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五十三 – 採沙花子

還不待男子扛著夜承影的身影消失在坦亞的眼前,一張戴著上頭有白色圖騰、黑色半邊面罩的男子面容出現在坦亞的身前、阻礙了她看著夜承影的視線。

他欣賞著坦亞恐懼的眼神,嘴角噙著邪笑彎身靠近她的臉道:「嗬……四面楚歌妳排出得如何了呢?」

坦亞一聽,額上都冒出了汗。

先前夜承影欲幫自己排除四面楚歌、輸入內力時,被置留在自己體內的內力給彈回去後,她怕夜承影之後會為了快點幫自己排出四面楚歌而再次受傷,因此她自己也一直試著運起內力想將四面楚歌排出。

可她試了很多次,完全無法運起內力。

只要她一想凝聚內力,置留在自己體內的那股內力就會將自己甫凝起的內力給衝散,她對此毫無辦法可言。

幻影幽幽地道:「嗬,為俎上肉的感覺很無力吧……呵呵。」

他的手似是疼惜地撫了撫坦亞的臉頰,最後用力地捏了捏,便直起身子道:「帶走!」

 

修苒在椰棗樹上見到了夜承影的暗號後,就帶著蕭鳴鴻來到蛇窩附近一片背風處的沙丘上。

蕭鳴鴻見修苒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瞧著前方的地平線,手卻是往腰帶上摸了摸,似是在確定腰帶上是否還掛著那幾隻墨色琉璃小瓶。

「修苒,我們是來這兒採熱沙花子的?」

「嗯。」

蕭鳴鴻順著她的視線往前望去,前方是除了天空上的點點星光,就是只有一片沙海,哪兒有見到什麼草或花。

他蹙著眉問道:「這處就是夜兄所說的地方?」

「對按藥師所留的暗號,這片沙漠中、沙花聚集最多之處,應該就在這片地兒上。」

「嗯?可是這兒除了沙還是沙,看起來什麼都沒有呀……沙花會是在哪兒呀?」

「噓……你先靜觀其變,等會兒你就曉得了。」

他們倆在那處等了一小會兒,時辰逐漸進入到了子時正。

驀地,蕭鳴鴻發現前方的沙地上有幾個小光點,就像是水面映照出天空上的點點星光那般。

這些星芒逐漸從沙底浮到了沙面上,再一點、一點緩緩地往天空上飄。

那場景就像是一顆顆極小的夜明珠乘風飄上了天,又或是螢火蟲成群地往天空上飛那般壯觀。

蕭鳴鴻身旁的修苒見狀,打開了袖扣,取出了一枚摺疊好的絲帕。

她捏著那枚絲帕的邊緣,將之抖了一抖,那絲帕展了開、成了一大張的帕子。

蕭鳴鴻見那些光點一直往上去,他正要扭頭詢問修苒怎不動身時,見到沙裡有一絲一絲的東西飄了出來,在空中飛舞著。

再一小會兒後,在這無風卻寒冷的沙漠裡,釋出那些光芒與絲絮飄出的沙底似是出現了些騷動,沙子延著一個中心開始旋轉往上飛升,蕭鳴鴻第一個念頭便是:龍捲風?

修苒盯著那風想了想,解下後腰上的幾個墨色小瓶丟給了蕭鳴鴻,拿了塊面巾覆在自己的面上以掩住口鼻。身形一動,她就帶著那一大張絲帕往風沙捲起的漩渦去。

「修苒?」

蕭鳴鴻不疾不徐地接下了修苒丟給自己的小瓶,立時將小瓶收進懷裡,人亦往前想同她一道行動,修苒卻喊道:「蕭大夫,麻煩你拿好瓶子、將瓶塞都打開,在那處等我!」

風沙捲起的漩渦愈漸擴大,開始有異香飄了過來,蕭鳴鴻聞香將目光從修苒在空中的背影挪到那處據說有著沙花的沙地上看去。

那處沙地上的沙因底下有風將沙往上帶,現在已呈一片小凹谷,而原先在凹谷上的沙被風帶走便顯露了底下的東西。

蕭鳴鴻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他看見那處沙地上竟出現了一大片的綠色灌木叢,在那些灌木叢上,有著一朵朵海棠紅色的花瓣、狀似蓮花的花朵兒。

他再提了些內力至雙眸上,便看見那花朵兒的花心有著根根分明的黃色雄蕊,而雄蕊之中兀自站立著如一朵白色鬱金香的雌蕊。

如此特別的花形,他還是第一次瞧見,引得蕭鳴鴻多瞧了幾眼、發現了個端倪。

原來先前從沙底飄出的星芒正是從那長得像白色鬱金香的雌蕊中被吐出來的,而後來的絲絮則是雄蕊所發散出來,雄蕊為了讓絲絮能與星芒交會,便不停地擺動。

那些擺動引發了一股弱風旋,弱風旋讓灌木叢的葉子跟著擺動,最後這些擺動的力道竟能捲起地面上的沙,成了一個漩渦。

蕭鳴鴻好奇這植物為何要如此,便往上瞧了瞧,就瞅見到上了空的那些絲絮趕上了那些星芒,在絲絮觸上了星芒的瞬間,絲絮纏上並開始包裹星芒。

因為目光往空中拉,蕭鳴鴻便看見修苒進了漩渦後正在做的事情。

她雙手拉住絲帕的四個角,在空中不停地撈取那些絲絮與星芒進到絲帕裡。

好一會兒後,修苒將絲帕的口子收起,離開了漩渦,回到了蕭鳴鴻的身邊。

「這絲帕裡頭的東西就是沙花子?」

「嗯……差不多了。」

「差不多了?」

修苒一手握緊了絲帕的口子,另一手在絲帕底部、成了一個袋子的地方用力地搓揉著。

她搓了好一會兒,才小心地在絲帕的口子處開了個小口子。

「蕭大夫,麻煩你把瓶口放在這口子的地方,要接好唷。」

「好。」

修苒小心翼翼地把絲帕內的東西倒進小瓶子裡時,蕭鳴鴻看見一顆顆晶瑩、有如黑珍珠般小小的珠子依序滾進了墨色的小瓶裡。

待到準備好的每個小瓶都裝滿,修苒已是滿頭大汗。

蕭鳴鴻幫忙將瓶口都塞好,把小瓶子還給了修苒。

「謝謝,我們可以回去了。」

二人回到了椰棗樹上時,已是過了二個時辰,可他們離開了這麼久一趟,夜承影卻未在樹上等他們。

「修苒,妳確定夜兄是要我們在這兒集合麼?」

「是的,藥師她做記號用的味兒在這處最濃,我也看見她留的暗號要我們再這兒等。」

「會不會是我們離開太久了,所以她先離開去做別的事了?」

修苒搖了搖頭,「應該不會,藥師也是親自採過沙花子的,她知曉去採那一趟得要耗費多久時間的……」

「暗號在哪兒?我能瞧瞧嗎?」

「這兒。」修苒拉過一支椰棗樹的葉子,指給蕭鳴鴻瞧。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