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五十六 – 一個大陣

「好吧,算你有理。」

「妳也真是算得很準,我收到妳的信,帶人過來這處沒多久,就找到了妳說可以扶植的人。

雖說那個傑克在根本上就是個草包,如不是我們幫他一統沙漠,他怎麼可能稱王呢。

不過也因為這樣,他也是個好操弄的,我們說什麼、他便聽什麼,不大有自己的想法。

當幻影在他耳邊說要選妃的時候,他想也不想就欣然答應,這樣的結果比我們預期的還要好。

瞧瞧,現在根本就不需要我們去抓人進來,我們只是拋出個副手之位,底下的那些人為了討好蛇王,自己分隊競爭,送了很多人進來。」

段羽恒愈說愈自豪,他雙眸發亮地看著夜承影,夜承影只覺得他的身後似是有條狗尾巴,正不停地左右搖晃著。

她略想了想,誇段羽恒道:「嗯……這事辦得不錯。」

段羽恒驕傲道:「這是當然的,也不想想妳夫君是誰!」

夜承影忍住翻白眼的衝動問道:「那現在佈置都到位了麼?還有缺什麼嗎?」

段羽恒擺了擺手,「先前有,不過現在不缺了。」

「哦?此話怎講?」

段羽恒轉了轉眼珠子,「貞兒妳今晚真的是很奇怪耶……」

夜承影心下一驚,面上卻不動聲色地道:「怎麼說?」

「不是因為大陣就只缺了寧芙來啟陣,所以妳把寧芙帶來的麼?
怎麼這會兒問我缺了什麼?」

段羽恒的話,讓夜承影的心中瞬間掀起了濤天大浪。

一個須要以寧芙來啟動的大陣?

這處竟有一個這樣的大陣?

那會是一個怎樣的陣?又會帶給這中土大陸什麼樣的影響?

這陣是夜承光早早就讓人過來準備、佈置的?

段羽恒見夜承影有些失神,他開始扯自己身上的袍子。

待夜承影回過神來時,段羽恒已是將她推倒在了軟榻上,並結結實實地抱住了她想與她親近,她急著推搡著段羽恒的胸口,可他那如城牆般堅實的胸膛卻始終無法被夜承影給撼動幾分。

「貞兒,正經事都說完了,我們該休息了……」

「寧、寧芙呢?方才你把我帶回來,那寧芙呢?」

「嗬嗬,不用擔心啦,幻影已經把她帶走,去做儀式前的準備了。」

「可、可、可……」

夜承影活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被一個男子如此對待,她急著想找話阻止對方,開口卻說不出個什麼來。

更糟的是,她發現自己的身體開始有些不對勁,那很可能因為自己先前不曉得吸了多少的薰香、又或者那薰香裡頭被夜承光摻了什麼讓藥力更強悍的東西。

她怎麼就忘了夜承光有多麼喜歡鼓搗那些讓人不易察覺的有的沒的,好讓自己能更愉悅、能吸收更多精氣維持自己的美貌或是操縱這些愛慕者呢……

夜承影還在想辦法脫身,卻聞壓在上方的人說道:「貞兒放心,有幻影他們在,儀式一定不會有問題的,我們早些安寢吧……
來,為夫知道妳最喜歡在開心的時候咬我的肩頭喝血了,為夫這處也洗乾淨了,不會有什麼難喝的味道被攙到血裡頭……」

「不、段羽恒,放開我!」

「你不是最聽我的話麼!我讓你放開我!」

「段羽恒——不要!」

 

坦亞被幻影的手下扛著,一路扛到了綠洲的邊緣、連續七棵棕櫚樹的附近。

他們停步在那七棵棕櫚樹中間的第四棵位置前,幻影伸出了手,在樹上敲了敲暗號。

不一會兒,地面上的沙子就像是有看不見的東西從中將沙給分隔開來,出現了一個鋪著石板的地道。

幻影走在前頭,一行人往地道裡走了進去。

那地道在開初僅能容納一人那麼寬,待一階階地向下、到了地下深處時,那四面及下方的沙以及上方的水,皆是被一層看不見的東西給隔開,形成了一個密閉、完整的空間。

空間裡的地面上有一片薄薄的、約莫二張寢榻那麼大的白玉石,那白玉石上有著一個血紅色、看似複雜陣形的陣紋。

除了那白玉石,這空間裡還有許多身穿黑衣、戴著半張面具的人,守在這空間的四個角落裡。

幻影一行走到了白玉石前,坦亞就被丟到了那塊石頭上,還不待她屈起被摔得疼痛的身子,她的雙手雙腳就被人捉住。

「將她的手釘在那處的圖上。」幻影冷聲指揮著,「腳釘在那處,對,就是要合在那處的圖上!釘子的方向可別錯位了阿!」

幻影的話音方落,空間裡便傳來坦亞痛苦的悶哼聲。

那聲音讓聞者無不動容、跟著都會覺得身上某處疼了起來那般,再加上美人兒嬌弱疼痛的形容,讓見者無不心軟,想去幫她遠離那些苦痛。可這處的人,卻是個個面不改色,依舊木著一張臉,分毫的動容也沒有。

待四個手下將釘子都給釘好,幻影單膝跪在了呈大字形的坦亞身側,坦亞疼得氣若游絲,可當幻影近身時,她還是看著他道:「你們到底是誰、想做什麼?這處為何會藏了這麼一個大陣……?」

幻影勾起了一抹邪笑,一手將她胸前的衣襟扯破後,將手掌懸在了坦亞膻中穴的上空,聚精會神地唸起了什麼。

坦亞見狀,已知曉了對方要將藏在自己體內的巫女本陣給喚出來,她不停地扭動身體掙扎,大喊著不要。

將坦亞扛過來的人在一旁笑道:「寧芙,能為姑姑獻出妳所有的巫力是妳的榮幸,妳儘量掙扎,才不枉我們為妳解了部份的四面楚歌,哈哈!」

坦亞聞言,大致上明白了他們的企圖。

她方才被人摔到白玉石上時曾粗略地瞥見了白玉石上的陣紋,雖說那時見到陣紋上的紋路有缺,可經年研究學習及碰觸各種巫陣的她一眼就知曉這個陣紋非同一般,極可能是個會在這中土大陸引起個什麼大災難的大陣。

這也難怪幻影會與蛇王約定,若有人送寧芙進來,寧芙要歸他所有。

因為,想要啟動如此大陣,需要一個擁有深厚巫力的人做為祭品,而這巫力須要有多深厚麼……以這陣的規模來看,祭品至少是具有寧芙資格的人。

可真正要能啟動這樣的一個大陣,不光是有足夠的巫力就能成事,同時還需要其他的東西做為輔助。

換言之,他們要啟動這陣,要的恐怕不止是她身上所有的巫力而已,他們一定會強迫她這個祭品獻出自己所有的一切。

坦亞眨了眨泛酸的眼眸。

自己先前的占卜果然是十分之準,她被叛徒送進到了這兒來,是無法安然離開這處了……

 

──

作者君有話說:

「天耀王朝那些年」其實是2017年六月開始構思動筆的,在同年底開始在網路上連載……因為一些原因,後來在2018年四月重新開始於雲起書院連載……

若從去年四月算來,這一連載也是有一年多的時間了。

這部作品是作者君的第一部作品,沒想到連載到現在竟也能寫了有一百萬字,實屬作者君的意外。

感謝小伙伴、書友們的支持鼓勵,讓作者君有機會在此說故事。

書從現在到完結大約還有三分之一左右的內容吧……就讓咱們繼續攜手,一起走到結局~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