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四十四 – 寧芙

夜承影的目光落在手裡的冷飲之中,那從杯裡透出的剛好溫度,讓手心變得涼爽,她輕啜了一口,這異國的味兒十分沁人心脾,只是……。

她抬眸看著坦亞意味深長地笑了一笑,點了點頭道:「夜承影。」

「不知夜郎君找坦亞何事?」

「呵,咱明人不說暗話,寧芙坦亞,妳到這兒來是做什麼的?」

坦亞笑了笑,垂眸看著手上輕輕地握著的一條絲帶,輕緩的聲音在屋內響起:「夜郎君來這兒又是為了什麼呢?」

「哎呀,寧芙,妳不必對我有敵意。」

坦亞瀲灩的眸子一凜,目光直直射向了夜承影,她身旁的四個美人兒手中攥緊的絲帶由原本的柔軟猝地轉為硬挺,屋內的氣息驟然緊張了起來,似是打鬥將一觸即發。

「哎呀呀,寧芙坦亞,妳真的不用如此杯弓蛇影的。」夜承影擺了擺手,看似極力要讓對方相信自己好緩和屋裡的氣氛,可蕭鳴鴻分明從她嘴角的弧度感覺她在戲耍對方。

果然,對方對於自己身份被看破一事異常緊張,在夜承影話落的瞬間,五條硬挺的絲帶已交互穿插、擱在她的脖頸之上。

蕭鳴鴻覺得她玩大了,正要站起來為夜承影解圍,夜承影卻道:「看妳們緊張成這樣,蕭兄,無妨,你坐下唄。」

蕭鳴鴻聽聞夜承影如此說,只得摸了摸鼻子坐了下來。

坦亞見狀感覺十分不安,她咄咄逼人地問道:「郎君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的?」

夜承影勾著唇,飛快地伸出二指從中夾住了坦亞擱在自己項上的絲帶,那絲帶啪——地一聲,自夜承影手指夾住之處硬生生地分成了二半,隨及絲帶化為軟絲飄落在了地上。

五名女子心中大駭。

可夜承影並不管那些,她在她們驚駭的一瞬,身形已是無所無謂地近逼在了坦亞的身前,大動作地將她那襲丁香色蓋頭薄紗給掀掉,再以劍指指著她右手臂臂釧中略微顯露的紋身道:「嗬,這紋身不就是妳身為寧芙的證據麼!」

坦亞咬著唇,面色慘白,先前護著坦亞的四位女子已然對著夜承影匍伏在了地上,齊聲道:「請夜郎君饒命。」

蕭鳴鴻在一旁撓了撓頭,心裡不明白這演的是哪一齣,但夜承影沒說要走,只好繼續坐在那處看下去。

夜承影邊笑邊搖頭,雙手還像在拍灰塵般地互相拍了拍,回到椅凳上坐下。

「要比功力,妳們四位巫護比我可差得遠了,更何況……,」夜承影看了眼蕭鳴鴻,「這兒還有位武功比我強的男子在坐鎮。」

夜承影拿起了先前的冷飲,一飲而盡。

待她喝完,她更是將杯子在半空之中倒放,展示給屋子裡的五位女子瞧,這樣的舉動,看得四位巫護更是心生佩服。

「妳們瞧,這裡頭摻的東西,我都不怕,這也證明了,我與妳們有些淵源,妳們對我……無可奈何的。
既是如此……坦亞,妳可以說了嗎?」

坦亞點了點頭,夜承影又道:「那麼,請坐,咱們好好地說一說。」

「是。」坦亞往前坐了下來,她將面紗摘了下來,此刻蕭鳴鴻與夜承影終於能一見她的盧山真面目。

坦亞非常地美,可謂是出水芙蓉那般,可眼神十分深遂,如幽潭、深不見底。她的輪廓很深,蕭鳴鴻一眼就能看出她是個琮瓍人。

「既然夜郎君並不怕這蠱,那便是算祖巫的人、算是咱巫女大人的人。」坦亞抿了抿唇道:「坦亞到這兒來是為了尋我鎮國巫女。」

「那妳怎會淪為舞孃呢?」

「這是祖巫的指示,祖巫讓坦亞到這兒來等,必須在這兒等到能協助找到巫女大人的人……。」坦亞說著,面上露出了困惑的形容。

「怎麼了?」

「是這樣的,祖巫的指示是說主要協助我們找尋鎮國巫女的人會是一名女子。」

「噢……這樣呀,反正有人幫忙就好了,管它是男是女,妳說對麼?」

「也是……只是……。」

夜承影打斷了坦亞的話,「關於鎮國巫女,妳的消息裡有什麼?」

「是,最近一次卜筮出來的結果在南方,與沙漠及蛇有關。」

「嗯……所以妳才到這兒來,準備要往南方去是麼?」

「是。」

「看樣子,是我擾了妳的計劃。」

坦亞搖了搖頭,「是也不是。」

「好吧,我今兒與他、隨行會帶著一名女子往南出發,不清楚到時會是什麼樣的情況,妳也要去麼?」

「坦亞原就是來找巫女大人的,既已等到了郎君,理當要往南去。」

夜承影頷首,「聽說貴國裡頭很多人在找鎮國巫女,甚至還傳出了鎮國巫女已經傳承了的消息,妳們大聖殿裡是怎麼說的?」

坦亞微微地嘆息,一會兒後才道:「不瞞郎君,大聖殿裡也是眾說紛紜的。幾名大祭司甚至是用了自己的血祭,如何都卜不出來巫女大人的行蹤,甚至是巫女大人的生死也卜不出來……。」

「這怎麼會呢?都滴血作祭了還卜不出來?這鎮國巫女可都失蹤了十年之久呢!」

「是的。
先前每次卜筮的時候,似時有什麼在干擾,以至於卜出來的結果都失準,當然,也就未曾找到巫女大人又或是受了傳承的人。
可只要有結果,我們都還是會派人去尋。」

「那這次的消息是如何來的?」

「是一名寧芙,寧芙德亞在大聖殿值夜的時候,在夢中得了祖巫的提示,她醒來之後自願獻了一碗的血、又用巫刀提了二滴心頭血讓大祭司能在大聖殿的聖堂裡畫了一個尋人的巫陣,才勉強得出來的指示。」

「這樣……還真是辛苦她了,常人不過也只有三滴心頭血,她一下子被提了二滴,恐怕沒有十年養不起來吧……。」

「是的,所以大祭司派了我來。」

夜承影覷了眼蕭鳴鴻,她想到現在主宰眼鏡蛇的人是異世來的,或許坦亞幾人會有去無回,或許……。

「我記得妳們寧芙雖是負責在大聖殿裡侍奉鎮國巫女,可妳們本身也是巫力深厚的巫女吧?」

「說是巫力深厚,坦亞不敢居高,一定能力還是有的。」

「妳太謙虛了。」夜承影笑道:「這回南下可能有些危險,妳既是鎮國巫女的左膀右臂,或許妳就在這兒等消息,待我同蕭兄南下回來再找妳。」

「這可怎麼好,找到巫女大人是寧芙的職責所在。更何況坦亞在這處扮舞孃扮得已是有些名聲,今日的那些人便是因著那名聲找來的。」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