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一 – 我的妻

蕭鳴鴻聽昊天承一下子說她好、又一下子反口說不算好就坐不住了,他蹙眉急道:「殿下,毓靈她到底是怎麼了?」

昊天承見他著急要下床榻,趕緊起身按住了他的肩頭道:「放輕鬆,她、她現在其實就在這座王府裡。」

「她就在這兒?」蕭鳴鴻激動了起來,又似是想到什麼道:「不對,她既然也在這裡……這裡是安全的吧,那她又怎會是不算很好?」

他一手握住了昊天承搭在自己肩頭上的手臂,抬眸看著昊天承的那雙墨眸問道:「殿下,你的意思是她受傷了?」

「這個嘛……」昊天承的食指撓了撓自己的側臉,頂著蕭鳴鴻急到眼底都要冒出的火光琢磨了一小會兒,才道:「她確實是在這座王府裡,可詳細的情況我不方便透露,你只要曉得,她現在並沒有性命之憂就是了,其他的……我五弟會同你談一談。」

蕭鳴鴻放開了昊天承的手臂,怔怔地喃喃道:「無性命之憂……是嗎……她到底是遇上了什麼可怕的事,連性命都是搶救回來的……」

他怔愣了一小會兒復又看著昊天承道:「殿下所說的五弟是指御王殿下嗎?」

「對,我們現在所處之地便也是在御王府裡,我想他很快就會來找你。」

昊天承頓了頓道:「噢,說曹操、曹操到呢。」

二人看向了房門口,門口果然在彈指之後就有人敲了敲房門並開門進來。

蕭鳴鴻見進門的是昊天嶺,就要站起來行禮,昊天嶺抬手制止了他道:「鳴鴻,你還受著傷,就免禮了吧。」

「是。」

「五弟,我同鳴鴻說得差不多了,就先走了阿。

鳴鴻,承影若有什麼事,你再跟我通個氣兒吧。」

「好。」

昊天承得了蕭鳴鴻的承諾,生怕打擾了昊天嶺與蕭鳴鴻說話似地,趕緊就出了房門,昊天嶺倒是不避諱昊天承聽到什麼,在他還未出去前,已是向蕭鳴鴻開了口。

「你不用擔心毓靈,我方才才餵她吃過晚膳還有藥湯。」

這雖然是昊天嶺與蕭鳴鴻在這回見面的第一句話,可蕭鳴鴻卻把這句話在短短的時間裡、於心裡反覆咀嚼了有上百次之多。

那句話,在初聞時,乍聽之下並沒有什麼,可只要你愈去細想,就發現,其背後的含意便愈是驚人。

毓靈她……在此處到底是個什麼樣的身份能得御王殿下、又或可說是一位在天耀被人民尊為戰神之人親自去餵予餐食及藥湯?

若要說這事是發生在一般尋常百姓的家裡,親力親為去照顧一個病人並非是件罕事,可在帝王之家,能得如此待遇之人,能有多少?

是因為她有恩於御王?

又或是……

昊天嶺坐在蕭鳴鴻的對面,靜靜地看著他的面色從一開始的不明白,到疑惑、震驚,最後把那一切的一切全在眼底化為了淡淡的苦澀。

在曉得他大概把自己的話都拆解消化了個遍,昊天嶺才又開口說了今晚會面的第二句話。

「上回晤談的時候,有件事沒有告訴你……」昊天嶺的神色如往常冷然,他淡淡地道:「毓靈其實是我的妻。」

雖然已經猜測到昊天嶺會說什麼,可對這沒什麼意外的話語,蕭鳴鴻還是攥緊了拳頭。

毓靈是我的妻……

這話完完全全地打破了蕭鳴鴻心中的最後一絲希望。

他忍著腹間竄上來的怒氣道:「殿下莫不是說笑的吧?
鳴鴻在民間怎未曾聽聞過殿下有繼妃。」

昊天嶺不是沒有看出蕭鳴鴻的怒火,可該說的還是要說。

他未回答蕭鳴鴻的話,只是又淡淡地開口道:「她現在有孕近三月……」

此話一出,蕭鳴鴻氣得直接從床榻上跳下來,往昊天嶺的臉上就是一拳,他氣急敗壞地吼道:「渾蛋!她才十七歲,還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年紀呀!」

昊天嶺不慌不忙地接住蕭鳴鴻盛怒之下打過來的每一個拳頭,他不讓蕭鳴鴻傷到自己,可也就這樣默默地承受著他的慍怒。

其實蕭鳴鴻的傷還未癒,那每一拳的力度比之於平時,可說是遠遠不及,且他費力出拳的時候往往就牽動了傷口,疼得他撕心裂肺。

只是,他身體上的痛再怎麼疼,也不如他心裡上的痛。

呵護了多年的女孩,只是數月不見而已,那還未及綻放盛開的花骨朵兒就已經被人給採擷了,而這一切都還要怪自己當初對她的保護不力。

昊天嶺先前就已猜測到蕭鳴鴻對鞏毓靈是抱著何種情感,只是看他如今的模樣,覺得自己還是低估了他對她的那份情。

昊天嶺在心裡苦笑著。

明明自己能清楚體會到蕭鳴鴻的感覺,可自己對那丫頭的愛是不是還不及蕭鳴鴻來得多、來得深?

於蕭鳴鴻來說,是不是只要事情是關乎鞏毓靈的,就能讓素來冷靜的他失控?

例如像現在,他認定了自己欺負了那丫頭,就瘋狂到不顧身份地死命攻擊著自己,可若是自己……為了顧全大局,自己真能如此地不管不顧……?

蕭鳴鴻就這樣毫無顧忌地對著昊天嶺撒氣,好一會兒後,他終於是累得再也出不了拳,衣袍上隨處可見斑斑的血跡。

昊天嶺看他喘著氣,清清淡淡地說了句氣死人不償命的話。

「在我們這兒,及笄就當母親的人不在少數……」

「呼、呼、可她畢竟不是這裡的人,你明知道她的身份,還……」

蕭鳴鴻雖然一度失了控,現在也是冷靜下來了。

就算他什麼都不記得,也不能不記得面前的這位男子在此是受世人如此推崇的戰神,再加上那一身的正氣……或許這其中是有什麼內情在。

蕭鳴鴻收起了拳頭,正色道:「能說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嗎?你別告訴我是你強迫的她?」

「毓靈能有你如此愛護是好事。
事已至此,我想,她會很高興知道在這個世界裡她不是孤單一人,她至少還有你這個真心對她的親人相陪。」

「真心對她的親人……?」

昊天嶺點了點頭:「毓靈她……據你所言,當時她是受了傷從海岬摔落海裡,事實上,她可能是落海不久就穿越過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