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六十九 – 密室

夜承影點了點頭:「對,如此進去,同時能將那真氣層補上,那處便也不會進水……」

她揉了揉眉心,「畢竟我們只有三人,進出的時候只專心應對一方會輕鬆點。
我想,方才安挅已指明了那密室的位置,又那房間多半是以真氣所做出,我們不驚動外面的那些人,直接攻其不意地進入暗室……是我目前能想到最好的方式……
這樣一來,當我們在裡頭鬧騰的時候,便能逼得裡頭的人出去通風報信,如此就會開啟那個密道。
我們救了人之後,自然也能從那處離開……」

修苒打斷了承影藥師的話道:「藥師,外頭的那些人就交給修苒去引開吧。」

夜承影轉身看向修苒,「引開?妳要引開綠洲四周的敵人?我本是想我們三人一起行動……」

「藥師,若修苒能先引開那些敵人,在密道開啟後,藥師也不用擔憂外面的那些敵人會立刻進入密道阻擾您出來,即便是有敵人進入,修苒若能與藥師來個裡應外合、前後包夾,營救行動會更順利。
修苒想,這會是個最好的方法。」

「以綠洲這處與暗室的敵人人數相比,我同妳一塊兒去引開敵人會不會更好?」蕭鳴鴻道。

「不了,蕭大夫,你與藥師一組吧,裡頭的情況不明,除了要應付敵人外還得要救人,還是二人一起行動比較安全,至於綠洲周圍的這些人……修苒要應付他們並不是多大的難事。」

「可他們的人數真的不少……」

夜承影接著蕭鳴鴻的話道:「而且,當中還不乏有玄冥宮的人在。」

修苒有些訝異地問:「玄冥宮的人?」

「嗯……那是我先前在蛇王那處所聽聞到的,玄冥宮至少派出了一位以上的人為蛇王辦事。
玄冥宮的狠戾妳也不是不曉得,而且,依他們的習慣,我想,他們定也是找了一些江湖上專門的僱傭護衛或殺手……
就目前為止所得到的情報看來……他們會到此地聚集恐怕不是為了蛇王,甚至,蛇王能一統這片沙漠,背後很可能都是廉貞在操控,其目的就只是為了在此做一個不曉得什麼用途的巫陣。」

修苒眨巴了下眼睛,嘴角勾了起來,配上她那無邪的面孔與讓人充滿遐想的身段,就如一隻誤入叢林的無害白兔般,教狼群想將之叼回窩裡飽餐一頓,可誰人能想到她年紀輕輕其實已在江湖上幫著那無雙總盟主理事多年。

她的這形容亦是讓夜承影也忍不住想去摸摸她的頭頂愛憐一番。

修苒乖巧地向夜承影行了個禮道:「藥師,縱橫來瞧,我們三人之中,以修苒的功力最高,再者,主子將您托給修苒,修苒定是要助藥師您完成您想要做的事,況且,藥師也曉得修苒的功力如何,修苒實在是很久沒有這樣的機會練練手了,藥師不給修苒機會麼?」

說到最後,修苒的話音軟糯,似是在向夜承影撒嬌,弄得夜承影為難地道:「可妳的內傷……」

修苒巧笑倩兮地道:「所以修苒想再與藥師要顆藥來備著。」

夜承影的目光在修苒的臉上轉了很久,她終於從袖袋裡掏出了顆藥丸,「這只能幫助妳支撐一時,且吃下這藥絕不可將內力放超過十成,否則妳身體吃不消,會折壽的。
可以的話,非到不可時再吃吧。」

夜承影說到最後,不禁輕嘆了口氣。

修苒接過了藥,邊將藥收到了暗袋之中邊道:「修苒知道了。藥師儘管放心,修苒一定會幫藥師將這處的敵人都清理掉。」

「妳說什麼?」

「修苒是說一定會保證藥師救人時不會有人進去干擾的。」

夜承影有些狐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先前修苒的話,可這會兒卻也容不得她再浪費時間,她覷了眼蕭鳴鴻,見他在思忖卻未說什麼,便道:「那我們就分頭進行。」

「是,藥師與蕭大夫就多小心了。」

「修姑娘亦是勉力而為。」

夜承影點了點頭道:「蕭兄,我們走吧。」

蕭鳴鴻跟著夜承影趁著這黎明前最後的夜色走到了綠洲旁,她先在二人周身撐起了防禦障壁,再示意蕭鳴鴻協助自己支撐著這個圓形的防禦障壁。

他們靜靜地進入了綠洲,防禦障壁成功地支開了綠洲的水。跟著,他們緩緩地進入綠洲深處,猶如深潭之中的一顆透明氣泡。

修苒見夜承影二人順利進入綠洲,便轉過身,準備去收拾這綠洲周圍暗佈的敵人。

她一轉身,先前那明媚的笑有如曇花一現,被她飛快地收了起來,她抽出靴側的匕首,面上只剩肅殺的氣息。

她將方才收起的藥丸丟入了嘴裡、咽下,身形一閃,展開了清理周遭的行動。

 

蕭鳴鴻與夜承影「乘」著「真氣泡泡」往綠洲的中心底下去,隨著她們愈往下沉,底下因為沙被活水湧出時的力道不停地向上衝,再於不遠處落下而顯得混濁、視線很差。

夜承影小心地操縱著真氣泡泡,來到了活水湧出的綠洲與地下暗河交界的位置,終於看見了藏在那附近的密室。

她能發現那密室,全賴那密室之上有著奇異的景象。

原本只要離了活水湧出的這處,便是一段混濁沙水的區域,可那暗室之上似是有個水旋,水漩之中的水十分清澈,就好像那處有個通天的窺洞,能引得天上的光直接照射進去似的。

也因此,當她讓真氣泡泡靠近那處時,愈靠近便清楚看見了裡頭的情景。

自古以來,身為女子在許多事上總是容易吃虧的,比方體力活、傳宗接代等,輕者被輕視、忽視、恥笑,嚴重的,則是直接付出生命。

尤以在戰事之中或是做為祭品的選擇上,無辜的女子經常被強取豪奪還無處可伸冤。

而坦亞,現在是遭受到最為屈辱的那種,這讓同為女子的夜承影氣憤得熱淚盈眶。

蕭鳴鴻因身高優勢,早夜承影一步看清楚裡頭的情形,眉頭不可避免的地緊緊蹙著。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