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 – 淚珠盈睫

一處佈置得十分雅緻樸實的屋子裡,榻上有一名正躺著的女子。

女子看來僅是碧玉年華,可容貌卻已是長開。

她的膚如凝脂、領如蝤蠐、丹唇外朗、螓首蛾眉。此刻的她雖是閉著雙眸,無法令人知曉其眼神靈動否,可還是能看出她貌似天仙,是個傾國傾城的美人兒。

這美人兒這會兒不曉得是不是夢見了什麼,她那雙柳眉輕蹙了起來,閉著的眼眸雖未睜開,淚珠卻是盈了睫。

待一旁侍候的侍女發現時,那淚珠已然大得不堪負重,依著她的輪廓滑落,只餘淡淡淚痕。

「娘娘……?您醒了?」侍女拿著錦帕為她輕輕擦去了淚痕輕聲問道。

侍女等了好一會兒都未聞榻上女子的回應,她略帶困惑地看向了身旁另一位較為年長的侍女。

那位被看的侍女看來威嚴些,從身上的衣飾看起來,若在宮裡頭任職,身份很可能會是個女官一類的人。

面帶威嚴的侍女上前確認了好一會兒,在確認榻上的人並未真正醒來,她想了一想到這兒來時,被叮囑過的話後喃喃道:「娘娘是還未醒來,也還未到娘娘該醒來的時候……只是娘娘會如此睡不安穩……還是到這兒後的頭一回……不曉得娘娘會不會因為這個緣故就提早醒來……」

她向著另一旁的侍女道:「巧兒,去讓下面的人發個信兒給陛下回報這件事,看看陛下要如何處理。
唔……也同時通知皇太子殿下吧,再一月就要過年了,陛下可能沒辦法過來……若娘娘真提早醒來,殿下在的話也好有個應對。」

「那要通知帝姬殿下嗎?」

「那也好,畢竟這兒離皇城也要近一月的路程,萬一陛下與皇太子殿下趕不及過來,帝姬殿下能先來也是好的。」

「是。」

「把百靈鳥拿過來為娘娘唱首歌吧……希望娘娘聽了能睡得好些。」

「是。」

另一頭、遠方一處四周都是天險的石牢,在此時就不如雅緻樸實那處的屋子充滿寧靜祥和之感。

在那處,不用走近到石牢,老遠的便已能聽聞一個女子顛狂的笑聲。

「哈哈哈!寧芙就是寧芙,果然是個寧折不彎的!
可是,妳以為我單單只是要妳成為修羅麼?哈哈哈!
哎呀,妳成了修羅也好,還是要燃盡全身巫力、以巫女本陣召喚幽冥之火洗滌那處的污穢也罷,終究也只是我手中的一隻棋子罷了。
妳瞧瞧,妳這一死,可就祭了我四十九個巫陣呢!這麼強的能力,還真是打著燈籠都無處尋呢!偏生這回就是讓我給遇上了,果然連老天都是站在我這邊的!
你們這些老頭老嫗可曾想到你們讓昊天嶺去將巫陣給破壞,可他壞的只是表面的陣,底下真正的陣可未曾被動過一分一毫呢。
不曉得等你們發現這問題的時候,來得及麼?
好妹妹呀,妳比他們更懂我,妳能想得到麼?
條件就快要齊了呢……哈哈哈!」

在另一個暗無天日的地牢內,一名虛弱、瘦得有些脫形的女子在這個時間似是感覺到了什麼,她擰著眉、捧著心喃喃道:「怎麼回事?坦亞……她怎麼會這麼突然就死了……?還以這樣堅決的方式……」

女子低頭哀傷了好一會兒,面上忽地出現了驚愕的表情,那表情又隨即轉為欣慰,跟著雙眸裡閃動著瑩光,她難忍激動地喃喃道:「大人……巫女大人,您終於是現身了……」

一間如學堂般的廳堂裡,幾名童子分道席地而坐,那道至底能見到一名老者盤著腿坐在席上對著一只懸浮在半空的剔透水晶球。

他的雙手在水晶球的二側,似捧卻未捧。他的眼神似是專注地看著那顆水晶球,可那雙眼眸裡並沒有瞳仁,有的只是一雙白眼。

老者驀地蹙緊了眉,再一會兒嘴角流出了鮮血,與此同時,那剔透的水晶球中心出現了似是白霧狀的東西。

再不一會兒,水晶球中心的白霧擴散至整顆球,讓原本剔透無瑕的水晶球現在看起來像是一顆玉石。

老者的眉頭因著這水晶球的變化愈擰愈深,到最後水晶球陡地從中心碎成了許多如刺的碎片四射開來。

還好那名老者的動作很快,他在那些碎片還未真四散開來,雙手在水晶球的周圍轉了一圈,那些碎片就被真氣給包圍了起來,最後全落在了真氣球的底部。

老者隨意將真氣球放置一旁、猛地站了起來,走到廳內與廊下交界處,他順手將下垂碰至頭頂的上方竹簾往上推了推,站在那處看著外頭。

「師父?」

老者擰眉凝望著天空,面色嚴肅冷峻,童子們中的一人也只是道了一句師父後就不敢再言,紛紛站到了老者的身側,依樣畫葫蘆地看著外頭,並不解師父因何沉凝。

一名白衣、廣袖上及身上不少處綴有靛青色飾帶的少年從廊下的彼方快步走來,他在老者身前附近停下腳步:「師父……」

「你也感應到了?」

少年低下頭道:「是。」

「嶺兒有回報什麼嗎?」

「您是說那些巫陣麼?依宇極碧影前幾日定期回報上虛無飄緲的內容,關於廉貞佈下的那些巫陣,嶺兒已經破了九個了,最近他才回到皇城,還未再出去破陣……目前還有四十處待他去破。」

老者默了默:「晴明……為師的並不是否定嶺兒的努力,可你方才也感應到了……這說明了什麼,你曉得麼?」

話說到末尾,老者的眼神看在身前不遠的白衣少年面上。

晴明蹙了蹙眉,他眨了眨眼後道:「這……恐怕是……不如我們所以為的……嶺兒破的那些陣很可能只是個幌子,真正的巫陣恐怕是在別處。」

「對……如果不是如此,怎會突然會閃現了一股巨大的巫力被四十九個巫陣給吞了……

最近那幾個監控時空的老頭有消息嗎?」

「好像有穩定些了,聽說最近沒有再看到有新的裂縫了。」

「是麼?那找到補洞、穩定之法了嗎?」

「還未聽說……」

「廉貞這個麻煩……不曉得到底是在搞些什麼鬼……可天命……」老者嘆了口氣,「去,去把嶺兒先前送來的巫陣分佈圖再拿來我瞧瞧。」

「是。」

「等等……晴明,你順道發個信兒下去,讓嶺兒再重新去查查那些陣。」

「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