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三十六 – 占卜

家主點了點頭接著說:「我知道鳴鴻一直以來都與鞏家的那個毓靈丫頭走得近,如果鳴鴻喜歡她,是不是讓蕭寒去與鞏家主說去。」

他說到這兒頓了頓,目光從爸媽的臉上轉而看向了我道:「當然,你如果不喜歡那丫頭的話,長輩們現在都在這兒,你可以說說你喜歡什麼樣類型的女孩兒,我們回頭可以幫你挑選個門當戶對的親事。」

「這……。」

爸媽大約是對這卜筮的結果有些驚訝,不禁面面相覷,我看著她們的反應,在心裡想著是否要直接說出心底的話。

小半晌後,媽媽似乎比爸爸先反應了過來,她向大長老問道:「大長老,我們鴻兒……那會是個很嚴重的劫難麼?」

大長老與其他的長老們交換了個眼神才道:「不清楚。
其實那籤詩說得十分模糊,典籍中也不曾出現過那籤,先祖們亦是不肯再賜其他的說法,總之是個凶中帶吉、吉中帶凶的籤。
可那籤卻在指示婚事上很明確地是主大吉,所以我們想,或許能用訂婚或結婚沖喜的方式解了他的這個劫,最好是能直接生個娃兒,很多事就能辨得更明白了。」

「這樣呀……。」

家主看向我道:「鳴鴻,如何?需要向鞏家主提一提麼?」

我的雙眸定睛看著家主,對於家裡想為我去向致彥叔叔說媒一事,我心裡是十分期待的,說不定這劫就是幫助我和毓靈踏出更為親近一步的神機會,只是……。

在強壓下心中的雀躍後,我鎮定地組織了一下措詞,在確認不會詞不達意便開口說道:「鳴鴻謝謝各位長輩的關心,老實說,我第一次見到毓靈就喜歡上她了,只是,這麼多年來,我一直認為毓靈還小,便也不曾向她表白過,所以,不曉得她究竟是如何看我的……如果她願意,我肯定是會一輩子對她好。」

我說完這些話的時候,明顯感覺自己心跳快得不像樣,而頸部以上很熱、頭頂的兩側有些脹脹的,我想大概是血壓飆高的關係吧。

家主微微頷首看向了大伯道:「既然如此,蕭寒,你覺得呢?」

大伯帶著微笑道:「嗯,那丫頭是個不錯的孩子,我是可以去同致彥提一提兩家婚配的事,只不過他那人是個寵女狂魔,不曉得會不會覺得現在講親太早了。
而且,現在小年輕們都喜歡自由戀愛什麼的,我想他一定是會先問過毓靈那丫頭吧。」

「這不打緊,你就先去問問,只要她不排斥,我們可以先讓她們訂婚,等丫頭成年後再結婚也行……。」

只是,就在大伯去問了鞏家主後不久,厚齋園就發生了那件事,致彥叔叔喪生。我收到消息去找毓靈的時候,她已經有好多日沒有闔過眼睛。

再後來,因為鞏家出事,大伯與家主也不好在人家喪夫喪父喪家主的這個當口兒再提起婚事來,我想即便提了毓靈也沒那個心思吧。

當阿姨開口向大伯救援的時候,我二話不說地向大伯說我自願去保護毓靈……可沒想到,後來卻會來到了這裡……這機緣便是長老所說的那個劫嗎?

 

「嘿,蕭兄,唷呼,回神吶!」

夜承影伸手在蕭鳴鴻的眼前揮了揮,他的回想被打斷。

她見蕭鳴鴻的神識回歸,問道:「你想什麼想得這麼出神?」

蕭鳴鴻一臉歉意對著夜承影道:「抱、抱歉,我們那兒還有許多占卜方式呢,不過已經沒人在燒龜甲、蓍草了,嗬、嗬嗬。」

「你在說什麼?」

「我是說,我們那兒現在比較流行的是占星術、塔羅牌、紫微斗數之類的。」

夜承影蹙眉伸手摸蕭鳴鴻的額頭道:「蕭兄,你短短怔愣一會兒的時間就病了嗎?」

蕭鳴鴻扯下她的手:「不好意思,沒有耶,我正常得很。」

「噢,這樣呀。」夜承影的目光轉而看向前方,「還是你想到了什麼事。」

「嗯……想起一些家鄉發生的事……。」

「很重要的人?」

蕭鳴鴻一臉訝異地看向夜承影,夜承影涼涼地道:「你的眼神。你方才的眼神告訴我的……我想你大約是想到你的意中人了吧。」

「這麼明顯麼……?」

「你方才說你們那處有很多占卜方式……占星術是什麼?」

蕭鳴鴻愣了一下,他以為夜承影或許會追問個幾句,沒想到她卻換了個話頭。

其實就算夜承影問了,他也不曉得該如何回答,難道要說自己不僅沒保護好自己心愛的女子,還把她給弄丟了嗎?

夜承影見蕭鳴鴻有些愣神,便道:「那些事,待你想說時再說吧……你現在先給我講講什麼是占星術?是以星星做占卜?」

「占星術有分幾種,最早是從觀測天上的星星而來,」蕭鳴鴻指著天上的星宿道:「像在海上行船的人,離岸太遠就是只能用天上星星的位置來知道自己目前的所在地。後來也有發展出一些旁的,比方什麼樣的星象叫異象,可能哪裡會有動盪之類的。
我在御王府有問過那處的暗衛,才知道妳們這兒的星宿與我們那兒的差不多呢。」

「嗯。」

「其實我那年代最流行的占星術是以黃道十二宮為主的星座,與妳們所知的那些慣常星宿名稱不大一樣。」

「哦?什麼樣的名字?」

「昴宿妳知吧。」

「知道。」

「獅子座總沒聽過了吧。」

夜承影搖了搖頭,蕭鳴鴻笑道:「就是這樣。
人們以出生的日期被畫分為十二個星座,然後再論哪個星座是什麼樣個性。基本上,星座都會搭配上神話,就跟星宿一樣。」

「嗯,那六月十八日會是什麼星座?」

「額,你們這兒的曆法與我們那處的舊曆比較像,不過……單就六月十八日來說,是雙子座。」

「雙子座?」

「嗬嗬,若真算是雙子座的話,也難怪妳會古靈精怪的了。」

夜承影嗔道:「什麼古靈精怪,我才不是你說的那個樣!我才不要聽什麼星座。」

「好,那我不說了。」

「那你方才提到的什麼塔羅牌,你會嗎?」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