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八 – 混戰 II

所有的暗衛聞言立刻不計代價地改變陣型,方才對戰時未受重傷的暗衛、軍士們把握了這個機會,什麼陰損的招式都使了出來,有不少御王府暗衛因此受了傷。

鞏毓靈配合著移動,冥殤想過來在陣型中心護著她時,楚秀成赫然奮不顧身地飛身過來擊了冥殤一掌,與此同時,他還想趁此機會強行將鞏毓靈給擄走,為此,冥殤與楚秀成又纏鬥在一起。

小六擰著眉,想催促大夥兒快走,可那些軍士的後援卻來了,而且,赫連皇太子的人也趕了上來,石衛還在對著佐文,鎮定就對上了赫連皇太子那邊的領頭人,戰況直接陷入大混戰。

戰況的實情是如此的。

一開始那些軍士、赫連皇太子及文嫣公主的人都壓著御王府的人打。可打了好一會兒後,赫連皇太子的人發現那些軍士的目標是抓鞏毓靈,又,自己如無法帶走鞏毓靈,幫著御王府暗衛保住鞏毓靈等於是還能再藉救命之恩來強固兩國聯姻之事,於是赫連皇太子的人便在領頭人的喝令之下開始幫著御王府這邊反擊對方。

此時做為同盟的文嫣公主暗衛卻未幫忙,反而更是朝鞏毓靈出手攻擊,因而脆弱的宸嫣同盟直接就瓦了解。

夏文嫣的人與軍士表面上的目的相同,都是要帶走鞏毓靈,可佐文對鞏毓靈出手時並未因自家公主要抓她而不對她出手。對佐文來說,鞏毓靈只要能餘留有一口氣讓他帶回去向公主覆命即可,因自家公主對於她的死活並不在意,主要只是希望能親眼確認或見證她已經死透了的事實。

可那些軍士出手的時候,大多數的人是在努力想辦法破壞鞏毓靈身旁的防線,然後少數人便能趁亂將她給帶走。這兩方人馬的目的落差讓他們並未組成臨時同盟,而是各自為政的情形。

對於赫連人馬突然倒戈來幫忙自己的御王府暗衛來說,他們的加入只是杯水車薪。皇太子的暗衛或許並非是保護皇太子本人的緣故,所以功力落差很大,而皇太子的暗衛與御王府暗衛在彼此間未有默契的存在,再加上他們最後得各自為自己的主子所圖,還得互相防備,反而讓這場仗打得更累。

眼下這處已是呈混亂的狀態,北原十四王子的人選在這個點兒再度登場了,他們雖然皆是負傷的模樣,可不曉得是否是因為他們家的主子是個喜歡玩陰損的,他們這會兒也當了個稱職的攪屎棍。

他們時不時打一下夏立的暗衛,又與赫連宸的人、軍士及御王府的人在搶鞏毓靈。

一場混戰打得御王府一行直接被圍困著,每個人都自顧不暇,也無法移動。

鞏毓靈的胸口悶了起來,她抬眸正好見到遠處的半空中有著火光,想著那個方位、那個距離……那處應該就是城牆,她又想起先前石衛說已向城門那處打點好,若在這裡求援,他們是否看得見……?

她從懷裡掏出了火折子,點起了火苗,腳墊著腳尖、手儘量舉高,開始打起暗號來。

「快別讓她打暗號!」一名敵人注意到了鞏毓靈的動作,趕緊向靠近鞏毓靈的同伴喝道。

一時之間,十多名敵人霍地朝著鞏毓靈撲天蓋地而去,她打暗號的動作立刻受阻。

鞏毓靈見身邊的人幾乎都是一人同時對上三四五人,她覺得雖自己的能力微薄,可也不能只是讓人守護而不盡點力。她環顧了一下身周,一個伸手,直接抽出小六身後掛著的腰刀,從縫細之中往前用力猛刺。

「郡主,幹得好!」

正與小六近身對戰的那人並未料到鞏毓靈竟是個會動手的,她拿著的刀冷不防地從小六的腋下出現,那人閃避不及,就這樣深深地中了一刀。

小六握著鞏毓靈那隻握刀的手,將腰刀從那人身體裡抽出的同時,注入內力用力一踹,那名暗衛就這樣被他踹得飛了出去。

他們藉由這個動作,讓戰線撕開了一個臨時的小口子,小六抓住鞏毓靈的手,趁著敵人尚未反應過來的一小段時間直往前衝,喊了句:「走!」

小六一喊,附近的鎮定與離得稍遠的石衛立刻放棄與對手的纏鬥,往鞏毓靈的身邊去。

鞏毓靈快速地掃了一下戰場,確認現在的狀況,卻在一片混亂中瞥見有名軍士站在一處,他冷笑著看著戰場,緩緩地從懷裡掏出了一顆彈珠大的黑色丸子。

鞏毓靈幾乎是在看見那玩意兒的同時就已然清楚了那黑丸子的本質是什麼,她見他將黑色丸子拋出來時,那動作慢得就像是一幀幀連續演出的慢動作圖畫。

她一張小臉的血色盡退,唯長久以來的訓練還維持著她的鎮定冷靜,她當即張口用盡丹田的氣力吼了一句:「軍士丟擲炸彈,快閃開!」

雖說鞏毓靈的警語已是在最快的時間內發了出去,可現場能聽懂這話深意的人約莫只有楚秀成的人、御王府的人及本身帶著炸藥的軍士這三批,這三方人立馬看清炸彈落地的方向急忙退開。

爆炸瞬間,周圍似是雷聲大響、強力的風捲著砂石塵土並閃了強烈的火光,現場所有的人不禁都遮了眼。

鞏毓靈被鎮定及石衛護著在一段距離之外的樹頂之上,待到爆炸結束,石衛讓鎮定先護著鞏毓靈,他下了樹要將御王府在現場所有的人先重新召集起來預防萬一,並讓人去確認前方爆炸那處的情況。

被留在那處的鞏毓靈面上有些急迫的形容,她匆忙地向鎮定說道:「金掌櫃你帶我下去好嗎?我也要知道爆炸那處的狀況。」

鎮定搖頭,「郡主,這裡較為安全,請您在這兒等,再要不屬下先帶您到城門那處去。」

「不、不!你讓我去……我好像見到冥大哥他……。」

鞏毓靈會心急不是沒有原因的,彼時石衛同鎮定護著自己遠離爆炸地點時,她瞥見到了與楚秀成打鬥的冥殤在即將爆炸的時候被楚秀成惡意地往那爆炸的方向甩。

再加上先前自己感覺到的不對,她很怕那些其實是在預言著什麼。

一想到當時見到厚齋館因為爆炸整個倒塌起火、父親葬身在火窟裡的那種心情,她就一刻都等不得。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