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六十二 – 修苒對段羽恒

段羽恒拔下頭上的一根銀色簪子,將之反手握住。

修苒見狀,亦將置於靴側的匕首又拿了出來,反手握住。

二人互相盯著對方的眸子,身形一高一低、一動不動。

那形容遠遠看來就像是一對愛侶,正深情地看著對方在纏綿著眼神。

可實際上,無人曉得他們其實正暗暗地打量著對方,由雙方所釋出的氣勢,盤算著彼此的實力可能為何。

這二人各懷的鬼胎甚至是在眾人未察覺之處,早已開始暗中佈置。

若有人在此時能直接看見或覺察現場所有的真氣分佈情形,定是會先被雙方身後那些密密麻麻、數量眾多的真氣箭給嚇得大吃一驚。

然後再因發現那些浮在半空之中的真氣箭數量,還在以急遽的速度繼續增加而驚詫,最後對著正對望的二位感到佩服。

修苒在身周做了個貼身的防禦障壁,纖足一個用力,從蕭鳴鴻的防禦障壁上輕巧地躍起,朝著段羽恒的頭去。

鏗——地一聲,修苒的匕首與段羽恒的銀色簪子在段羽恒的額上前方碰撞。

約莫是二人出的功力差不多,一時間這施力與抗力難分軒輊,修苒就這樣斜著身、頭下腳上地停在半空中與段羽恒對峙著。

雖說他們兩人以這樣無聲的姿態僵持了好一會兒,可明眼人都知道那二人之間的戰況,在肉眼看不見的地方亦是十分地激烈的。

那武器的相交之處,是二人以內力相抵、或相抗處,可他們身周不間斷的破空聲,與如雷電相伴相隨般的閃爍星芒,在在都顯示二人對彼此正以真氣箭在互相攻擊著。

又,以那些閃爍星芒的數量已達幾乎可以看見二人身上那層看不見的防禦障壁的情形看來,即便是看不見真氣的人,也能明白他們的身周大抵是鱗次櫛比、數也數不清的真氣箭。

段羽恒的手下難得能看見幫主親自出手已是驚喜,何況又是對上程度如此強悍的對手,他們人人都目不轉睛地瞧著場上的二人,十分好奇最後究竟會是鹿死誰手。

隨著時光的流逝,段羽恒與修苒的戰況依舊是膠著不明,可段羽恒有些氣結。

眼前這小女娃娃果真是個難對付的,一旁的那些徒子徒孫,竟然只是以崇拜著的神情看著自己與女娃娃在過招?

怎無人趁此把握他絆住女子的大好時機趕緊把夫人給奪回來呢?

他氣得夠嗆,猛地就加了許多內力推向前並吼道:「一個個愣在那處看好戲麼!還不快去把夫人帶回來!」

修苒在段羽恒將大量內力往自己這處推送時,她順勢收了手向後凌空一個後翻避免自己受到段羽恒那波內力的傷害,同時又發動了數百枝的真氣箭向段羽恒攻去。

都說攻擊就是最好的防禦,因此在修苒翻身要再親自向段羽恒攻去時,段羽恒已是追著她的腳步攻了過來,空中時不時傳來二人兵器相接的聲音。

二人握著匕首或髮簪的那手忙著攻擊或防守,未握兵器的那手亦未空閒下來,那手時而輔助握著武器的手,又或是時不時從刁鑽的地方猝然向對方出招,以期能找到個什麼空門。

兩人四手四腳忙對著招,更遑論是那些浮在附近半空中的真氣箭了。

二人對戰的那兒隨處可聞咻咻咻——的破空聲與碎裂聲,那些真氣箭忙碌地在場上的上空來回穿梭,直到消失為止。

它們你來我往,有的試圖從各種方向攻擊,好干擾對方讓空門出現,有的則負責攔截,不讓那些攻擊的真氣箭近了修苒或段羽恒的身。

在段羽恒與修苒打得熱烈的時候,不止是段羽恒的手下關注著這場有幸得見的高手過招,蕭鳴鴻亦是在那方小小的防禦障壁中觀摩這場打鬥。

蕭鳴鴻看著兩位高手對招,愈看心中愈有一些想法。

其實平日再如何練武也不過是基本功夫罷了,待真正上了戰場,戰場上的隨機應變才是最為重要的。

因為戰場上變化的局勢多端,不見得回回都是在自己能控制的範圍內,想要次次都能從戰場上全身而退,這全與應變能力息息相關。

蕭鳴鴻趁著周身的這些圍兵不注意,悄悄地凝了許多的真氣箭備用,這會兒段羽恒的這些手下因為段羽恒的吼聲回過神來、要破壞自己的真氣障壁搶夜承影,他也就不客氣地向他們攻擊了。

修苒與段羽恒上天下地不曉得又過了幾招之後,修苒終於瞧見了段羽恒的一個空門。

段羽恒先前對於蕭鳴鴻的評價之低,認為這個看起來過於儒雅的男子只是用了什麼下作的手段吸引了廉貞的注意,從而讓廉貞把他當成了新歡,再加上他先前在營帳那處給蕭鳴鴻一掌時,見他的內力並不深,所以真心不把他當一回事。

可這會兒他在上空與修苒對打時,無意間瞧到下面的徒子徒孫們竟被那個小面首攻擊到無法近身的現況給驚了一驚,他猶豫是否別管眼前的小女娃,自己親身下去搶人。

他的這一猶豫讓修苒給瞧見,她立即在空中調整了姿勢,讓自己落在附近一棵樹的枝葉上,再藉枝條的回彈力道往段羽恒那方向去。

當修苒來到了段羽恒的面前時,段羽恒知曉自己錯過了最佳的閃避時機,他只好將大多數的內力集中到了修苒要攻擊的那處。

在他做好那事時,修苒已近身到破了附在他身上的防禦障壁,一掌按上了他的胸口。

「唔……」

修苒的這一掌,並未如期能讓段羽恒面上露出個什麼神情,反倒是修苒悶哼了一聲,便倏地讓自己遠離了段羽恒,落在罩著蕭鳴鴻的真氣障壁之上。

蕭鳴鴻抬眸,見到段羽恒勾唇含了一縷邪笑,而修苒的神情嚴肅、還緊了緊手中的匕首。

蕭鳴鴻皺起眉頭,覷了眼懷裡的夜承影,暗暗希望夜承影能快點將毒都排出,好趕緊想辦法離開。

段羽恒乘勝追擊,一個箭步就來到了那道真氣障壁之前,他正想出招,就瞧見蕭鳴鴻正面對著自己,而夜承影的腳落了地。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