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四 – 動手

待小綠被抬出去,昊天策三步併作兩步上前蹲在雪晴身旁察探她的情況。

他往雪晴的身上一探,發現她還有口氣在,他忍不住地吐了口大氣。

昊天策的面色略緩,可眉頭在他繼續確認雪晴的傷勢時愈漸擰成了一團。

經幾番確認之後,雪晴的情況並不若昊天策先前所以為的那樣樂觀。

昊天策一一在她身上的每個部位察探之後才知道,雪晴除了頭上可見的外傷之外,其餘的傷勢都不是肉眼可直接看見的——她的肋骨斷了二根、手腳還有骨折脫臼的現象。

他察探結束後心裡十分地心疼,又想到她受了傷,躺在這處怕是太冷,便先脫了外袍蓋在她的身上,再想到得趕緊將她移動到溫暖的室內治傷還得要催人帶藥師過來,他急急地起身,一抬眸正好見到暗衛將慶長藥師給帶了過來。

昊天策快步上前向慶長藥師做了個揖,一面向他說明自己已探查到的傷勢:「藥師,晴兒的肋骨斷了二根,右手前臂骨折,左肩脫臼,還有右腳骭骨也斷了……。」

慶長藥師聞言,伸出手拍了拍昊天策的肩膀:「老夫知道了,殿下若需要去忙就去,公主就交給老夫照顧吧。」

「多謝,天策先讓人去準備擔架及木片,藥師便能即時用上了。」

「好。」

慶長藥師往殘破不堪的馬車去為雪晴做緊急處置,昊天策則冷聲地將吩咐傳下去,又帶著一身肅殺的氣息召了人,好查清是誰膽敢對雪晴出手。

 

「主子,得手了。」

「很好,為了掩人耳目,就把那個先送到外頭去。」

「是。」

「有截殺到那個往天耀送敕令的人了嗎?」

「還沒。

夏皇似是特地派了影衛送過來的,那些人的行蹤一直沒有曝露,屬下還在查。」

「罷了,你去將那東西安排好後就傳令下去,明日寅時正時出動所有的人去突破鞏氏義莊的防線,將那個小丫頭給帶出來。」

「是。這行動須要與赫連皇太子通氣嗎?」

「先不管他,若是他質問……就說是臨時起意的吧。」

「是。」

 

是夜,鞏毓靈披著外袍伏案寫著東西。

她十分專心地寫了又寫,待到她覺得寫著的那卷竹簡的內容都差不多了,她才放下筆,揉了揉痠疼的脖頸肩膀。

今日離二十五日已剩不到三日了,她雖然已寫了幾個孩子的計劃,可還有十來位孩子的安排尚未書寫條列出來……雖說自己回御王府後也是能寫的,只是目前無法清楚回去會如何,那終究是一個變數。

尤其,倘若昊天嶺為了讓自己避開那位文嫣公主或赫連皇太子逼婚等等原因要把自己送到哪兒去安置,怕到時會不能及時將寫好的計劃送回義莊,耽誤到那些有資質的孩子,那就可惜了。

鞏毓靈揉著手,將方才寫好的竹簡再看過一遍,確認上頭沒問題,就將之捲了起來,收到一旁的案几架上,又拿了另一未曾書寫過、已串好的竹簡開始提筆再寫。

她一直寫到了夜半,終於是撐不住而趴在案上睡著了。

 

「主子,打擾您安寢了。」

「無妨,什麼事?」

「文嫣公主的人動手了,他們要硬闖義莊。」

「什麼!」

赫連宸立刻從床榻上坐了起來,他蹙眉道:「你確定是夏文嫣的人?」

「是!已確認是文嫣公主的人馬,齊濱大人已經在城門那處隨時待命,待城門一開就能趕往鞏氏義莊。」

「這娘們兒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她不是讓夏文淵來提合作了麼,為什麼未照說好的時間動手……情報上有說是誰的人在抵擋他們嗎?」

「不清楚是誰的人馬,但來報的人說那些人很多,分工看似很細,而且似是駐紮到了義莊裡頭。」

「噢?」赫連宸想了一會兒,喃喃道:「難不成是御王的人?可先前未曾聽說他有找到她了呀……。」

「傳令下去,讓我們的人出面,然後與夏文嫣的人合作,並且儘量在夏文嫣的人找到德安之前找到她。懂麼?」

「是。屬下明白。」

「言執,你去找齊濱,你們一起把她給我帶回來。」

「是。」

 

鞏毓靈趴在書案上的這一睡,她自己也不曉得究竟是睡了多久,只是後來在迷迷糊糊中好像聽見了兵器相交的聲音。

沒一會兒,鞏毓靈辨出那些聲音並非是在做夢,整個人便驚醒了過來。她人一醒,知道自己擔憂的事情終於還是發生了。

鞏毓靈第一時間先用手掐滅了蠟燭,悄無聲息地走到了門口,她輕輕地掀開厚重的簾子、偷偷從門縫往外瞧。

這簾子是她先前為了這一日而準備的。這幾日,她在入夜時分便會將其掛在門、窗之上,如此一來,屋裡頭即便點著燭火,從遠處看屋裡永遠都是未點燈的形容。

她如此做的目的是混淆來人的視聽,除非來人能走到屋子前三步的距離,否則都會誤以為裡頭沒有人在。

鞏毓靈從門縫能藉已偏西的檸檬月光看見很多黑影在她不遠處的大庭院裡纏鬥著。

從纏鬥的樣子看來,那處至少有三方人馬,且瞧那形容,看起來是兩方人馬正合擊齊攻一方。

她觀察了一會兒,確認了目光可及之處的人數、招勢,判斷出抵擋著來人的正是御王府的一眾。另外兩方,一方看招式可能是赫連的人,另一方則不清楚來人身份。

再遠遠望去,暗處似是還隱著不曉得是誰的人馬……。

那三方人打著打著,有一群不曉得是誰的人馬又闖了進來,那些人未摻和那群正打鬥著的人,而是直往自己的屋子來。

只是這第四方進來的人還未能靠近多少,已經有人往前去狙擊那些人,一時間義莊裡已是出現了兩處戰場。

鞏毓靈從門縫環視了目力所及的範圍,又跑到窗戶那處,確認窗戶這方並沒有人在注意,她決定直接離開義莊,到與石衛約定的城門那處會合。

她在腦海中過了一遍所有該注意的事項沒有遺漏後,趕緊將裙腳給纏了起來以方便行動。

待裙腳纏好,她貓著身子,從先前那扇預留未關的推窗,略略推了下窗子翻身進到了院子。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