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三十 – 會面

那夏文嫣……這麼多年來,那夏文嫣與其師父廉貞道姑在這片中土大陸上做出了許多的惡事,她們還讓這些事於表面上看起來是毫無關聯,眾多受害的人無處可訴冤屈,甚至是連想開口都沒有機會。

依那牆上所說的樁樁件件,若皆屬實,那已不是一般的可惡可恨,對那些人、那些事來說,簡直是一部難以平復傷痛的災難悲劇血淚史。

甚至,最近引發中土大陸上一片恐慌的兒童失蹤案,亦是表面上看不出與她們師徒有關,事實卻正是她們師徒倆為了血池獻祭所做的事。

她們能如此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如此蠻橫囂張地收割人命還無人可管,這究竟是得有多大的本事才能做到?

在她們師徒二人所犯的事件中,鞏毓靈覺得最感到髮指的是夏文嫣的六親不認。

她為了自己的權力欲望,用蠱毒控制著自己親生的父皇、母妃以及自己的胞弟,並不停地以各種手段對付及殘害其他夏立皇室的人。

另外,她們犯的事中有一件是與昊天嶺息息相關的事——夏文嫣師徒與六年前,前御王妃的離世有關。

前御王妃離世一事在經過了那麼多年,罪證幾乎都被毀得差不多了,查起來是相當地困難。可由情報交換處上所寫的內容看來,御王府目前所掌握到的卻已離事實真相有八九不離十了。

更可怖的是,這回是昊天嶺懷疑文嫣公主才由她那處下手,深入一查竟揭開了前御王妃不幸的一生,其實是廉貞道姑與夏文嫣師徒一場持續了十多年以上的陰謀的結果。

那時,夏文嫣才幾歲,是因為被廉貞道姑帶大的緣故才使她如此地陰狠?

雖說知人知面不知其心,可鞏毓靈還真難相信這些事與那看來集優雅美麗、端莊有禮又帶著一點點天真俏皮於一身的文嫣公主有關。

夏文嫣並不如表面所見的那樣純良無害,或許,她那種人就是標準的「披著羊皮的狼」吧。

所以……昊天嶺所說的都是真的?

他拿自己當餌,是為了迷惑住夏文嫣好查清那些事,所以才一直同文嫣公主廝混的?

那市井裡的那些他與夏文嫣要大婚的消息是誰放出來的?

鞏毓靈慢慢地踱步往義莊的方向走,在經過三得藥鋪那里衖口兒的時候,聽聞一個聲音叫住她。

「鞏姑娘。」

鞏毓靈聞聲轉頭,就見元谷藥師站在三得藥鋪的門口看著她。

對,暗號已經留下,很快便會有人與她接頭。

可不論如何,眼下最重要的兩件事,一是小武小香能平安,二是自己肚子裡的寶寶能平安落地。

元谷藥師不冷不熱地道:「鞏姑娘,妳找我?」

鞏毓靈壓下了思緒,朝元谷藥師點了點頭:「元谷藥師,我們方便換個地方說話嗎?」

「好,診間請。」

與此同時,鞏毓宏及鞏毓秀正坐在賢王府的花廳裡喝著茶。

當鞏毓秀從茶几上拿起一塊點心時,昊天道從花廳後方走了進來。

昊天道這人的外貌上大多是繼承了光武帝的清俊,只是在眼睛及唇角處較有赫連人的特徵,略微粗曠了一點兒,因此他一出現,讓人感覺到的是一股不怒自威的形容,再加上他帶著驕躁的形容,鞏毓宏一見到他唇角便勾了勾。

鞏毓宏帶著鞏毓秀及兩個下屬向昊天道行了個簡便的禮,昊天道未遇過這樣的情形,心中有些不滿。

「汝等就是眼鏡蛇?」

「是代表。」

昊天道帶著傲慢審視的目光看著他們四人,他轉了轉拇指上的扳指,才道:「聽說你們拿錢辦事相當俐落。」

鞏毓秀見昊天道的態度,撇了撇嘴,倒是鞏毓宏微微一笑道:「那要看酬勞如何。」

「你們可以做到什麼程度?本王聽說即便是山賊的小山堡,對你們來說都只是小菜一碟?」

「只要殿下願意付出足夠的代價,當然是可以。」

「你們打算如何做?」

「這當然是我們眼鏡蛇獨有的方法,殿下想學也學不來的。」

昊天道蹙眉,與一個顯然是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的人談話感覺並不好,尤其他從幼至大,身邊的人都不敢對自己不恭敬,今兒來的這二人看來也不如何,難道他們不怕自己將他們給抓入大牢砍頭?

「既然你們能攻克山賊的小山堡,那若是一般的城牆呢?你們能行嗎?」

「可以。」

「可以?」

鞏毓秀聽到這兒對於昊天道的輕蔑還是忍不住地嗤了一聲,鞏毓宏以自己溫暖的大手包住了她的小手安撫她。

他勾起了唇角向昊天道說道:「殿下會找眼鏡蛇來定是先前聽說過我們處理過的一些事情吧?
其實殿下不須懷疑眼鏡蛇的能力,殿下應該要關心的是能不能接受眼鏡蛇使用的手法。
以城牆來說,眼鏡蛇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是直接讓那整片牆都垮了,這樣的方式殿下能接受嗎?」

「直接讓整片城牆垮掉?」

昊天道一手摩挲著下巴,一邊想像著延安城、樊城的城牆倒下,自己的私軍一鼓作氣拿下二城的威風形容。

「你們可以做到?」

「呵,這對我們並非難事,就看殿下需不需要做到那種程度上。」

昊天道點了點頭,「若攻城是要讓城牆倒下,好方便大軍出入,你們需要多久時間?」

「準備的時間至少要十日,可發動攻擊到城牆倒下約莫只一個時辰的事。」

「一個時辰?」

「是,再厚的城牆,只要給眼鏡蛇一個時辰便能倒塌到大軍能出入的程度。」

「嗯……如此甚好,那你們想要多少的酬勞?」

「一座城十車黃金。」

「十車黃金一座城?」昊天道用力地拍了身旁的茶几道:「你們未免是獅子大開口!」

「殿下不必發怒,一般攻城要到城牆倒塌需要花上多久的時間?
殿下想要快速且一定成功的方法,相對就要付出比較多的酬勞,不是?
況且,眼鏡蛇的攻城法與一般不同,需要大量的黃金做準備。再者,殿下要眼鏡蛇做攻城先鋒,這種可能只去不回的差事兒對於保全殿下的實力很有幫助,眼鏡蛇要一些安家的費用不為過吧。」

「好吧,十車黃金對本王而言也是不少,本王會儘快準備好,待事成之後……。」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