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三 – 回去?

「嗯?可據夜兄告訴我說,那人在短短數月就將南方沙漠的幾個勢力整合起來,他有可能這麼容易就死了麼?」

昊天嶺搖了搖頭,「我也不太相信他這麼容易就死了,所以加派人手去追查了。」

「嗯……」

蕭鳴鴻似是忽然想到了什麼,他緊蹙著眉頭開口道:「你們師門既然監控著這個世界,還能明確地知曉有五個異世之人闖進到了這兒來,就不能知道進來的這些人都在做些什麼嗎?」

「這……」昊天嶺面有難色地道:「我認為你說的那道光芒,很可能是被人給刻意打開的……套你們那兒的話……應該叫做『時空之門』,也就是說我們這世界與你們的世界原本是不該有任何交集的,可那門被人給刻意開了,你們才會過來。
這樣的現象於我師門來說是個異象,他們理所當然會去注意到,可你們進來之後的事,總是也得靠我們這裡的人來查。」

「原來如此……你說時空之門被打開,那是不是類似什麼時空不穩定造成的?畢竟你先前也有去過我們那兒?」

「嗯……你的理解沒有錯,確實可說是時空不穩定,而上一回我也剛好踏進了那不穩定的地方到了你們那處去……後來我也不曉得,怎麼就突然回來了。
可若要論彼時那時空為何會不穩,原因到現在都還沒有查出來……唯一能肯定的,是上回時空不穩,只有我一人穿越了,可這回卻是一口氣來了五個人……
我想,上回的不穩,很可能只是個試驗,為的是想試試那門能不能依自己的喜好及需要來開啟。」

「那你師門……他們有說到要如何處置我們這些異世來的人嗎?」

「這你不用擔心,先前師門要我們對異世之人做觀察,只是為了避免這世界被異世之人所顛覆,像你這樣正直義氣之人,不用擔心什麼的。」

「那……我們有可能回去嗎?」

昊天嶺閉了閉眼,才看向蕭鳴鴻道:「或許可以,但具體要如何做,我不清楚,當時我是就這樣去、這樣回來了……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捎信回師門問問。」

「嗯……」

蕭鳴鴻看著昊天嶺凝視自己時那複雜的眸光,開初時不很明白昊天嶺的意思。

待他略微往深處細想,才似是明瞭了什麼。

倘若昊天嶺的師門真有那辦法讓自己能回自己的時空,那毓靈呢……?

她是否也要回去?

可她現在有著身孕……

她……現在身上懷著的……是這天耀御王的子嗣……

這御王殿下……會讓她回去嗎?

又,毓靈那丫頭,會想回去麼?

約莫是屋裡的二人同時都因為「回去」的這個話頭而想到了一塊兒,房中的氣息頓時明顯地沉了下去。

不曉得過了多久,屋內才有人再開口說話。

「毓靈她……」

雖說是昊天嶺先開口打開了這滿室的寂靜,可他卻是在提了「毓靈她」三字後又停了下來,這欲言又止的形容讓蕭鳴鴻不禁停下了思緒,揚起眉看著他道:「什麼?」

昊天嶺望著蕭鳴鴻那雙只要一提到鞏毓靈就盛滿了關心的眸子正色道:「本王雖然是皇室中人,可本王對毓靈是認真的,這一生一世,只會有毓靈一個女子。」

蕭鳴鴻那雙清明的墨眸自是能清楚地看見,當昊天嶺一說起鞏毓靈時,向來淡然清冷的眼底就多了一絲絲的溫暖。

儘管那眼神中只是洩露了那麼一點點的溫度,可那其中代表著什麼樣的含意,同為愛著她的男子的他自是清楚。

蕭鳴鴻想了想,還是開口道:「你說這次毓靈是因為遇上他們才會到現在還昏迷不醒,那其他的事呢?
她到這兒來之後到底是都遇上了什麼事,你能告訴我嗎?」

昊天嶺點了點頭,「毓靈她剛到這兒來的時候重傷失憶,也因此與我初見的時候,並未認出我來……」

昊天嶺挑撿了自己所知曉的重點,毫無隱瞞地全都告訴了蕭鳴鴻,到最後,他道:「總之,毓靈今兒的身子會變成這樣,都是本王不夠仔細周全造成的,可本王一定會傾盡全力想法子讓她的身子慢慢養好的。」

「你的前王妃……真的與你……沒有關係?」

「是,」昊天嶺斬釘截鐵地道:「那會兒只是因應那情況,與小雨做做形式罷了,那形式不僅未在宗廟舉行,小雨連玉牒也未上,她過世後……亦只是葬在漏澤園而已……
甚至本王還能與你坦言,本王從未與小雨圓房過。」

蕭鳴鴻被昊天嶺所言給震驚,可他那方依舊繼續說著:「本王可以本著真心肯定地告訴你,本王這一生,只愛毓靈一個,也只會有這一個妻子。」

「可你與毓靈……相識不過半年多……你如何能說得如此肯定?」

昊天嶺的目光有些悠遠,他道:「……我也不曉得……或許這便是所謂的緣份吧……
一開始的時候,我也只是想著她是致彥的女兒得保護好她,說不定哪日她也能如我當初那般,回到你們那兒、回到致彥的身邊……
我曉得她要在這兒立足不能光靠我的保護,而她也很聰明,知道該要自己去立功……在這種時代,女子要有些籌碼,日子才能過得比較隨心所欲些……約莫是她總是努力不懈、總是全力以赴的樣子太美,我不知不覺就被那丫頭給吸引了……」

昊天嶺說到這兒,神思裡全都是鞏毓靈過往在自己身邊時的一幕幕。

她議事時認真嚴肅的身姿……

她被逗弄時那呆愣可愛的神情……

她嘟噥著小嘴想反駁又不敢反駁的形容……

她受傷時,隱忍著那痛怕人擔心的小模樣……

她睡不安穩,入了自己的懷裡就安穩了的樣子……

她寧可一死,也不要自己受到威脅的決絕……

還有她……動情時在自己身下哭泣的景色……

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她的一切一切……

昊天嶺面色上的幾許春風驀地凝結在了唇角。

不對!

她的那些美好……她所有的所有,都不該,且也……絕、不、能、讓、與、他、人!

即便,師門最後真能送這些異世之人回去,可鞏毓靈,她的所有,都會是自己的,也必須只能是自己的。

她,生時必須是御王妃,死,也只能是天耀皇室的鬼。

無論如何,絕不能讓她回去!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