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 – 有本事歡迎來挑戰

赫連宸被御王府的侍衛引至書房,雲頎隨即為他奉上了茶。

他在書房轉著茶盞等待了好一段時間才等到昊天嶺進來。

赫連宸身為來訪的客人,他首先起身向昊天嶺拱了拱手,「御王。」

「皇太子。」昊天嶺也回了禮,「請坐。」

待二人都落座,昊天嶺隨手從一旁的案几架上拿了個鋪有一塊絹布的木盒放在書案上,他從袖袋中抽出一支玉簪,把那玉簪子向著赫連宸那方位晃了晃,才放置於那木盒之中,再將那木盒往赫連宸的方向推了推。

「皇太子今日是來取回這支簪子的吧?」

赫連宸勾了勾唇道:「御王是在同孤說玩笑話?」

昊天嶺冷漠地回道:「皇太子今日不為收回這玉簪,還能為何而來呢?」

「嗬!你當孤好唬弄?
上回孤也說過了,靈兒在收簪之時根本是個未曾婚配過的處子,即便現在她懷有了身孕,她依然是孤未過門的側妃。」

一旁的雲頎是頭一回聽聞赫連宸與自家主子面對面說到定情簪之事,不由得就想起了那簪上令人覺得可惡的詛咒——受簪者若不在一年內嫁予贈簪者又或是嫁於他人便會被化為一灘血水而死。

他想這命運的安排竟是如此……難測好壞……

這夏立國的夏文嫣讓靈兒與自家主子的誤會之深,還讓靈兒丫頭氣得離開王府,可若是未有夏文嫣阻了王爺及丫頭的婚事,那麼,那日順利大婚後,丫頭也不會在人世了……

縱然那丫頭現在的狀況也不見得是好到哪兒去,可無論如何也強過不在人世。

只要人有一口氣在,對王爺來說總是有個希望、有個寄託的。

就在雲頎感歎事情有時無法以當下結果判別好壞對錯的時候,昊天嶺的聲音又響了起來:「那皇太子想如何?」

「上回孤是不想阻你救她性命,才讓了道,如今她只是需要調養,孤當然是要帶她走。」赫連宸輕笑了一聲,「她是孤的側妃,本就該同孤回赫連去。
說到這兒,救她耗了御王不少藥材吧,孤準備了不少上好的藥材讓御王能回補藥庫的缺乏,就算是感謝御王救了孤側妃的一命。」

昊天嶺沉聲道:「她身懷本王的骨肉,你認為本王會將她交給你?」

「那麼她在你的身邊你能給她什麼?
王妃之位?
嗬,只要孤一日不寫休書,你無論如何是無法給她一個名份的,並且,她收了簪也近有半年了,依宗廟那處所言,倘若她不能在接下來的半年內有個正式儀式嫁予孤,她必死。」

「是麼?」昊天嶺的聲音因忿怒而更顯得冰冷,「本王倒是要看看她不嫁予你到底會不會死。」

赫連宸手上轉著茶盞,漫不經心地偏著頭看向了昊天嶺道:「且看這幾月以來,她跟著你的下場是什麼?
孤只知道女子從來都是需要被保護,捧在掌心裡的,可你呢?
你用你的權勢逼她就範,讓她上戰場、讓她被楚秀成奪了處子之身、在有身孕的情況下還讓她被人抓去?
還是說你根本就是故意讓她被人抓去的?因為她肚子裡的賤種其實是楚秀成的,可你還是得要作作樣子以掩飾什麼,所以對她得看起來是用情至深?」

昊天嶺嘴角勾了起來,「嗬,瞧你的說詞,你對她並不瞭解也不喜歡,甚至輕視她吧,那為何你要執著於她呢?」

赫連宸似乎是聽見什麼笑話似地冷笑了幾聲道:「嗬嗬!孤有說過喜歡她嗎?
孤有可能喜歡她?
呵呵,孤承認一開始的時候確實是覺得她是個有趣的女孩,讓人想納入羽翼之下好好地調教調教,可眼下她不愛惜自己的羽毛成了個殘花敗柳,孤不僅不計較,還如國書上所說的那般將她帶回去給她個像樣的婚禮已是莫大的恩情了,你還能奢望孤喜歡她、待她好?
沒想到御王原來是個如此天真之人。」

「既然皇太子都認為她犯了七出,皇太子何不乾脆休書一封放了她?也不用再見到她扎了眼。」

「哼哈哈哈!現在全天下都知道孤要聘她為側妃,可她不識抬舉與其他男人苟合又暗結珠胎,如此辱沒了孤、讓孤成了個笑話,孤怎能不好好地回報?」

赫連宸睨著昊天嶺又道:「再者,御王你對她似乎不是玩玩而已,孤還聽聞北原十四王子也要她,如此佳人,孤怎能輕易就放過,再怎麼說,都是應該好好地將她自頭至尾研究個徹底才是。」

昊天嶺壓下怒火淡淡地道:「說到底還是皇太子面子掛不住腦羞成怒了……嗬……又或是皇太子只是為了那句江湖上沒什麼根據的傳言,所以想強要她在身側。」

「嘖嘖,孤還未與御王就她被奪去清白之事究責……」

昊天嶺覷了眼欲蓋彌彰的赫連宸,垂眸轉了轉拇指上的扳指,打斷了赫連宸道:「且不論你信或者不信,靈兒確實是個好姑娘,她十分自律自愛,你聽聞的很多只是傳言,本王到底是該為她做些什麼以正視聽,可真要本王說予你聽,於你是毫無意義。
古家之事真相如何本王都很清楚,至於朝堂上的那些,最後會如何決斷,呵……靈兒都是定然不會離開本王,本王也不可能放她走。
有本事你來搶,本王奉陪到底。」

話說完時,昊天嶺已是在嘴角噙了一縷邪笑,那笑中帶著的自信看在赫連宸的眸中十分地刺眼,他道:「如此御王是不打算將人給交出來了。」

「還望皇太子考慮放過她。」昊天嶺淡然道。

赫連宸冷哼了聲,道:「先前是已收定親信物的德安郡主失蹤了,眼下她既然已回到了都城裡,也該是天耀履行和親盟約的時候了。」

話落,赫連宸甩了袖子,憤憤離去。

昊天嶺拿起了茶盞抿了口茶水,雲頎正打算開口,他們倆又聞有侍衛前來的腳步聲。

「殿下,夏立國五皇子來訪。」

「讓他進來。」

「是。」

翩翩少年隨著引路的侍衛進到書房便立時行了個大禮:「夏立國五皇子夏文淵拜見御王。」

昊天嶺轉了轉手上的茶盞,目光看向了站在書案前的少年抬了抬手,他淡淡道:「五皇子今日來有事?」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