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六 – 端木婧來信

夜承影有些莫可奈何,她用未被昊天承緊抓住的手拉了拉他的衣袖道:「好歹我也在這中土大陸上行走了幾百年之久,我有這麼不濟事嗎?」

「可這回妳去南方要不是蕭鳴鴻及修苒為妳擋了那麼多下……」

「那是因為南方是廉貞所佈下的局……而琮瓍即便是鎮國巫女不在,有祖巫們守著,廉貞的那雙手再如何也很難伸得進去,更何況,我又不是第一次進琮瓍的都城了。」

昊天承要再說些什麼,卻是有個人站在前廳的門外道:「主子,屬下有要事稟報。」

「進來吧,瀟瀟。」

「是。」

瀟瀟進門便迅速看清了屋子裡的情形,他見主子們多半聚集在書案那處,就徑直走到了書案前不遠的地方單膝跪下。

他雙手做揖,向著屋子裡的幾個主子道:「屬下方才收到消息,下午赫連皇太子收到一個消息後便趕在了城門落鎖前出城,經我方的人追蹤,應該是要連夜趕回赫連去。」

「連夜趕回赫連?
這會是出了什麼事,怎地這麼突然?」

「另外,方才屬下在過來的路上,剛好收到情報說到赫連的嘉柔帝姬在今晨也離開赫連都城,不曉得往哪兒去了。」

「哦?」

「還有,這是冥暗衛長送回來的信。」瀟瀟從懷裡掏出了一封信,恭敬地將信遞給昊天嶺。

昊天嶺接過瀟瀟手中的信,直接當著一眾開了信封。

信封裡頭共有二封信,一封是冥殤寫的,另一封則是端木婧的親筆。

他迅速地讀了冥殤的信,信裡是冥殤抵達赫連都城後,對那處及其北方一帶所做的一些新安排。

接著他展開了端木婧的來信。

 

天嶺師兄展悅:

關於師兄所問赫連宗廟之血盟一事,走訪結果如下。

赫連宗廟啟用血盟的時間約在二十年前,據說最初是帝君為了掌控整個皇家所啟用的。

不過血盟啟用之初,能做為附著血盟贈物的並不是只有定情簪,只是隨著赫連國內的穩定,現在宗廟那處供著的,也只剩下定情簪而已。

我走訪時,知曉最初血盟的人幾乎都不在了,從僅剩那幾位還在宗廟服侍的祭祀老官長口中探到,血盟一事其實與帝君後宮中唯一能與帝君並肩的帝妃有關,當初是帝妃建立的血盟,亦是帝妃將血盟附著在贈物上頭的。

因為帝妃在十年前已薨,赫連國內無人能再將血盟附至贈物上,也因此,宗廟那處目前還能有血盟效用的贈物就只有定情簪而已。

至於師兄所提,要以非正常方式解除血盟,我探了那幾位老官長的口,他們說帝妃當年在處理血盟的事情都不是在都城的宗廟裡做的。

當時是帝君帶著帝妃,一行人特地到北方岱宗聖山裡的一座神廟,在那處將血盟結成之後,才把血盟帶回宗廟裡供奉,依我的經驗看,到那裡應該可以多少得到一些蛛絲馬跡,或許拿到那些再問過琮瓍的巫女,說不定能有解。

可惜我最近發現星相有些問題,近日得密集確認一些事,無法離開都城,或許師兄可以先派人過去瞧瞧。

另,帝妃之事有些可疑,雖面上看起來帝妃已薨,可帝君從未將帝妃入葬皇陵,宮中也從未有任何祭祀帝妃之事。

按說帝君與帝妃當年感情至深,嘉柔帝姬出生之前就未再召任何妃子進宮或有侍寢之事,甚至帝妃薨逝之後,帝君也從未再讓任何人封后,就讓帝后之位空懸至今。

可倘若帝君如此深情,為何在每年帝妃薨逝之日完全沒有任何動作,這實在是不符常理,我本著好奇就讓人去查了查。

結果發現帝君、皇太子及嘉柔帝姬每年在正月及六月都會帶著少量禁軍與大內高手離開宮裡,往北方去後便不知所蹤……

尤其是正月的那次離宮,帝君甚至是在除夕宮宴,宴請完前朝與後宮之後,就丟下整個皇宮裡的人,只帶著嘉柔帝姬連夜出宮,直至元宵後才返回……如此奇怪的行徑,據說也是在十年前師兄大敗三國聯軍之後才開始的,師兄手下的能人很多,也許能由此下手去查。

目前查到的就是這些,若師兄還需知道什麼,再告訴我。

師妹阿婧

 

「師兄,妳出門前能不能先瞧瞧這信。」

「怎麼了?」

「阿婧提到的人……好像……」

「阿?」夜承影快步走到昊天嶺面前,抽走他手中的信邊道:「像什麼?」

當她在看信的時候,昊天承的腦袋瓜兒也湊過去與她一塊兒讀。

夜承影看完信正思忖著什麼時,昊天承已看向了昊天嶺道:「我記得岱宗聖山是在三國聯軍之後才被畫為赫連的土地吧?」

「嗯……那處原本是琮瓍的國土。」

「有可能帝君攛掇其他二國向天耀開戰是為了那塊地兒?」

「或許吧……」昊天嶺看向夜承影道:「師兄,阿婧信上說的帝妃,妳覺得像不像一個巫女?」

「嗯。」夜承影點了點頭,「你讓阿婧去查血盟的事是為了你媳婦兒嗎?」

「是。」

她側頭看向了昊天嶺,「以我所知……你用不著再去找什麼方法來解血盟,只要找到鎮國巫女,她一定可以解。」

「真的?」

「嗯……鎮國巫女再如何,她的背後就是有那麼幾個祖巫在,這血盟若真是難倒了她,她還可以請示祖巫幫忙的。
只是那岱宗聖山,可能得走一趟了。」

昊天嶺點點頭,「怎麼說?」

「阿婧的信裡所說的不多,但那位帝妃確實很可能是位巫女……既然她當初是在岱宗聖山做的血盟,你要不要乾脆帶你媳婦兒去一趟?」

「讓我帶靈兒去岱宗聖山?」

「對,血盟既然是在那處做的,有些東西還是到那處會比較清楚,像朱諾那樣活得久了的巫女,經常為了避免自己忘了在何處的何時做過了什麼事,在做事的時候會留一手退路,好提醒自己在那處做了什麼樣的事……所以到那邊一定會有如何解血盟的一些暗示。
你帶著靈兒到那處,若我真能帶著朱諾過去與你們會合,指不定碰頭沒多久,就能在那裡把血盟給撤了。」

「可她的身子……」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