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十六 – 夜承影被抓

蕭鳴鴻拉了拉修苒的手,修苒沒輒,一樣拿出了頭巾與風斗篷,讓那兩件東西懸在了半空成了一個人形,她與蕭鳴鴻各拿了把一寸長的彎刀往斗篷下一塞,一前一後地跳往上方的屋樑。

夜承影滿意地將頭巾重新蓋在了自己的頭上,她拉了頭巾的布掩住了面容,再拉了拉風斗篷,去開了門。

她正大光明地走出門去,那兩套由頭巾與斗篷組合而成的人形亦跟著她的腳步,走在她身後出了門。

屋外是個大陰天,濃厚的雲遮住了月亮亦遮蓋了星光。

夜承影走沒幾步,就見前方一群人舉著火把堵著路,三匹馬兒都被他們給控制住了。

那遠處的火光一照,夜承影的眼睛隱在頭巾的陰影下讓對方看不真切,黑夜裡只聞她的聲音道:「你們是誰,那是我們的馬兒,把馬兒還來。」

「嘿嘿嘿!你們三人既然來到了眼鏡蛇的地界,就不用想走了,馬兒當然也是直接進我們的蛇庫裡。」

「你們要強搶?」夜承影與兩個人形在同一時間擺出了要對陣的動作。

帶頭的那人往前跨了一步,以夜承影的目力,即便是在搖曳的火光中,仍能見他那眼神中帶著十拿九穩的自信把握。

那人把玩著手中的劍道:「我們自你們三人闖進來就開始觀察你們了……就衝著你們三人之中有位難得一見的極品妞兒,我們就不能放你們走了。
誰人不想要身旁有個女神般的臉蛋、妖孽般身段的佳人呢?
想想我們這組一直未尋到滿意的美人兒可以獻給蛇王,今兒還真是我們這組的幸運日呢,你們踏進我們這組的地盤可真是解了我們的燃眉之急,兄弟們,今夜看來是有著落了,是不是?」

話落,帶頭人身後的那群人附和了起來:「美人兒、美人兒、美人兒!」

「你們看,我的兄弟們也是這樣說的,我想你們還是別白費力氣做無用之功,直接與我們回去,我們還能禮遇些。哈哈哈!」

「行呀!那就看看你們有沒有本事了!」

帶頭的人見夜承影的口氣如此之大,忍不住哈哈大笑:「這位小兄弟,話可別說得太滿,小心等下牛皮就給吹破了。」

夜承影勾了勾唇道:「試試不就知道了?」

話落,兩個人形直往前衝,對方的人也衝上前來,兩方就開始對打。

一人及二人形與十多名的彪形大漢打了好一會兒,那彪形大漢的帶頭人凝眉思索了起來。

因為他們主要的目的是抓人,因而上前參與打鬥的人都只有帶著棍棒,真正帶著劍與舉著火把的人則站在原地等待,並未參與這場戰鬥。

他觀察著前方戰鬥的情況,對方似是不想牛皮吹破、也不想被抓,他們在打開活路的時候,下手十分兇狠,那彎刀只要揮出來,幾乎沒人不受傷的,那些帶著棍子的大漢,有不少人的棍子已是被彎刀砍得從長棍子變成了短棍子,只是……他覺得那個彎刀出手的力度……有些奇怪。

帶頭的人向身旁的副手說了幾句悄悄話,手又指了指場上,副手立時點了點頭。

那副手與帶頭的人咬完耳朵,扭頭就點了幾名帶著劍的人,又揮手讓兩個帶著火把的人跟在後面,就上前參戰。

這群後來才上場的人甫一上場,出手就是快狠準,彎刀對上了劍,場上的鏗鏘聲不斷。

就這樣又打了好一會兒,夜承影似是有些累了,她的手臂開始被劍劃傷了好幾痕,速度也慢了下來,那位副手的劍亦恰好在此時刺進了二人形中的其中一人身上。

劍在刺穿那人形的風斗篷時,副手的面上明顯露出了十分訝異的形容,而彎刀砍了過來,他不得不將劍自斗篷中抽出來以擋住彎刀的攻擊,此時他身旁的人都嚇了一跳。

按說,劍刺進了人的身體裡,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可副手的劍方才才插進人的身體裡,那劍拔出來卻是見劍身一點血色都無,有人在此時高聲喊了一句:「有巫術!」

副手因先前將劍刺入斗篷裡的手感,在此時並不訝異,他擋住了彎刀後,用力地將彎刀往外一推,趁著身前的「人」往後一個踉蹌,以劍刺入一直都看不清臉的頭巾之中再往上一挑。

頭巾因著力道被掀了開、飛出去了老遠,跟著風斗篷及彎刀就落了地。

眾人一驚,那斗篷裡根本是空無一人。

「巫術呀!」

「果然有巫術!」

一名大漢見自家副手的動作,便也挑了另一具人形的頭巾,場上戴著頭巾的就只剩下夜承影一人。

夜承影被十幾名大漢圍著,她很乾脆地丟下彎刀,一手按著另一手正流血的傷口。

那位帶頭的人緩緩地走上前來,待他站定在了夜承影的身前,手一伸便是直接動手將夜承影的頭巾給一把掀開。

夜承影的面容一露,旁邊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氣。

他的面容雖非絕美,可給人似是傳說中仙子、精靈之類的嬌柔又帶著傳說中引人犯罪的那種妖孽的媚惑,再加上那雙清亮的眼眸以及似男似女的非常人的感覺,讓人禁不住地想沉醉其中,即便是粉身碎骨也想能與他春宵一度。

帶頭的人抿著唇將夜承影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幾回,面上隨著打量的時間逐漸露出十分滿意的形容。

半晌,他點了點頭才道:「另外二人呢?」

「不知道。」

「不知道?」

「先前與那位姥姥一起聊天時他們還在的,誰知道出了門、斗篷下的人變成這樣。」

「哼,到現在還耍嘴皮子,剛才你的牛皮可是吹破了呢。」

夜承影聞言撇了撇嘴。

「你的朋友會巫術……」帶頭的人瞇了瞇眼睛喃喃著,一會後他揮了揮手。

兩名彪形大漢一左一右地將夜承影給挾持住,夜承影扭了一下怒道:「放開我。」

帶頭的人上前一步捏住夜承影的下巴道:「看你的形容是北方來的,北方有句話叫『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你既然輸了,就沒得選擇,你只能聽我們的安排。」

夜承影怒瞪著他,他笑呵呵地道:「這樣野的性子,相信蛇王之後也不會無聊,一定會對我們這組很滿意的。
帶下去,給他點好東西,讓他聽話點。」

「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