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七 – 混戰 I

鞏毓靈那一雙靈動的眼眸睜得老大,不停地朝四周打轉著,好尋找伺機逃走的機會。

楚秀成知道懷裡的人兒並不老實,可他並不在意。

他很清楚包含他自己,全部有五方人馬緊盯著他懷裡的這個香餑餑,甚至這五方人馬之外還得再加上天耀御王的那一方,因此他得儘快帶著靈兒離開此處,才是王道。

他運起輕功正要離開,卻是覺察到有一群箭雨以極近的距離、極快的速度衝著他而來。

楚秀成憑藉著自身的功力,摟著鞏毓靈輕鬆地避開那些冷箭,只是他們才落地,一群無法辨識的人馬殺了出來。

那群人殺了出來,他們身上的味兒直衝進鞏毓靈的鼻子裡。她一聞,立即就辨出這群人是先前跟在她身後、帶著鐵血肅殺味兒的那群。

鞏毓靈定睛一瞧,這群人整齊地穿著皮鎧、頭上戴著頭盔,配劍一律以璏掛在了左邊的腰帶上,一看就是一群紀律嚴明的軍人形容,她不禁在心中揣測,這群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尾隨在楚秀成身後而來的秦子瑧在此時才跟上了自家主子的腳步。他一來就見到了堵在楚秀成面前的那方人馬,護主心切的他立即帶著自己人上前同對方廝殺了起來。

楚秀成對那群人只是冷冷地瞥了一眼,這群人是近幾日才出現在義莊附近的人,而且他們有些神出鬼沒卻儼然是一副軍隊的模樣。因為他們一直未與背後的人聯繫,秦子瑧試探過他們的功夫亦看不出這群人究竟是什麼門派或從屬於什麼國家,所以,到現在還是查不出他們背後的人是誰。

他帶著鞏毓靈急於脫離這處的戰場,他無視於打鬥的雙方朝前方掠去,鞏毓靈在他經過那些纏鬥的人們時注意瞧了那些與北原人馬對幹的人。

她注意到那些人的武藝不若暗衛,可是卻擺出了陣式的姿態,再對照北原的人馬皆是純粹的暗衛……。

鞏毓靈在心中哎呀了一聲,以雙方如此程度的能力及陣仗來說,不懂陣式的那方大抵是會淪為懂陣那方的餌食。

想到了這兒,她開始為楚秀成的人默哀之外,也確定那些人應該是隸屬於某軍隊的。

楚秀成才脫離了戰場沒多久,轉了個彎便遇上了帶隊前來支援的冥殤。

他冷笑著,不急不徐、從容優雅地將手扣上鞏毓靈的喉嚨喝道:「讓開!」

冥殤目不斜視地盯著楚秀成的雙眸,楚秀成聽聞附近的動靜不耐煩地又催了一句:「哼,你們這群看門狗還不快退開,不怕你們的主人受傷嗎?」

冥殤不語,亦不退開。

楚秀成眼看失去耐性,扣在鞏毓靈喉上的手開始收緊。

鞏毓靈看著冥殤,儘量不動,隨著楚秀成手指的收緊,她的呼吸愈來愈困難,意識也開始模糊了起來。

咻——地一聲,就在她快失去意識時,有東西破空而來,鞏毓靈感覺身後猛地來了一個大力,她被用力地往前擠壓,同時楚秀成的手不知為何就鬆了開。

鞏毓靈雖跌了一個踉蹌,卻也重新感受到了能自由呼吸的可貴。

她邊咳嗽邊看著四周的情形,只是還沒來得及緩過來,就見冥殤往自己這處衝了過來,一旁還有一道劍影揮了過來。

她下意識地閃過那劍,就聽旁邊打鬥起來的聲音。

她偏過頭去,見到的是冥殤與楚秀成正纏鬥在了一起,御王府的暗衛將她拉往一旁護著她,此時小六帶著石衛一行、還有鎮定也帶著三得藥鋪裡的暗衛們趕了過來。

護著鞏毓靈的暗衛見到石衛及鎮定,立時行了個禮讓開,他們倆及小六等人便接替了原本的暗衛護著她,擺了陣形往城門那處撤退。

鞏毓靈一見到鎮定、小六與石衛一起守著自己,心下立即了然。

她由著他們護住自己、跟著他們撤離,不知道是否是因為有安心的感覺,她很忽然地感到太陽穴的兩側突突地跳,又覺得小肚子有些疼了起來,可她瞧著周身圍繞著的緊張氣息,什麼也沒說。

暗衛們護著鞏毓靈終於來到能遠望城牆的地方,未料,那群早前與北原暗衛對峙的軍人在此時竟是包圍了上來。他們二話不說地就與鞏毓靈這方的暗衛開打。

對於這些包圍自己的來人,鞏毓靈倒是不擔心的。自己參加過晨練,亦曉得昊天嶺對自家暗衛的訓練裡還包含了佈陣破陣的部份。

果然,暗衛們雖然是分了人去與他們對陣,可對打了不一會兒,雙方的落差就愈漸明顯,昊天嶺平時對這些暗衛的訓練在此時發揮出了成效,再加上對手原本的能力就只是在素質上是屬上乘的軍人而已,他們擺了會讓一般暗衛頭疼的陣式,可這回卻算是遇上了鐵板,因為他們擺了陣,偏生是遇上了懂陣的御王府暗衛。

那些陣式對上了御王府的暗衛不僅無法佔有任何上風,甚至說得難聽一些,根本是一點兒用處也沒有。石衛、鎮定帶著人不停地破了對方變換的陣形,打得是輕鬆愉快還猶刃有餘。

鞏毓靈在被保護的中心,清楚地看著局勢變化。因為本身在眼下並無危機,她便顧盼著整個的戰場,希望能找到一處突破點好方便大家撤退。

當她轉著目光,恰好對上來時的方向,見到冥殤正從遠處過來。

 

冥殤是御王府的暗衛長,他本身的實力是無庸置疑的,可今夜的重點並非是打倒楚秀成,這麼多方在盯著自家郡主,他自然是必須掌握每一處的情況,以護著自家郡主為先。

他先前見石衛他們已離開了原先的那處戰場好一段時間,以為他們應該已經護著郡主到了城門口,可一位下屬來報卻是道他們被堵在路上,且文嫣公主的人與赫連皇太子的人業已發現了自家郡主的小聰明,現已尋跡趕往這處,冥殤當下便不與楚秀成戀戰,邊打邊抽身。

待到他趕到,正好遇上鞏毓靈在找突破口、而她的後方有一群人正要發動攻擊從暗處偷襲她們。

冥殤還未及開口,那群人已經一擁而上,鞏毓靈一個閃身閃過了偷襲自己的那人,還順帶徒手在那人的鼻子上甩了一拳,小六與她身邊的人隨即反擊過去。

「回防!回防郡主身邊!文嫣公主的人偷襲!」

鞏毓靈身邊的防守陣形因為偷襲顯得略微有些淩亂,暗衛們邊還擊對方邊試圖將陣形回復,可由佐文帶頭的這些暗衛攻擊十分兇猛,暗衛們為了保護鞏毓靈也不便施展真氣攻擊,只能以內力武功迎擊。

當雙方的暗衛們殺得眼紅、即將失去理智時,小六的腦海裡突然一道閃電劈了下來,他渾身抖了一抖、打了一個激靈便陡地大喊了一句:「快護著郡主走!」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