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六十一 – 奔騰的怒火

在遠方一處四周都是天險的石牢之中,一名女子在這深夜之中未眠。

她以如同是看著好戲般的神情看著自己右手的手掌掌根。

「嗬……糟老頭不久前才動用了蠱蟲指向來找我,想來應該是在南方遇上妳了……可妳怎麼到現在才嚐到血……是老頭子到現在才搞定妳麼?」

「唔……這可能麼?那段老頭的功力在這中土大陸上是屬拔尖兒的,按說能遇上的對手不多才是……妳的功力那麼差……有可能躲過他?」

女子抬眸,目光幽深地透過石牢裡唯一的一個能見到外面景色的小口子看著外頭的天色。

她的那張臉在黑暗之中雖讓人看不真切,可那輪廓,儼然就是夜承影女子裝扮的容貌。

「嗬……承影……我最親愛的妹妹,老頭子的滋味如何?他的血好喝麼?他可是為了我甘願讓自己成了個藥人呢。
真希望妳嚐到他的滋味之後能理解一些事情,別再與那些愚蠢的人並肩對抗我……」

「哼哼……就算上天安排了妳恰好去到了南方,那又有什麼用呢?妳能阻止大陣的發動麼?
呵,妳恐怕是連那大陣是做什麼用的都不清楚吧。」

「嗬嗬……條件就快齊了……時間就快到了……這天下本來就是能人者居之,若你們都不肯歸順、不肯匍匐在我裙下,你們就都去死吧。」

 

段羽恒先前追著蕭鳴鴻出了營帳,可他還未能走幾步,就被修苒給再次纏住,可二人的過招因為段羽恒心繫著夜承影,所以且戰且走,因此修苒一直未能阻止他的腳步。

當段羽恒能看見夜承影的身影時,夜承影的頭正窩在蕭鳴鴻的肩窩處,唇角處有一抹淡淡的紅。

他半瞇眼眸,順著夜承影的臉側,瞧見了蕭鳴鴻脖頸旁、那個被前襟半遮掩住的咬痕。

段羽恒只是一眼望去而已,那咬痕上的腥紅就讓他十分地惱怒。

那個弱得像個白面書生的人真是貞兒的新歡?

貞兒寧可喝他的血也不願意喝自己的?

這樣的認知讓段羽恒再無法平心靜氣下來,他感受到體內奔騰的怒火愈燒愈旺。

那或許就是名為嫉妒的火燄吧,段羽恒無法判斷那應該是屬於什麼,只曉得自己眼下正大為光火,那火循著奇經八脈在猛烈竄燒,燒得他體無完膚。

而這怒氣在他看見夜承影的小手搭在蕭鳴鴻的手腕上時達到了頂點。

他決定要上前撕了這個能力不怎樣的小面首,讓廉貞好好地瞧瞧,到底是誰的能力要強、到底是誰才能配得上她!

段羽恒帶著濃厚的殺氣向前,他愈走愈快,先前被他召集而來的人紛紛往兩側讓道。

待到他快到蕭鳴鴻的真氣障壁前,他一個運氣、足下一點飛身至半空中,雙掌由雙肩處向前一推,待在這處的一眾就聽聞空氣之中就有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跟著,先前卡在真氣障壁上的東西一下子全叮叮咚咚地落到了地上。

蕭鳴鴻不是沒有看見段羽恒朝自己攻來,可他只是淡淡地看著他,那巍峨挺拔的身形略略調整了個側身的姿勢,就以這樣看似毫不畏懼的姿態對上了滔天般的殺意。

早前夜承影抓住了蕭鳴鴻的手腕,開始自那處提出內力的時候,因為她還抓不準蕭鳴鴻體內是如何平衡各方運轉,因此一下子吸取了他太多的內力,讓蕭鳴鴻差點兒就抱著她的身子跪了下去。

好在夜承影身為藥師,調節這些的能力強悍,她很快配合著蕭鳴鴻的狀況,在他能受得了的範圍輸出他的內力至自己的體內。

這會兒段羽恒殺過來時,蕭鳴鴻體內的氣血及內力循環已平衡過來,只是因他感覺到懷裡的夜承影正飆著滿頭大汗在排毒、連著身上蓋著的衣袍都濕透,再加之他覷了眼夜承影的情況,發現她身上的每一枝金針都在轉個不停,他想她約莫還需要些時間,便打算將此擊硬扛下來。

雖說蕭鳴鴻心裡是如此盤算著的,可硬扛是最不得已的情形。他扭過頭,一瞬不瞬地看著段羽恒,一方面凝起了更為近身的一道真氣障壁外,另一方還做起了真氣箭要暗算來人。

修苒先前被段羽恒甩開,此時才慢了一步跟上來,她一到場就見到蕭鳴鴻被圍攻。

她把匕首收進靴子側邊,提起了內力,一個錯步就飛身至半空,趕往蕭鳴鴻身旁救場。

與此同時,修苒亦在蕭鳴鴻周身做了許多的真氣箭往段羽恒的身上招呼,期望能阻止段羽恒的前進。

段羽恒覺察到許多道向著自己而來的氣流,他雙手的掌根合併,手呈一朵花形朝前左右轉了轉,那處便形成了一道氣旋。

修苒的真氣劍就這樣被那氣旋給一一斬斷、消失,蕭鳴鴻則趁此時以真氣箭攻擊段羽恒的左右兩側。

「哼,雕蟲小技!」

段羽恒的雙手分開,向兩側劃了一下,許多看不見的真氣小氣旋就朝二方飛了出去,那些氣旋除了斬斷了蕭鳴鴻的攻擊外還將那些真氣箭給帶了出去,有些段羽恒的手下因為防備不及,就被那些小氣旋及未化為虛無的真氣箭給割得滿身是傷。

修苒輕易地躲過了那些氣旋,一掌用力地打在了段羽恒的肩頭上,再一個回力,就站在蕭鳴鴻新製的真氣障壁之上。

段羽恒被修苒出奇不意的一掌打到,身形因而偏了一下,可他立即就修正了自己,穩穩地落了地。

修苒瞧了底下的夜承影一眼,默默地加固了蕭鳴鴻新建的那道真氣障壁,看著前面下方因自己的阻止而停下來的段羽恒。

二人目光交會,一熱一冷。

段羽恒經過先前與修苒的過招曉得眼前這女子的能耐不容小覷,除了她的武藝之外,就她方才能同時以真氣箭攻擊自己的前面與兩側一事,這小娃娃就值得自己用心去對付。

再加上她如此明顯地護著那個面首,他既然是氣得無處發洩,當然要先拿她開刀。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