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六十 – 她吸了血

蕭鳴鴻抱著夜承影站在圓的中心,僅僅只是穩穩地抱著她、筆直地站在那處而已。

他會如此無視於周遭、一動不動、隨便那些人包圍全是因為夜承影發了話的關係。

夜承影方才雖只是那麼輕描淡寫了一句,可蕭鳴鴻就是能深刻地明白她此刻心裡正焦急著,所以她要讓自己儘快恢復能自由活動的狀態。

這既是她難得開口需要自己幫忙,其中又表示對自己能力的肯定,他當然要儘量地配合她。

可圍住他們二人的那些人倒不是這麼想的。

那些人見他被這麼多人圍住,腳連挪都不挪一步,想來是已經嚇得腳如千斤重般,所以挪不動,於是紛紛露出不屑的神情。

倒是先前見過他展露出武藝的人,知道他有那麼兩下子,這會兒對他的不動當然就持著慎而重之的想法,他們自覺地離蕭鳴鴻遠一些,以暗器攻擊他。

咚咚咚——地數聲,被射出的暗器並未如預期地插在蕭鳴鴻的身上又或是被他給揮開,圍在他們身周的那些人親眼見到那些暗器在近到蕭鳴鴻幾步的距離時便撞上了看不見的東西、落到了地上。

「有真氣障壁!這人會用真氣!」

咻咻咻——接下來的暗器皆被賦予了內力才被發射出來,停滯在了蕭鳴鴻周身幾步距離的空中。

臨近在那處的人,不停地使用手中帶著內力的武器,砍著那些暗器附近的位置,試圖能突破那層看不見的障壁。

蕭鳴鴻則是凝神忙著修補防禦障壁,以為夜承影爭取更多的時間。

 

夜承影在金針下得差不多時,眸子裡平時總閃耀著的光芒已然黯淡了下來,跟著,在她再眨了幾回眼眸後,她的眼神明顯變得迷濛。

她覺得身上有些燥熱,口裡的津液像是被當空的烈日給整個烤乾,她忍不住伸出了丁香小舌舔了舔自己的唇瓣。

夜承影想找些清涼的甘泉潤喉,她向著四周找尋了一圈,最後一瞬不瞬地定睛在了蕭鳴鴻的脖頸上。

阿……那裡有一條充滿生機的脈動呢……

瞧那脈象搏動的樣子,在那裡頭流動的鮮血一定十分的美味吧……

要是能嚐那麼一口……就那麼一口……一口就一定能讓自己這個像是沙漠中快渴死的旅人解渴……

好想……好想要……我想要喝上一口……一口就好……

她伸出了還哆嗦著的手,把手輕輕地放在了蕭鳴鴻的脖頸上按了按。

蕭鳴鴻見她有動作,溫聲問道:「怎麼了?」

夜承影的喉頭咽了咽,唇瓣蠕了蠕,好不容易發出了聲音:「渴……我好渴……」

蕭鳴鴻被夜承影微啞的聲音給嚇了一跳,他垂眸一瞧,夜承影的那張小臉紅撲撲的,眼神也十分奇怪……

額……看起來並不像是嗑了那種「藥」的眼神……可有點像是……?

蕭鳴鴻擰眉,略微判斷了一下,猜想夜承影是否是被下了藥。

若她是被下了藥……在意識清楚的情形下是可以喝下大量的水來催吐,可她現在的目光……意識好像已經有些模糊了……

「妳要喝水麼?」

「嗯……」

「夜兄、夜兄,是我,妳是不是被下藥了?」

蕭鳴鴻在夜承影的耳畔問了好幾回,夜承影的神識終於被喚回了一點點。

「蕭、蕭兄,你不曉得……如何傳內力對不……我、我要吸點你的內力……好排毒……」

「好。」

「可、可……可能會突然……突然有點兒不舒服……我需要你撐一下……」

「沒關係,來吧!」

夜承影與蕭鳴鴻看似清醒地對話了一小會兒,可直至他們的對話結束,夜承影卻還是未有動作,只是目光迷離地望著蕭鳴鴻。

蕭鳴鴻有些急,抱著她的雙手晃了晃她,夜承影終於有點反應。

她放在蕭鳴鴻頸上的小手猛然大力地捏住她原先手放著的那處。

蕭鳴鴻頸上搏動的那條大脈忽然被如此大的力道給緊緊按住,他在一瞬之間幾乎要昏厥過去,這樣的景況讓他的身體還不待自己的理智下令,就已是下意識要放開手,好讓危險遠離自己。

可那雙手卻像是被銅牆鐵壁般的意志給緊鎖著,一點兒也不肯把夜承影鬆開。

就在蕭鳴鴻的意識與本能的碰撞還未有個結果的時候,夜承影的雙手猝然攀上了蕭鳴鴻的兩個肩頭,她把身子一撐,檀口就往他的脖頸去。

夜承影感覺身處在一片渾沌之中,她眼中只有前方那條生機勃勃的生命之河,她渴望能快些解除渾身的燥熱乾渴,她用盡氣力讓自己靠近、靠近、再靠近……只要她張口一咬,就能解渴了……

可這氣息……好熟悉吶……

夜承影張著嘴很想就這樣咬下去,可當她愈漸靠近那處渴望,那熟捻的氣息讓她咬不下去……她抓住了最後僅有的一絲清明,在自己真正咬下去之前把頭艱難地調轉了個方向,才讓自己低頭,忘情地咬了下去。

「唔……」

蕭鳴鴻未曾防備過夜承影,這會兒就這樣被啃了缺盆上方的那塊肌肉。

他一個吃痛不小心悶哼出了聲,集中的精神亦因此被分散掉了一些。

夜承影覺得口中的「水」正如先前所猜測的那般香濃美味,她沉淪在那味兒裡,本能地不停吸吮著。

不曉得過了多久,或許是因為她已解了渴、又或是喝得滿足了,她開始覺得有什麼不對,口裡的味兒不大像是水。

可她渾渾噩噩地想了很久,依舊想不出嘴裡頭正喝著的是什麼。

一直到了夜承影意識到自己入口的是鮮血的時候,她驚地神識一整個回籠,對蕭鳴鴻感到十分抱歉及愧疚,慌忙地鬆開了牙、推開了他的肩膀。

至此,蕭鳴鴻仍是穩穩地抱著她。

夜承影垂眸,掩飾住心底對於自己的厭惡。

她啞聲道:「抱歉……傷到你了……」

「沒關係,」蕭鳴鴻瞧了瞧她,見她的眼神不再迷漓,點了點頭,「原來內力是靠這樣的方式傳遞……」

夜承影搖了搖頭,忍著那滿口血腥味的不適道:「不是的……」

她看了眼周遭,發現圍繞在自己與蕭鳴鴻身周的真氣障壁因為自己的這一咬,損傷了不少也不及補防。

「我吸你內力時會讓你體內的平衡驟失,你儘量撐住,我會儘快將身上的藥性排出,同你並肩。」

「知道了,來吧。」

「多謝。」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