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七十一 – 修羅化

那二排牙齒,上下加總起來,統共四隻的犬齒已然變長,要說那些是獠牙,已是不為過。

夜承影急急地再往坦亞的頭上看,果然額角向頭頂的延伸處,左右各有一隻似牛的犄角正在冒出頭來。

夜承影看見坦亞變成了這個樣子,她的胸口疼痛萬分,覺得裡頭正跳著的那顆心都要碎了。

她的手握住了坦亞的手臂,激動地搖頭喊道:「坦亞,我來了、我來幫你了!妳別再繼續下去了好麼!再這樣下去,妳會變成修羅的!」

夜承影邊說,邊粗魯地將自己身上的外袍脫下來,就在她將外袍蓋在坦亞的身上時,餘光裡,她看見又有藥人靠過來要欺身到坦亞的身上,她氣得將那藥人一腳踢得老遠,覺得再繼續這樣不行,她轉著眼珠子朝四周看,一方面是在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另一方面是在找尋停止坦亞繼續修羅化的方法。

 

在夜承影眼中只有坦亞的時候,她的身後,是蕭鳴鴻用雙手在為夜承影殺敵擋擊。

彼時,蕭鳴鴻從天花上跳下來前,他先是以猛烈的真氣箭攻擊清場他要落地的那處,接著,右手從地上撿拾起了一把劍,再配合左手從靴側裡拿出的一柄匕首,面對敵人們。

蕭鳴鴻內力的程度與現場幾個守衛對戰之後就暴露出來,相較於下來前撒了什麼藥粉的夜承影來說,那些守衛當然是柿子挑軟的來吃。

這種情況對蕭鳴鴻來說是喜憂參半。

他喜的是敵人們的注意力全放在自己身上,如此就不會有人去找夜承影的麻煩。

可他憂的是即便他自幼跟著族中的強者修習武藝,因著內力的關係,在與有著深厚內力的對手正面對上的時候,他的那些刁鑽招式是能造成敵人的極大困擾,可論力道,收效卻是事倍功半,因為如此,平時不大使用武器的他才會去選擇那些開了鋒的刀劍以彌補他的那個短處。

至於敵方對蕭鳴鴻使出的招式,蕭鳴鴻是能閃則閃,真躲不過的,他只好正面接下,若不巧遇上帶著強勁內力的招式,他只好儘量把那內力的方向引開,又或是以真氣幫忙抵擋掉一部份。

眼下對蕭鳴鴻最有利的,就是敵方看低他又誤以為他未持有真氣一事。

事實上,他的真氣能力在南下的這段短短時間裡琢磨出了不少心得,因此,這些看不起他的對手就這樣在與他對戰時以身試箭,真氣障壁或是護體罡氣被捅破了也不曉得那些暗箭到底是從何處而來。

蕭鳴鴻應對著敵方的同時,他盡力控制戰場在夜承影的附近,以免萬一夜承影被人偷襲,他會趕不及保護她。另一方面,他還得片刻不落地注意著夜承影的動向以及小心別傷到那些個藥人。

他打著打著,注意到有一些看起來神識較為清醒的藥人會想要往密室的某個方向去,只可惜他們常常還未走幾步就被人給丟回到了坦亞的附近。

蕭鳴鴻很想往那處去探,可每每他想引得戰場朝那方向延伸,便會遭受到更為猛烈的攻擊。

一個掌風又向著蕭鳴鴻的門面襲來,蕭鳴鴻一個左閃,就見先前一直站在守衛們後面偷放內力及真氣襲擊的人,倏地從圍著自己的守衛們後方跳進了戰圈裡。

這人在守衛之中看起來像是具有較高身份的人,他聽聞到幾個守衛在他跳出來的時候稱呼他一聲大哥。

那位大哥一進戰圈便是以連續的掌擊向著蕭鳴鴻進攻,蕭鳴鴻努力地往左右上下閃躲。

那大哥就像在玩弄著蕭鳴鴻似的,專貼著蕭鳴鴻的身子出手,可蕭鳴鴻心知肚明,那人可是正一掌、一掌地削去他緊貼著身子的真氣防禦障壁。

蕭鳴鴻試圖要朝著對方還手,可那位大哥亦是在周身緊緊佈了一層真氣做成的防禦障壁,因而他雖能將刀刃送到那人身上,可內力不足,無法一次就切開防禦障壁、在對方身上畫出個口子來。

忽地,一個破風聲靠近了蕭鳴鴻,他第一個反應是拿著那一長一短的武器相交,護在自己心臟前的位置,亦試著在背後重新凝了厚厚的真氣層。

「大哥」見狀怎可能讓他如願,好不容易削掉了蕭鳴鴻大部份的防禦障壁,當然要一擊斃命才行。他暗示了蕭鳴鴻身周的人配合自己朝蕭鳴鴻的背後猛攻。

就這樣,在同一時間有好幾把武器以劈、砍、刺或撩的方式對著蕭鳴鴻的背上去,那位大哥卻在此時暗中將真氣箭調轉了個方向。

蕭鳴鴻只覺得那真氣箭忽然離自己遠了,可背後的那些、已砍在了真氣層之上的武器,他卻也不能不管。

他調動了十數隻的真氣箭由四面八方往大哥的方向引開他的注意,在大哥忙著應付真氣箭的攻擊時,他轉身向背後的那些人反擊,偏生那位大哥見他轉身,抓緊了這時機把真氣箭給加了粗,朝蕭鳴鴻的背後而去。

蕭鳴鴻在如此忙到無以復加的境地裡還是聽見了夜承影對著坦亞那撕心裂肺的吶喊,可此時他感覺到背後受人攻擊,無法立刻趕過去夜承影的身邊。

大哥的真氣箭與蕭鳴鴻背後的真氣層就這樣相撞,迸發出耀眼的銀色光芒。

這光芒一直持續到受真氣箭攻擊的那處真氣層被整個抵消掉時才結束。

這眩目的真氣相撞說時長、其實短,那時間短到蕭鳴鴻還不及用太極的方式接下那一箭,真氣層已是被那枝真氣箭給穿透。

蕭鳴鴻雖勉力調集了內力應急地在那處加強護體罡氣,卻還是無法完全頂住那枝真氣箭。

他咬著牙,知道真氣箭已刺穿了自己的皮肉,血滴落在了密室的地面上。

 

密室那頭的夜承影在冷靜下來之後,第一時間便是注意到了那四顆上了陣紋、釘住坦亞手腳的釘子。

她正要去拔那顆離自己最近的釘子時,先前沒有反應的坦亞,眸子裡的眼珠子轉了動也聚了焦,她虛弱地道:「藥……師……」

夜承影在周遭如此嘈雜的情況下還是聽見了坦亞的聲音,隨著坦亞的輕喚,她低下了頭。

她垂眸時,先入眼見到的,是坦亞原本正在長出的角,看似停止了繼續長大,她欣慰地看向坦亞的雙眸道:「坦亞,我一定救妳的!再堅持一下好麼!」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