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二十二 – 苗頭不對

昊天嶺徑直往雲頎所指的山坳去,在那處抿著唇仔細地瞧了瞧,很快地,他小心地拿起了幾顆如彈珠大的黑丸子走了。

「王、王爺?」雲頎有些愕然,旋即又明白了自家王爺的打算,連忙跟了上去。

幾個起落,自家王爺就在眼前時,他聽聞昊天嶺道了句:「三哥,麻煩你來幫幫我。」

 

鞏毓靈左肩上傳來的灼熱痛感不停,下身從原先打著哆嗦到現在已完全感受不到雙腿還在不在。她努力地保持清醒,傷得較不那麼重的右手不停地做著抓握,可無論她再如何做,身體已無法再照著她的期望產生任何熱感,全身感受到的始終是冰冷的感覺。

慢慢地,她覺得自己好像開始與四周融為一體,也不再覺得那麼地冷,神識時不時有飄浮的感覺,只是肩上的那團火,總是在她整個人快浮上空時又將她打回地上,逼著她去體驗冰火二重的交迫。

轟——。

遠處似是又傳來了幾聲什麼轟鳴還是地鳴的聲音,鞏毓靈整個人已陷入了渾渾噩噩的狀態,她無法辨清那聲音是夢還是現實,只是勾了勾唇自嘲地笑了笑。

她睜了睜已快張不開的眼睛,無神地看著身前的水面。

嗬……這水位已經有半人高了呀……沒想到自己就這樣栽在鞏毓宏及鞏毓秀的手中,這一生……好像還沒做過什麼正經的事,父親的仇……也還未確認是不是他做的……。

一個男子的形容就這樣闖進到了她的腦海之中。

不論是初次在監視錄影畫面裡見到他的邪肆笑容,還是在蓮池見到他的威嚴淡漠,或是後來自己被他救了後、在醒來時見到他的蹙眉擔心,又或者他對自己傾心之後的目光裡總見的溫柔繾綣、深情似水……雖說他在某些時候總是霸道了些,可他一直是用著自己的方式在溫暖著獨自流浪在這塊土地上的自己。

鞏毓靈想了想,她到天耀這處轉眼已經快要有一年,近三百天的日子裡光是待在他身邊的日子少說也有三、四個月。而今,她們也有二月不見了……好奇怪呀,她們倆分明才認識一年餘,真真正正承認彼此是心裡的人也才短短數月,怎麼現在如此思念得緊呢?

好想……好想在這最後,再見他一面呀……。

鞏毓靈想著想著,似是就見著昊天嶺來了。

她見著他周身帶著似是淬了寒冰的氣息,雙手扶在了柵欄上,就將那青灰色的柵欄給彎了,只是他將柵欄彎了二根,面上少見地露出急切不滿的神情。

他帶著那樣的神情站在柵欄之後,一小會兒後,鞏毓靈看見整片的柵欄帶著整齊的切口、詭異地從半空中往後退、再往一旁移動,最後磅——地一聲落在了一旁的石壁前、再咚——地一聲靠在了壁上。

然後,他像隻大鵬鳥般越過了柵欄的缺口,展翅向自己飛了過來,站定在她的身前、落進了這已有半人高水位的石室。

她清楚地看見他還是穿著那一身能襯出他高冷氣息的紫色衣衫,可這石室裡的水竟是沾不上他的身,也沾不進他的衣衫裡。

隨著他的愈漸接近,鞏毓靈輕易能看見他雙眸裡的血色,他的眉頭緊蹙,看著自己的眼神裡帶著痛色與隱忍、又有幾分擔憂及希冀僥幸的意味。

鞏毓靈覺得好生奇怪,但她想這一切應該都只是幻覺。畢竟,她被抓來的時候,昊天嶺還未回到京都,他如何能知曉自己在這裡呢。

不過,原來在自己快死的時候還能見到他的幻象,這真真是能讓自己滿足地死去了!

她牽動了唇角,在心中嘆息道:只可憐她肚子裡的寶寶,還未能在這世上睜眼瞧瞧,便要同自己一道魂歸縈夢了。

她不禁喃喃:「寶寶,別怕,媽咪會牽緊你的手,我們一塊兒走吧!」

鞏毓靈的眼角最終是落下了淚,笑著閉上了眼睛。

 

「這處先不用清理了,你們先到那處去。」昊天嶺指著一處、對著正在想辦法清理山洞入口的暗衛們道。

「是。」

「我要如何幫你?」昊天承過來道。

「請三哥在這處稍等我一下。」

「好。」

昊天嶺將幾顆黑丸子安在先前已勘好的地方,回到昊天承身旁。

「等會兒炸藥炸開的時候,我想請三哥幫忙在入口那處做一道屏障。」

「我知道了,你是想利用炸藥將那些堵住的沙石再次炸飛,然後用屏障不讓那些沙石落下時再堵住入口吧。」

「沒錯!」

「好,這沒問題。」

「那這處就麻煩三哥了,我到另外一側,如此比較能確保成效。」

昊天承點了點頭。

不多時,爆炸的聲響再次響徹在這個山谷之中,連續的幾聲巨響伴隨著沙石齊飛,在漫天的煙塵中,眾人驚奇地看見山洞的入口已從凌亂的土石堆中給揭露出來。

昊天承與昊天嶺兄弟合力所做的屏障之上落下了不少方才被衝上天的大小石礫、沙土,部份有真氣的暗衛見狀立馬加入加固屏障的差事,小部份暗衛協力將那些屏障上的沙石清理到一旁,灰白在見到山洞入口的第一時間已是先鑽進了山洞裡。

昊天嶺看了看屏障,確認它目前還算穩固,直接進了山洞。

昊天承看自家五弟嘴上不說,心裡已是急得無法再等的形容,只得自己叫了雲頎過來,在吩咐佈防的事後,亦率了一大隊的親兵進山洞。

山洞裡是天然的隧道,入口處有部份因受到先前幾波的爆炸波及而有些微崩塌。

昊天嶺進去時已然看不見灰白,他以平時府內訓練的習慣,在遇上岔路時先往最左邊的通道前進。他走進複雜的隧道裡,赫然發現裡頭藏了不少的鳳鳴軍,他一下子就對上了十多人。

雖說這些鳳鳴軍於他來說並不難處理,可在他甫清理完一批人的時候,灰白從裡頭跑了出來。

「灰白,郡主呢?」

灰白看了昊天嶺一眼,低鳴了二聲往外頭跑去,昊天嶺也跟著牠。

可他們一人一狗連跑了二條隧道、清理了幾批的鳳鳴軍後還是不見鞏毓靈被關押的地點,他覺得苗頭不對。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