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四十二 – 執念

夏文嫣閉了閉眼睛,隔著佐文向昊天嶺道:「天嶺,你真的不與本宮走?」

她語氣軟糯,隱隱帶著一絲祈求意味,可昊天嶺並不動容,他字字鏗鏘地道:「不、可、能!」

「你就那麼愛夏文瑀?」夏文嫣抿了抿唇,眸中帶著不捨的情愫,聲線哀怨婉轉地道:「本宮同夏文瑀長得一般無二,能力與權力可是比夏文瑀強上不知多少,否則本宮這麼多年來也不可能為你做了這麼多……」

昊天嶺冷冷地看著夏文嫣道:「收起妳那不成熟的魅惑術吧,妳那點兒小把戲或許能迷惑妳們夏立影衛及五皇子,卻是無法迷惑元谷藥師與本王。」

他冷笑著續道:「妳同小雨生得確實是很像,可小雨經過了磨難卻未滅了本心與良知,可妳呢?
本王曾經是就妳這身皮囊再加之可憐妳打自苗子就被養歪而想放妳一馬,可惜妳在本王多次提點之下,仍是不認為自己的所做所為是天理難容。
妳對廉貞在這中土大陸上所施的暴行不僅不以徒兒的身份勸誡,反倒是想方設法地助紂為虐。
並且,與本王有切身相關的前後王妃都履履為妳所加害,妳說,於公於私,本王該如何與妳算這些帳呢?」

「呵呵,所以你就設了局讓本宮跳?」

「本王從未對妳設下什麼局,一切都是妳自己去惹來的,正所謂不作死就不會死,本王只是遵循著天道,盡力安排,好將一切導回正途上罷了。」

「哈哈哈,你不需要說那什麼冠冕堂皇的話,天下從來沒有公平與正義,一切都是要靠自己去爭取……本宮不明白這有什麼錯的!」

夏文嫣說到此,看起來已是有些癲狂,她又哭又笑地道:「姑姑辛苦將本宮拉扯大,又送本宮回到皇宮,母妃初初見到本宮時,對於能將本宮尋回一事十分欣慰,可之後,她便不太搭理本宮,總是惦念著未被找回的夏文瑀。
本宮再如何努力想承歡她的膝下,做她喜歡做的事、念她喜歡念的書,她卻每日吃齋念佛,為的就是希望隔日能見到夏文瑀的消息……
為什麼她就不能多看看已回來的本宮呢?
父皇每次見本宮的時候,嘴上說著溫柔的話語,本宮卻總能發現他是透過本宮在看著不曉得在哪裡的夏文瑀。
我倆自出生便是雙生子,我們長得極像,聽說像到只有母妃才能辨別出我們誰是誰,那到底本宮是哪裡比不上夏文瑀?為何所有的人都要念著夏文瑀呢?
既然這些所謂的親人都是如此,那本宮自己創造一群以本宮為中心的親人有什麼不對?
本宮只要用了蠱,這些人就會切切實實地聽本宮說話,再也不會在看著本宮時透過本宮去想念另一個人,這樣有多好!
這樣才是一家人呀!」

元谷藥師在一旁搖了搖頭:「妳真是瘋了。」

「嗬……本宮怎麼瘋了?
本宮用自己的辦法去得到想要的東西有什麼不對?
當本宮在外頭受苦的時候,他們為本宮做了什麼?
待本宮回了宮,為什麼他們不能都只看著本宮?
姑姑雖然自本宮幼時就對本宮十分嚴厲,可她說,想要什麼,就要用盡手段去得到才不會後悔的這話,本宮覺得很對。
當本宮用了蠱毒控制他們,他們就全都圍著本宮轉,那樣的日子很舒心,他們本來就該是圍著本宮轉才是。」

「皇姊,妳就是因為這樣給我們下蠱、下毒?」夏文淵無法置信地道:「母妃的病一直不會好也是因為妳給她下毒?」

「哼,母妃那樣偏坦夏文瑀,若不是本宮念及希望一家人能在一起,她早就已經死了,不會還瘦骨嶙峋地躺在那兒。」

「皇姊……沒想到妳竟然……」

「閉嘴!從小就被寵愛的你知道些什麼!你又如何能懂本宮!」夏文嫣笑得淒楚。

「皇姊……本宮……」

夏文嫣陡地對著夏文淵嫣然一笑道:「文淵……本宮知道你是本宮的好弟弟……呵……」

被黑衣男子護在身後的夏文淵猝然一個轉身,舉起了手就往昊天嶺的脖子撲了過去,黑衣男子與昊天承見狀要去阻止已是來不及。

昊天嶺反應倒是快,他的手往前一伸,在夏文淵的雙手外側繞了繞,他的廣袖就把夏文淵的手纏住,他再用力一拉,夏文淵就被他給控制住。

元谷藥師只一眼,就曉得夏文淵是被蠱給控制了,他往夏文淵附近一靠,夏文淵的眼神立即恢復成清明的樣子。

佐文在夏文淵攻擊昊天嶺時便知曉這是夏文嫣所製造出來的一個逃命機會,他右手毫不猶豫地往自己的胸前一抓。

那前襟的衣料不堪他手力道的拉扯,隨即破了一大塊,在那處露出了塊外緣刻了複雜圖騰、形狀如面手鏡的銅牌。

佐文用力將銅牌從脖頸上扯了下來,嘴上喃喃念著什麼。

那面銅牌隨著他的喃喃出現了火花,那火花先是在銅牌中心呈圓形環繞,接著那圓形逐漸擴大。

當圓大到銅牌那麼大的時候,佐文旋身將銅牌往夏文嫣身前的地上扔。

噹——地一聲,銅牌落地消失,那火花卻未消失,原本銅牌大的圓,成了一人那麼高,圓的後方並非是這屋子裡的哪一角,明顯能見是另一個地點。

佐文急道:「主子,快走!」

「你呢?」夏文嫣看了眼窗戶,咬了咬唇。

「佐文只能侍奉您到這兒了。」

話落,佐文不管夏文嫣的意願,直接朝她用力一推,她被推往火花圍繞而生成的圓裡去。

夏文嫣尖叫了一聲:「佐文!」

她一腳踏進那「圓」,就感覺到圓裡有一股力量把她往裡頭拖,她不甘心就這樣離開,尖聲叫喊道:「天嶺,不論你承不承認你設了局,只要你那寶貝的王妃認定你拿她設局,不曉得她會有什麼想法呢?還會不會愛你愛得死去活來?哈哈哈!本宮祝願你們永遠都有誤會、永生永世都無法和樂地在一起!本宮得不到你,就讓這中土大陸為你我一起陪葬吧!」

當夏文嫣的身影有一半消失在這房裡的時候,昊天承眼疾手快地往她的方向衝去,佐文知道背後有人來,倏地回身阻止,兩人立刻戰成了一團,昊天嶺也當機立斷地將纏著夏文淵雙手的袖子割斷,往圓的方向去。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