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四 – 先你一步

坐在昊天嶺對面的蕭鳴鴻聽昊天嶺把話說到了一半就停下來覺得有些奇怪,可他見昊天嶺似是陷進了自己的思緒,怕是他或許正轉著什麼想法,便也就是坐在那處等著,未出聲去打斷。

可昊天嶺噤聲才不一會兒,面上那些在說到鞏毓靈時所露出的幾分暖色,就冷沉了下去,緊接著,蕭鳴鴻沒由來的就感覺到了昊天嶺的周身發散了一股寒氣。

蕭鳴鴻的那對劍眉擰了起來,他輕輕地咳了兩聲。

昊天嶺的神識被那輕咳聲給拉了回來,第一時間亦是蹙緊了眉。

「殿下……?」

昊天嶺未回應蕭鳴鴻,只是覷了眼他。

蕭鳴鴻至此,也發現到了昊天嶺的不對勁,起身就是向門外喊:「雲親衛長!」

「無事,不必喚人來。」

昊天嶺淡淡地說了幾個字,便閉上了眼眸,專心地吐息納氣。

一會兒後,他終於把上湧到胸臆間的氣血給撫平,斂了冰冷的氣息睜開雙眼。

「殿下……你不對勁。」

昊天嶺攏了攏衣袖,未言。

剛才不過是想到了在過往的那段日子裡、那各式各樣美好的鞏毓靈而已,後來卻不知怎地,不自覺就去想她在未來的某日就要離開自己、或是她的美好在未來可能會在別的男子面前流露出來,他就無法控制住自己,像是入魔般不由自己地想要將她永永遠遠地禁錮在自己的身邊。

他對自己的情緒如何會波動如此之大也有些不明白,是因為那抹邪性的關係麼?

可前段日子的事情,他是不願再做什麼強迫她的事情的。

自她在大婚前一日失蹤之後,他就明白鞏毓靈的性子有多要強。除非是她心甘情願,否則,她絕不如外表那般柔順……

只是眼下他不清楚鞏毓靈愛自己有多深,他只曉得她這些日子以來倍受折磨的原因,是她以為自己是殺父仇人的那個心魔所致。

若要說她愛自己比她自己的性命還重,也不過就是那次她為了不讓自己為難而自戕的那次……

她們經過了一些誤會,在她恢復記憶後,現在她對於自己感情的輕重,是否有變?

再者,如果師門真能送她們回去,依過往他對於致彥一家的瞭解,毓靈的性子恐怕對於家人是比自己相對依賴的吧,在她選擇留在這兒與回去之間做抉擇,她或許會更偏向回到家人的身邊。

可自己就能眼睜睜地看著她回去?

可自己分明就想著讓她自己選擇……

不、還是別讓她知道有可能回去,如此她才能安安心心地留下來……

在昊天嶺的心裡還在猶豫為難的時候,蕭鳴鴻的關心在屋裡頭響了起來。

「殿下你沒事了嗎?」

昊天嶺吐了口濁氣,「阿,沒事了。」

他看著蕭鳴鴻閃著探詢的雙眸道:「我打小也是在宮裡頭長大的,後宮的許許多多在我看了這麼多年後,也是透徹的,我這麼說,你能同意嗎?」

見蕭鳴鴻點了點頭,昊天嶺便繼續道:「本王認為,要嘛不要,要嘛就只認定一人,一生一世一雙人便足矣。
愛這種東西……是看不見也摸不著,可如今,我就是能知道它就在那兒……就在我對毓靈的感情裡,她就是我活了這二十多年來,今生今世認定的那個人。」

昊天嶺有些抱歉地看著蕭鳴鴻,「我很感激你這麼多年來對毓靈的守護,也看得出來你對她用情之深……
雖說好像是我在你們之間橫插了一腳,可我與她之間,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終究是先你與她有了夫妻之實,她也懷有了身孕……」

蕭鳴鴻閉了閉眼,他抿唇側頭道:「可你們還未大婚,還有著一些誤會,更可能有一些外敵要阻隔你們,對嗎?」

「而且鞏毓秀他們先前逼得毓靈差點兒死了,現在還逍遙在外。而她在這世界裡,我與她來自同一地方,知道她的過往、是她現在唯一能當做親人、以獲得親人慰藉的人?」

昊天嶺沉默地看著眼前的男子,他知道自己的要求很過份,所以就讓他說到高興為止。

終於,蕭鳴鴻轉過頭來,正面看向昊天嶺問道:「你希望我怎麼做?」

「可以的話……等她醒來,先幫忙解除我是她殺父仇人的這個誤會。」

話落,蕭鳴鴻並未有所承諾,屋子裡又靜了下來。

二人默了一默,蕭鳴鴻忽道:「他們把熱武帶到這世界來,你會不會很傷腦筋?」

「是有一點……雖說槍枝什麼的在這處還沒人能琢磨出來,可從今往後,大概是難以避免有人去發展出火藥一類的東西了。」

「嗯。」

滿室又是靜了靜,蕭鳴鴻淡淡地道:「鳴鴻累了,殿下先請回吧。」

「好,你保重,明日我再來。」

蕭鳴鴻點了點頭,坐在那處不動,昊天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便往門外去,招了小藥童照看著蕭鳴鴻之後,回了蓮華芳沁。

 

「那些藥人與毒人絕不是一朝一夕能培養出來的,更何況還是武藝高強的藥人……而且那個幻影是玄冥宮的人,他能領著那些藥人攻擊,可見那些藥人很有可能平時就都是被養在了玄冥宮裡。」

「玄冥宮在江湖裡十分神秘,在總盟主這處也不是很瞭解。」

「那個殺手幫的幫主段羽恒曾與我提過幻影,他們之間甚至是師父與徒弟的關係,而且他們是在數月前就聽從廉貞的指示到沙漠去找到蛇王統一了那處的幾個勢力,並藉著選妃的名目布置那陣……」

夜承影揉了揉額角,「看來廉貞先前就已經算到嶺兒會去破陣、自己會被抓的這些事了……」

「晚膳前我與蕭鳴鴻談了會兒……談的過程中,我想起了件奇怪的事。」

「什麼?」

「三哥,你還記得師門是何時通知我們有異世之人進來的事嗎?」

「嗯……大概是一月多之前才收到的書函……」

「可那時離我遇上靈兒……有差不多半年的時間了。」

「是麼!」

「這……」

蓮華芳沁前廳裡的一眾,人人面色都難看了起來。

「這可是十分嚴重的事……」

「按說,他們進來的時候,師門就應該發出消息讓我們去查了,怎麼會拖得這麼久才……」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