘時風。」

昊天嶺想了想,點了點頭道:「以三哥的能力,即便天氣再惡劣,乘時風應該是沒問題的,只是中間的落地……」

「你不用擔心,三哥不是第一回往南方去,倒是你……我……師門……」

「我這邊不用擔心,我要守著靈兒,不會亂跑的,慶長藥師也在。」

「可那蘇老頭……」

「嗬,三哥也知道蘇老的事了。」

「嗯……沒想到那赫連宸昨日回去動作那麼快……」昊天承頷了頷首,「有把握麼?」

「等會兒我安排赤羽營那處送些靈兒繪圖所製出來的東西過來,再操弄一下朝堂的論調,應該還行吧。」

「好,那你好好地待在京都裡,我儘快回來。」

「你的人不曉得有沒有與小三或小五聯絡上……總之,你們就一起回來吧。」

「嗯,那我先走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