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五 – 欲往琮瓍

昊天承看向夜承影道:「該不會是師門裡有叛徒吧!
現在再回頭看破陣的那些事……對方是不是在試探我們?」

夜承影搖了搖頭:「時間點似是搭不太上……又或者……把事件一一羅列出來會比印象來得準確……畢竟有些事情我們先前並未聯想在一塊兒。
而且,倘若真有叛徒,那如何會讓我們收到密函?收不到不是更好?
再說,慧也可達那丫頭有可能背叛師父他們?」

「那會不會是監管時空的人延遲了通報……?」

「可若有人穿越了時空,星相會沒有變化?星占那脈的人會看不見?」

「有沒有可能師門裡也有人受到了污染?」

這想法一被提出,屋裡所有的人都靜了下來。

夜承影抿了抿唇,「不論如何,現在師門裡或許也不安全了,這件事只能私底下查……只是若要找人查,在如今的師門裡如果不想驚動師父們的情況下,你們會想到誰能查這件事?」

她說到此,急忙伸出手阻了他人的開口。

她道:「等等、等等,你們別說,先用寫的,再一起看。
雲頎跟修苒,你們也一起。」

屋裡的一眾各自在屋裡找了個角落,把心中所想的人寫下後,再回到書案前。

「所以,你們都想好要找誰查這事兒了?」

夜承影在幾人的面上都巡過一回,見五人皆點了點頭,才道:「我數一、二、三,大伙兒就一起把名條放在書案上。」

幾人在書案那處圍成了一圈,夜承影道:「一、二、三!」

隨著夜承影的數聲到三,幾張白紙及一片木片都落在了案上,六個腦袋瓜兒同時湊往了書案上瞧,案上那五紙一木片上無一不寫著「東方悟」三字。

「果然!不過……」夜承影撓了撓頭頂,看向了昊天策道:「策兒,你在師門待的時間並不長,你也認識阿悟?」

昊天策點了點頭道:「東方師兄在師門裡不僅武藝好,他的人緣很好,師門裡應該無人不識他吧……」

「可當時你在師門裡的那會兒,阿悟不是正好在周遊列國……」

「後來東方師兄回來,剛好換師兄妳出師門走走,約莫是師兄妳出門了一年,我才回的京都。」

夜承影一臉恍然大悟,「好像是這樣……
總之,所有人都一致選了阿悟,阿悟不論是在師父們的眼中又或是在師兄弟姊妹裡都是個值得信任之人,確實是能擔得起這個重任……就讓他去打探吧,我想不論師門裡的誰對上他,防心都會比較低,時常還能得到其他的情報。
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她轉向雲頎道:「雲頎,你曉得怎麼聯絡上阿悟嗎?可別呆呆地把消息傳進師門裡了。」

雲頎抓了抓後腦勺,「藥師,除了師門,屬下還真不曉得要去哪兒聯繫他呢!」

「藥師,修苒知道如何聯繫上東方師兄,就由修苒去聯繫吧。」

「好!就麻煩妳了。
至於要怎麼說動他去做這事,你們就自己斟酌了。」

夜承影的手指在半空中畫著圈圈,「你們也曉得他雖然人緣好,可要他做事的代價是理由及報酬得要能打得動他才行,然後,你們說事的時候千萬別扯上我,我明天要帶著安挅去琮瓍實在是沒空。」

「妳要帶著安挅去琮瓍?
那丫頭要回去就讓她自己回去就好,妳做啥要跟著去呢!」

夜承影瞪了昊天承一眼,「當然是有事才要去呀!才從南方回來,我的腿也是還想要歇二日呢!」

「那就過些時日再去,先別到處跑了。」

夜承影搖搖頭,「現在傷得最重的鳴鴻已經醒了,接下來的用藥再無須什麼變化,我也可以安心地出發了。」

「為何要這樣急?」

「我為何要那麼急……?」夜承影看著昊天承道:「老實說,我也不曉得為什麼……或許是不安吧……」

她的目光掃向了一眾,「最近發生的這些事看來,廉貞在後頭一定有著什麼大動作,否則怎麼會那麼多事都在這個時候頻頻發生?」

「師兄……妳是得到了什麼信息,所以一定要到琮瓍走一趟?」

「嗯……」夜承影支著頭,走到了茶几處為自己倒了盞茶。

她舉起茶盞,聞著茶香道:「寧芙坦亞死前讓我去琮瓍找寧芙德亞,她說德亞可以找到鎮國巫女朱諾。
可據我猜測,現在琮瓍大祭司裡可能有人在搞鬼……不,很可能聖殿裡混了不少有問題的人進去。
若真是如此,那德亞很可能就不像一般人所知的那般在休養,所以我得親自去一趟,也好找到朱諾並說服她跟我一起回師門。」

說完,她將茶水喝完,啪——地將茶盞放在几上,就往門口去。

「承……師兄,妳要去哪兒?」

夜承影一手舉高,朝身後的幾人搖了搖手道:「我先回去收拾收拾,你們趕快商量好說詞給阿悟送信去阿。」

昊天承蹙眉,他二個錯步就從書案那處走到了夜承影身側、抓住了她的手腕。

夜承影的手被昊天承給箝制,她不悅地側頭看向昊天承道:「師弟,你做什麼?」

「妳既然知道那處有人在搞鬼,妳還要一個人去?」

「你懂什麼,我到那處會有人護著我的。」

「不行,我不允許,妳都說大祭司乃至聖殿的人有問題了妳還要一個人去?」

夜承影緊蹙著眉,正想要喝斥昊天承,他卻搶在她的前頭說道:「妳答應讓我守護的,這一趟是可能有危險的事,妳卻不讓我幫妳?」

昊天承說那話時面上的神情十分認真,夜承影也不由得軟了下來。

她道:「可聖殿那區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進去的,我就算帶了人去,那些人最終也只能守在聖殿所在的聖山山腳下待命而已,琮瓍為了維護著巫女們的環境,不會允許可能威脅到巫女的人上山的。」

「那至少……至少讓人護著妳到那處也好,若妳未能在指定時間出來,我就讓人血洗聖殿。」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