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十三 – 壞消息

東方的天色微亮,軍士領頭人盯著前方的高手們一瞬不瞬,他緩緩地高舉起了右手,只是還不待他做什麼,後方又來了一撥人。

莫邪與冥殤這方的人見到那夥人有些振奮,因為那夥人帶頭的是鎮定,他帶著小六還有先前一群未受重傷的御王府暗衛來支援了。

如此一來,他們在等會兒開打之後,也無須再分出一分心力,以避免赫連皇太子及賢王的人能趁亂得個什麼便宜。

軍士領頭人略略向後看了一下這最後的來人,知道自己大約是被同一夥人給來了個前後包抄。

他的頭緩緩地轉了轉,目光在身周的同袍們的臉上梭巡而過,最後看著冥殤及莫邪露出了個冷笑,大掌在空中將大拇指彎進了掌心,餘下的四指略開。

身體還未完全恢復的小六在這同時忽以內力扯開喉嚨大吼了一句暗語:「閃爆!」

說時遲、那時快,三方人馬的面前均是冷不防地出現了二位軍士,那二人分以二個方向、奮力地往三方人馬的人群中間衝刺,接著,六個猛烈爆炸的聲響幾乎在同一時間出現,六個身影隨即在火焰中消失。

御王府的暗衛們因為有小六的警示,來得及閃開的,就運起內力、一個縱身跳得老遠,來不及閃開、又有真氣能力的人,就趕緊建起了防禦障壁保護自己與身邊的人。

可那江湖人及赫連皇太子的暗衛就沒這麼好運了,他們雖然在先前見過爆炸的場面,可這會兒聽不懂御王府的暗語,亦未曾想過會有人自願以這樣的方式來攻擊敵人,因此,就算他們之中有人會使真氣,這場爆炸下來也是損失慘重。

江湖人中只有狗主人因為二條忠心的狗兒咬著他的衣袍下擺、害他跌到路旁的山溝裡而幸運地躲過了一劫,其他人則都被爆炸給波及,有人的身體被炸成數塊,有的則成了火人狂奔至死。

赫連皇太子的暗衛也幾乎全軍覆沒,就只有齊濱與其最親近的三位下屬完全沒事。

這主要是因為齊濱注意到了御王府暗衛的動作,而三位親信又注意到了齊濱的動作,因此在齊濱喊著防禦的同時,他們三人中的一人帶著齊濱、腳下用力一蹬上了高高的天空,另二人則用真氣使了防禦障壁保護他們自己。

下方其他的赫連暗衛,來不及跑的都死了,來得及跑的人中,有一部份受到了輕重傷。

這爆炸就連躲在附近看戲的楚秀成,其下屬也有不少人被爆炸的威力所牽連,他們趴在那處因為地面傳來的震動而震得五臟六腑全不舒坦,還好是離爆炸的點兒有些距離,倒是沒什麼實質上的傷害。

可親眼看見這場爆炸于楚秀成來說,可是比當時收到凍湖融冰一事更讓他感到震憾,他親自見證了原來炸藥不是只有像靈兒對戰他們時使出的那樣、堪比算是小打小鬧的威力而已,這炸藥的威力其實是可以依自己的需要變成如此強大的武器,倘若他能拿到炸藥的方子,北原國的國主算什麼,屆時他可是能直接一統這中土大陸,成為這中土大陸唯一的王。

楚秀成興奮地搓著手,眼下眼鏡蛇似是不願效力於自己的麾下,那麼,靈兒既然能做出那樣小的炸藥,那她一定也知曉要如何才能做出等同於這場爆炸威力的炸藥。

只是方才那爆炸時,他的目光全被爆炸的景況給吸引了去,那些趁亂帶著靈兒跑走的軍士,他並未注意到他們往哪兒去了。

「走!讓人去搜尋靈兒的下落。」

「是!」

.

雖說御王府的暗衛因小六的提醒而未損失慘重,可在御王府一眾暗衛中,以冥殤傷得最重。

那會兒,在兩名軍士沖過來的時候,他第一先將莫邪給直接「擠」到了最後方的安全地帶,而後在軍士爆炸的瞬間,他為了保護在場的下屬們不受到波及,集中了極大的心力將兩個防禦障壁同時包圍在那兩名軍士的身上。

因此那兩名軍士爆炸時,爆炸的衝擊全被包覆在了防禦障壁裡,兩個防禦障壁,在天光未全亮的時刻裡如同一顆美麗又別致的紅色光彩琉璃珠。

只可惜冥殤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爆炸的威力,他無法預估那威力會有多大,因此,他為了持續加固那兩個障壁不裂開而費盡了心神,也因為如此,他在一時間內緩不過來,就被江湖人及赫連皇太子暗衛那處的爆炸所波及。

雖然莫邪彼時從最後方擠回到了冥殤的附近,也算是及時用了防禦障壁隔離了冥殤與爆炸,可部份的火舌還是舔上了冥殤的背部,那處有些皮膚被燒傷到呈焦黑的形容。

爆炸過後的現場一片混亂,在所有人應付完那些爆炸反應過來的時候,那群未自爆的軍士們早就帶著郡主不知哪兒去了。

莫邪指揮著人展開搜索郡主的行動,又派了部份的人搶救因爆炸還活著的人。冥殤負傷站在了高點,將此處的狀況給看了個清楚,再派了人直接從東城門進城去將情況及救傷需要的物資彙報給昊天策那處知曉。

 

昊天嶺一行原先是預定在二十三日的傍晚才能抵達的京都城,他在路上收到了情報網的訊息後便快馬加鞭地往京都趕。

他們一路上都未再休整,待到他們就差穿過谷道就能進到京都郊外時,卻在大半夜、大老遠地從遠方見到京都北邊方位因失火而生的濃密黑雲。

他當機立斷,去往附近情報網的駐點再換馬匹,加速返回京都的速度。

好不容易,他們終於穿過了義行山與鵲華山的谷道,進入了京都的近郊,往左就見到了義行山的火災。

此時天光其實已大亮,只因義行山失火的區域在山陰處,所以能清楚看見失火的地方正往漏澤園的方向延燒。而右方三處的森林火災因濃煙密佈,讓人看不清處裡頭的情形。

昊天嶺的劍眉始終蹙著,將隊伍直接帶往城北門的方向去。

他在隊伍接近京都東北角城牆的時候,直接從騎姿站上了馬兒的背,一躍就直接飛身上了城頭。

昊天承與雲頎知道他的心急,兩人對看了一眼,昊天承便也上了城頭,讓雲頎自己帶隊回城去安置。

昊天嶺到北城門上方的敵樓時,正好與一位滿身是血的暗衛錯身,那暗衛身上的血腥味之濃,濃到會讓人錯認,以為眼前的這人其實是個血人。

那位暗衛一見到昊天嶺,立時向他恭敬地行了個禮:「主子,您回來了。」

「傷亡狀況如何?」

那暗衛抬眸看著昊天嶺,抿了抿唇,未回答昊天嶺的問題,而是直接道:「屬下辦事不利,郡主被人給擄走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