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四十九 – 夜承影夜探豪華營帳

「哼,羅頓夫你還真是會找機會呢。」

「嗬嗬,看來二位愛卿為本王物色到很不錯的妃子候選人!」

蛇王拿起了橡木做成、杯壁外形有如中年男子渾圓肚皮的杯子輕輕地在椅座側邊的小几上敲了二下,立於一旁、身穿薄紗又掛著面紗的侍女立刻上前將懷裡酒瓶內的酒倒進那橡木杯中。

他待侍女倒好了酒,將木杯一舉起便是大口喝著酒,托瑞討好著道:「陛下,您要不要瞧瞧這寧芙生得是什麼模樣?」

托瑞的聲音落下時,蛇王睨了他一眼,似是不置可否的形容,托瑞壯了壯膽續道:「屬下已經將她安排在側邊的營帳裡頭了……」

「你這是想要偷跑麼?」

托瑞蹙了蹙眉:「屬下,額、屬下並沒有要偷偷跑走的意思呀……屬下只是想,這寧芙的美是名聞整個中土大陸的,可她們幾乎不會到南方來,今兒既然捕獲了一個,或許您會想要瞧瞧,嗬、嗬。」托瑞說到後面,似是怕得罪了蛇王,勉強將話頭結了尾,乾笑了二聲。

羅頓夫聞言,有些擔心。

他不是對自己帶來的人沒信心,就是怕蛇王見過寧芙之後就不辦選妃了,那蛇王這左右手的大位要如何定下來?

就由托瑞一人一張嘴給定下來?

他目光灼灼地看著蛇王,希望蛇王能拒絕托瑞所提。

蛇王坐在王座之上,木杯被放回了小几上,他手指輕輕地撚著下巴處、由鬍鬚編成了二條辮中的其中一條尾端,邪肆地笑道:「好呀。」

「陛下……」

蛇王偏了偏頭,「羅頓夫……怎麼了?怕本王不公?」

「屬下不敢……」

「嗬嗬!」

蛇王站了起來,托瑞也趕緊站了起來,領著蛇王往旁邊的側帳去。

羅頓夫有些犯難,他不曉得自己是不是該現在下到營帳區去把那人給帶來。畢竟那人還未從幻象中出來,若是驚動到了,不曉得會不會忽然就不受控、對蛇王陛下出手……

 

夜承影換了一身行動便利的侍女衣裳、戴上了面紗後,自營帳中出來。

她趁著夜色上到了一棵椰棗樹上,從腰帶上掏了點東西往天空中撒,再以掌風把那些東西吹往四方。

夜承影確認那些東西都散開之後,才開始在樹上往四周瞧,她瞅了一小會兒,身形一動,便是往南方那座又大又豪華的連通營帳方向掠去。

那座連通帳是由一個大主帳加上許多的側帳所組成,其中有些通道隱藏在營帳裡,有些則是在搭營帳時,在帳頂與帳側交界處延伸出了一片大屋簷。

她會選擇往那處去,是因為那處的守衛三步一崗,與其他區域的防衛相差很多,可想而知,那裡不是重要物品放置處,就是重要人物的居所。

至於那人數眾多的守衛嘛……她打心底是未放在心上。

南方尚武的方式畢竟是與北方不同。

北方尚武除了一般的執劍、拿弓等基本的武力之外還有所謂的功夫,而功夫又牽扯到了一般的拳腳或是所謂的內力、真氣能力。

真懂武的人都崇尚內力愈深厚、愈強或者真氣能力愈精通者。

可這些在南方,不曉得是這處無人懂功夫還是怎地,南方的武藝只停留在一般的劍術、拿弓等,他們比較在意的是武器、盔甲、盾牌是否精良及「方陣」要如何快速變換陣型以出擊或迎擊。

因此南方武將個人的身手即便再好,有受過暗殺訓練、能擁有像北方高手那般神出鬼沒身手的人是寥寥無幾的極少數,以蛇王這樣剛崛起的人物,以常理來判斷,身邊應該是沒有這樣的人物。

所以夜承影認為,就算蛇王身邊有那樣的能人,數量應該也不會太多,能力也不可能像北方高手來得強悍。

自己的內力雖不及昊天嶺那群「怪物」,可在北方也是懂武之人中所稱的高手,即便真遇上那類的人應該也可以應付的。

既然如此,她當然是毫無顧忌地隻身就往那豪華營帳去。

夜承影在夜色的掩護下,施展連續的輕功。

只是幾個起落,她已不費吹灰之力、從方才看準的無人之地進到了那豪華營帳的圈圍地,還不曾驚動到那些守衛。

她挑了一個裡頭無任何聲息的側帳,伏在那營帳的上頭聽著裡頭的動靜。

夜承影在那處趴了一會兒,看清這處的整個佈局。

她暗暗記下那些守衛的位置後,便要從帳頂的特殊通氣口進營帳裡。可就在她要行動時,忽聞下方的通道裡有動靜。

 

當蛇王與托瑞從大帳裡出來時,在大帳外候著的人趕緊迎上前笑道:「陛下,寧芙就被安置在側帳,屬下為您帶路。」

這帶路人的話音方落,從大帳裡又走出來一位高大的身影,走到了蛇王的後方。

那人面上帶著半邊的漆黑面罩,面罩上有著白色的圖騰,他身穿銀鎧、氣息陰沉,帶路人只一眼就被那人的模樣給嚇得恨不得地下有個洞可以讓他躲起來。

托瑞畢竟是個有見識的,他眉頭只是微微一擰,就道:「沒瞧見陛下正在等麼,還不快帶路。」

「是是!」

很快地,他們來到了安置著寧芙的側帳,帶路人掀起了側帳入口的帳幔,恭敬地道:「陛下,寧芙就在裡頭,只是她不大能動,對您會有些失禮了。」

「她人是睡著的?」

「不是的,我們帶她來的時候,她確實是中了迷魂散在夢裡頭睡著,那藥效在先前已是退得差不多了。

由於我們怕她對陛下不敬,因此就給她下了一種叫『四面楚歌』的藥。

那是北方的一種秘藥,他可以讓常人即便在清醒的情況下,整整一日都無法動彈。如此,即便她心中再不願,陛下想對她如何都可以,而陛下的安全也都能得到保障。」

「這樣呀。」蛇王又撚了撚他下巴上的小辮子,「本王進去瞧瞧。」

蛇王說著便進了側帳,托瑞原想阻止蛇王身後那個冷然的男子,可那男子只是一眼,托瑞便往後一步,讓他也進了側帳裡,自己最後也進了帳。

三人進到了側帳,一眼便能見到軟榻上躺著的人。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