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五十一 – 寧芙失蹤

「哎,我們先離開這個鬼地方再說吧。」

說話間,夜承影已將坦亞身上都檢查了個遍,她完全沒有受傷,眼下看來只有中了四面楚歌的問題。

她執起了坦亞的手,將醇厚的內力往她的體內送,一邊問道:「妳曉得自己中四面楚歌有多久了?」

還不待坦亞回答,夜承影釋出的內力已是猝不及防地被坦亞體內一股霸道的內力給彈了回來。

夜承影自成了藥師以來還是第一次遇上這種事。

一般來說,受了傷的人能遇上藥師就是希望藥師能趕快救助自己,除非是想死之人,否則怎會蓄著內力不讓藥師們救治呢!

而那些受了傷想自裁之人,從面上也是能看得出來的,她若有出手施救,必定也是會防著對方攻擊自己。

可這會兒坦亞是完完全全沒有要自戕或是陷害自己的意思,夜承影當然也就未設防。

那被反彈回來的內力,比之雙倍還有餘,她的氣血一時逆了轉,忍不住就一口血吐了出來。

「夜郎君,您還好嗎?」坦亞焦急地問道。

夜承影揉了揉自己的胸口,才隨意地擦了唇上的血。

「不礙事,可……是誰將內力放在妳體內以防止有人用內力幫妳排出四面楚歌的?」

「坦亞不曉得……該、該不會是方才那人……」

「誰?」

「方才進來的人中,有一個半臉戴著黑色面罩、叫做幻影的男子,他……他應該是玄冥宮的人……」

「玄冥宮?妳確定嗎?」

「嗯……那人的黑色面罩上有白色似鳥形的圖騰……自坦亞醒來,碰觸到我皮膚的人就只有蛇王及幻影,可我很確定蛇王只是個一般人,而幻影……我無法得知他的內力有多深厚。
他離開前摸了我的臉……許是那時將內力置放進去的,可坦亞竟一無所覺……
再不然,或許是坦亞昏迷的期間有人放了內力在我的身上……」

夜承影略怔了怔,飛快地道:「玄冥宮也參和進來……這可不妙了。四面楚歌就先不管了,我直接帶妳出去吧。」

「勞煩了。」

夜承影正要一把將坦亞給抱起來,通道裡卻是有了動靜。

她擰眉細聽了一小會兒,只聞那腳步是往自己這處而來。

坦亞小聲道:「聽起來是蛇王。」

「呿,原來是個普通人,不管他,我們走吧。」

夜承影帶著坦亞足尖一點,就從原先的通氣口鑽了出來,她環視了一下周遭的情況與自己進帳之前並未變動太多,正想要沿原路回去,底下的人發出氣吼吼的聲音。

「哎呀,我的女神呢?我的女神不見了!」蛇王氣急敗壞地道:「這個幻影的動作怎麼這麼快呀!真可惡!」

蛇王瞇了瞇眼眸,快步地往大帳的方向走去,同時道:「來人!有人入侵!托瑞上貢的寧芙不見了!」

他的這一吼,讓許多守衛都動了起來,豪華營帳的圈圍地裡多了許多的火把在到處找尋入侵者。

「陛下,有人入侵?」

蛇王冷眼看著趕到身前的幻影,心中暗道:你再裝呀!不就是你將寧芙從我手上討了去,又這麼快就將她帶走不讓我再看一眼!

可他面上卻繪聲繪影地道:「對!本王方才想去散散步,只是才沒走幾步……」他指著一處側帳前方,「看到那兒有個黑影晃了一下,本王走過去瞧,就發現安置寧芙的側帳裡沒了寧芙的身影。」

幻影原本就陰沉的臉聽聞蛇王所言,簡直是變得冰寒如霜,蛇王在心中驚了一驚:莫非寧芙並不是幻影給藏起來的?

只是蛇王心中如此想的時候,他耳畔似是又聽到另外一個聲音說道:他一定是裝的,寧芙就在他的帳子裡,趕快把他以各種理由支開,去找那個美人兒!

幻影瞥了蛇王一眼,將二根手指併攏、輕輕地放在嘴上用力一吹,一個響哨登時傳遍了整個圈圍地。

響哨一落,燭火搖了搖,四道暗影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了幻影的面前,那四張帶著肅殺氣息的臉把蛇王給嚇得不寒而慄。

「那、那找人的事就交給你了,幻影。」蛇王強自鎮定地道,說完就儘量降低自己的氣息,溜了。

幻影並未回應蛇王一句,他直接向底下的四人道:「有人把寧芙截走,快將她找回來,以免擔誤了時辰。」

「是。」

 

「嗚……我的腳、我的腳好疼……。」帳幔之後是男子因高燒又疼痛而發出的呻吟聲。

守在榻旁的是茵茵,她的一雙美眸裡都是血絲,只因她不肯假手他人、親力親為地照顧榻上的楚秀成有幾日幾夜,一直未曾闔眼過。

「秀成……」

楚秀成在昏睡中喊著疼,她心疼地上前掀開他下身那處的寢被,怕是傷口又流血了。

寢被掀開,楚秀成的雙膝以下都沒有了,只能見到膝蓋那處裹著的白色紗布。

茵茵仔細地看著紗布,確認傷口並未有滲血,她將寢被蓋了回去。

轉過身,她向身後候著的人道:「藥師,王上很疼,你快想想辦法。」

「娘娘,王上這個叫做幻肢痛……這、這並沒有藥可以用呀……」

「那王上身上的熱度呢?也沒辦法了麼?」

「娘、娘娘,藥都已經用到了極限,現在只有以水擦拭降溫的辦法……」

茵茵氣道:「廢物!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她咬著唇看向了榻上的楚秀成,伸手想將他擰著的眉頭鬆開,可她輕輕揉了半晌,還是未能將那糾結的眉頭給鬆開,她無力道:「難不成就讓王上這樣痛苦、沒法兒好好地休息麼?」

「娘娘,還是您要用那個藥草……?」

「對!我怎麼沒想到姑姑教給我的好方法呢!
快、去本妃的房裡將東西取來。」

「是。」

 

蛇王離了大帳,趁所有的人都在忙著的時候,悄悄地往幻影用的帳子去。

他在那處帳子的門口左右瞧了瞧都沒有人在,而營帳裡看來也無人守著,便徑自將帳幔一掀,進了去。

幻影所用的營帳不若先前寧芙所躺的那種用來單純做為房間的側帳,他所用的營帳是屬於多用的那種大營帳。

也就是說,他的營帳裡頭能同時容納較多的人居住,又或者是區隔為幾個小區供他一人獨自使用的那種營帳。

蛇王一進到帳裡,對面就是一張書案並了幾張座椅,書案上還散落了一些未收起的文書。

他瞧了一眼,對那些並不在意,想著這些大營帳裡的佈置都是大同小異,既然進來的地方是像書房議事處,那臥寢便會是在裡頭的哪個角落。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