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三十四 – 肯定只能保小

「可師兄,按你這方子,是最遲後日就得讓郡主入冰窟吧……想在後日前把郡主送到帝都也實在太犯險了,她現在最好是別隨意挪動得好,可冰窟實在是……。」說到後面,元谷藥師面上顯得十分地犯難。

「師弟別急,我已經想好用南瓊花來做引子,以南瓊花的熱去領著寒沙花子的抗寒力再加以內力護體應該可以讓蠱蟲平安渡過在冰窟裡的那段時間。」

「嗯……」王元谷點著頭,食指敲了敲羅漢榻上的小几,「這樣應該可以。」

「我可以問問周正那處是否還有熱沙花子。」

「真的麼?如果能有就太好了。那南方眼鏡蛇盤據在南方的沙漠裡,聽說現在無人敢靠近沙漠一帶,熱沙花子現在已是奇貨可居了呢。」

「是呀,聽說以往三倍的價錢都還未必能買得到……若不是王府裡有上好的南瓊花,我看師兄想出的法子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好,除了周正,我也會進宮去看看宮裡頭還有沒有熱沙花子。
另外,方才提到的冰寒珠……三哥日前在極南之地得了一顆冰寒珠母貝,聽說那母貝差不多是在最近要產珠了,只是這會兒不曉得那母貝產珠了沒有,又或是產了的冰寒珠是不是已經送上來了,三哥現下已經去問了。」

「如若真能入手,是再好不過的了,希望宇王殿下能帶回來好消息。」慶長藥師摩挲著下頦,「不過……殿下,你要有心理準備,不論最後用的是哪一種方法,都必須有一個內力深厚的人一直為姑娘輸內力護身……」

「這無妨,我會護著她的。」

慶長藥師點了點頭。

「嗯……師兄,我好了,我這邊添了二味藥在紙上。」

「好,」慶長藥師接過了藥方子瞧了瞧,「小葎,去藥庫抓藥。」

「是,師父。」

「鎮定!」

鎮定聽到昊天嶺的召喚,自門外進來道:「屬下在。」

「你帶小葎去藥庫抓藥,速回。」

「是。」

鎮定帶著小葎出門,直接運起了輕功往藥庫去,他出門時恰好遇上了小琰端了一個茶盤進來,裡頭除了有藥師先前吩咐的辣椒末、薑黃,還有二盤小點。

小琰一路走到了羅漢榻這處,向一眾行了禮,就把茶盤上的小碟都放在羅漢榻中間的小几上。

「二位藥師,您們辛苦了,這小點方才做好,您們休息時可先用點兒墊墊肚子。」

她指著放著辣椒末及薑黃的小碟道:「這是您們吩咐的鬼椒及薑黃粉,如若量不夠,婢子再去端些過來。
還有您先前吩咐的酒及靈泉水都已在門外,要幫您抬進來麼?」

「好,酒及泉水都拿到羅漢榻這處。至於鬼椒的量嘛……」慶長藥師估算了一小會兒道:「先這樣吧。」

「好的。那燒好的熱水呢?」

「先搬一大盆子過來放在姑娘的榻旁,等會兒我們處理傷口時用。」

「是。」

「師兄,我去前廳拿藥缽過來。」

「好。」

小琰讓人將酒及靈泉水抬進屋後便站到了門口處候著,後廳裡靜了下來,一室裡只有小武及小香在為鞏毓靈擦拭身體的窸窣聲。

慶長藥師算了算時間,向昊天嶺道:「殿下,你也差不多該去泡浴了。」

「可……」

「殿下,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慶長藥師搖了搖頭,「罷了,眼下也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我想明眼人一聽到病人要用到玄冰一類的東西時,都能曉得病人的情況是有多危及、又有多嚴重了……而靈兒姑娘眼下又懷著身孕,有些藥更是不好下……種種嚴苛的條件加起來之後,可說她的命是危在旦夕……殿下說是吧?」

昊天嶺點了點頭,「是。」

「可是,即便老夫知道殿下現在心繫靈兒姑娘的病況,老夫還是要勸殿下一句,殿下現在最應當優先做的,是將自身的隱憂給控制住,如此在姑娘需要殿下過內力的時候才會無後顧之憂,對吧?」

昊天嶺眉心緊蹙,慶長藥師見狀並不予理會,他繼續道:「姑娘現在的出血已經以金針暫時止住了,待會兒我同三師弟會以鬼椒及薑黃為姑娘做灸治,好讓熱能遞進她的體內,調和息聚延命丹的寒。
在做灸治的同時,我們會為她清理身上的那些傷口,這些時間殿下杵在這兒對姑娘並無任何幫助,還不如好好地去泡藥浴,將那邪性給壓制住。」

「是呀,師弟,雖你我不是同一脈,我們幾脈一直以來都是互助互信,你還信不過我們?」元谷藥師端著一個托盤進來道。

「元谷師兄……」

王元谷一隻手拍在昊天嶺的肩上道:「老實說,郡主想要渡過這次的危機恐怕還是得靠制情蠱的蠱蟲,可這回蠱蟲為了保住孩子們元氣大傷,也因此姑娘是不會那麼快醒來的,你在這兒坐著還不如去做好你該做的事。
方才我們開的藥方是應急的時方,之後還得為她張羅一些補方以避免蠱蟲為了恢復自身,一下子從郡主的身子裡掏走太多的養份。
而且,郡主的肚子還未滿三月,就讓她連續遇上了那些過度消耗她身子的事,待她肚子過了五月,孩子們成長的速度加劇,所需的養分會是又大又急……尤其她懷孕還不如一般的孕婦……這胎的負擔可是雙倍……」

「雙倍?」

元谷藥師抿了抿唇道:「是呀,長此以往,就如先前已向師弟你提及的那般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不論再如何為郡主補身,她一定會急劇地消瘦,一日裡的多半時間都睡著……到了生產的時候很可能……」

元谷藥師說到此處霍地停了下來,他像是在考慮說詞或是掂量著什麼。

一小會兒後,王元谷的眸色一轉,像是下好了什麼決定,他看向昊天嶺直接說道:「不,屆時肯定是只能保住小的。如若殿下不想郡主承受太久痛苦才離世,還是早早做好剖腹取子的準備……我想郡主若能見到孩子們平安落地,想必也是欣慰的了。」

昊天嶺的眸中儘是痛色,拳頭攥了放,放了又攥,他閉了閉眼睛好半天才道:「她最後……只能落得這樣的結果?
沒有別的方法可以救她麼?」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