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十八 – 夢將成真

鞏毓靈一睜眼,視線裡便是一片鴉灰,她略略辨認了一會兒,才曉得那是灰色的石頭地面。

她艱難地順著那還算平整的地面往前看,黑暗中隱約能瞧見幾階簡易開鑿的石梯,再往上大約與她鼻樑齊平的高度,便見有一些橫的、豎的青灰色桿子組合而成的柵欄。

那柵欄的高度向上延伸了約有一丈高,整個寬度約有四尺。

她的目光循著柵欄往上,頭那麼一抬,火光就直直地刺入了她的眼睛,鞏毓靈不由得蹙眉瞇起了眼睛。

柵欄外,同樣為洞窟地形的牆面上每隔一段距離便設有放置火把的架子,每支架子上都有正燃燒著的火把。

正是因為這些躍動的火光才能讓她在方才辨出石頭地面、柵欄等等,只是,此時她的眼睛對上了那些火把,火光毫無阻礙地射進她的眼中,這讓她的眼睛對於明暗的反差更大,當她再看向暗處的時候,那暗變得更加地深沉。

鞏毓靈眨了眨眼,待火光刺眼的影響減低,才再張眼繼續確認自身的環境。

她的人愈發清醒,合併著她的觀察,確認了自己是被羈押在一處由自然的洞窟隧道再加以開鑿而成的石室。

這處的空間並不大,略微帶了點潮溼的感覺,裡頭的空氣算是乾淨,火把上的火勢穩定燃著,而火把那處的地勢大約就是柵欄底部再高個二寸的位置。

換言之,自己所處的位置就如同是個半地下室的石室,再配合上一旁滴答的滴水聲,讓人會聯想到這石室平時裡很可能是個洞窟內的儲水池,只是現在室內並無積水的情景,是個乾枯水池。

至於洞頂的高度只憑藉柵欄外的火光是看不見頂的,可她聽見的滴水聲離自己不遠,那水應該是由自己頭頂上方的洞頂所滴下來的,也就是說上方可能有石縫能讓洞窟上方的地下水沿著石縫一滴滴的流進來,可以那樣的滴水方式,洞頂有出口的機會卻是很小。

她低了低頭,見到自己身上的衣衫唯剩下那件因取過些布料而難以遮避腿部的中衣,身體被牢牢地綁在了一個木樁子上,手腕處被扣上鐵環,鐵環連著鐵鍊吊在半空中,手只要梢微拉扯到,手腕上便傳來極大的刺痛,若不動,手腕上是細細地刺痛著。

她垂眸往腳下看,因為火把位置,無法完全辨清,她僅能從附近有滴水、腳上卻未沾溼的情形來判斷地上沒有積水,也大約沒有什麼東西在。

她還在思索著為何會被帶來此處,空間裡赫然出現了腳步聲,她判斷那一行大約有四、五人,她趕緊假裝昏迷還未醒來。

 

昊天嶺面容寒霜地立在京都的東方城牆之上,暗衛們來來回回地報告著追蹤的結果。

那些鳳鳴軍帶著鞏毓靈離開後,為了要混淆追蹤人的視聽,分成了多批分散離開,那些人時而隱藏、時而暴露行蹤,藉此讓人難以知道到底是哪幾人在帶著鞏毓靈。

昊天嶺聽著回報,看著銀星載著灰白自東城門衝了出去,又再過了一會兒後,他才直接從城門上一躍而下。

他下了城門直接落座在了阿斯藍的背上,雲頎與昊天承帶著人與他會合。

「已經緊急上奏給父皇知道鳳鳴軍成了叛軍嗎?」

「是。」

「父皇准了麼?」

「咳、屬下到的時候等了一會兒陛下才到前殿來,不過他知曉您要親自帶親兵圍剿叛軍之後沒說什麼,直接就發了軍令。」

「那好。人有帶出來麼?」

「有,原先您要求的三隊暗衛之外,也帶了三大隊親兵。」

「很好,東西呢?」

「在這兒。」

雲頎出府除了從宮中帶來的軍令之外還帶了先前已整理出來的洞窟情報,他將那些一併都遞給了昊天嶺。

昊天嶺在馬上攤開了情報,洞窟的情報已被整合到了地圖上,他略略看了一會兒道:「傳令下去,叫情報網聯絡那些盯住北方眼鏡蛇頭兒的人,讓他們立刻回報那二人的位置。」

「是。」

雲頎聽令策馬往一旁去召暗衛,昊天承將馬頭趕了上來道:「嶺兒,怎麼了?你想到了什麼,臉色如此之差。」

「我想起來那兩個人……北方眼鏡蛇的那兩個頭兒是誰了……。」

「是誰?」

昊天嶺面色黑沉地道:「鞏家的人。」

「鞏家的人……?」昊天承瞇著眼睛想著,「鞏……鞏氏……你是說弟妹的親人?」

「嗯……我先前見他們的畫像時一直覺得眼熟,現在終於是想起來在哪兒見過他們了。」

「所以……先前弟妹在他們那邊被襲擊的時候,就是被他們打落海岬的?」

「嗯……以鳴鴻那邊來的訊息看來,應該是。」

「因為家族內鬥麼?」

「嗯。」

昊天承嘆息了一聲,搖了搖頭。

阿斯藍帶著一行人循著銀星及灰白的味兒走,一眾騎馬騎了好一會兒,上空來了一隻老鷹。

啡——!

阿斯藍嘶鳴了一聲,後方的馬兒們跟著停了下來,雲頎拿出了皮套套在手臂上,天空上的那隻鷹見狀,盤旋了二圈就飛了下來,停在他的手上。

雲頎從那隻鷹的腳上取下了信筒,將信筒中的紙條遞給了昊天嶺。

昊天嶺展開了紙條一瞧,劍眉一橫道:「果然。」

「怎麼了?」

昊天嶺擰眉沉聲道:「或許,那預知夢要成真了。」

「你是說……。」

「北方眼鏡蛇的那兩個頭兒現在已經往京都的方向前進了。
先前還未想起他們是誰的時候,不曉得為何鳳鳴軍要抓她,現在麼……我想,依照他們的過節,他們抓她很可能是想對她做什麼……再回想到我夢見的預知夢……我們的動作一定得比他們快一步才行。」他邊說,邊將那二人的位置與先前取得的洞窟情報地圖比對,仔細地思忖著。

他看著暗衛回報的路徑,推測他們要往哪個方向去,最後終於鎖定了二處地點。

「雲頎,為了節省時間,我帶人往這裡去,你帶人急行軍到這處去找。」

「是。」雲頎仔細地瞧了地圖應道。

昊天嶺揮手,一行人又繼續前行。

走了好一會兒,一眾在一個岔道上看見灰白在那處團團轉。

雲頎讓老鷹去傳訊,沒多久也跟了上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