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三十五 – 婚約

蕭鳴鴻的話說到了一半,思緒卻因為憶起了最後一次與家人同過的農曆新年而停頓下來……。

 

「各位,方才我們幾個人看過了先祖的指示,也將那些指示與自古以來、我們蕭氏一族傳下來的典籍上所記載的情形比對過了,恭喜各位,今年蕭家一整年行事的都會很順遂,而且,看起來合族上下至少會迎來兩樁喜事,也會在這兩年內添些新成員,家裡有機會的可以開始準備起來了。
大家新年快樂!」

大長老的話音方落,底下的一眾開始互相道賀著新年,人人的臉上除了因為新年的到來,還有因為新的一年合族都能平安順遂而欣喜。

我跟著爸媽、帶著弟妹向身旁的人道喜,在這種年節時候因為大家都是一團和樂,我們通常都是逮著什麼人就向什麼人賀新年,平常那時時得要注意的輩份問題,在此時是一律放開、無須顧忌。

在我們一家才向大伯一家說完新年快樂,我抬眼時正好見前方已宣佈完新年吉凶的大長老還站在前面與幾個同為長老的伯叔公蹙眉討論,其中有一、兩位重伯公還掐著手指,嘴上動個不停,不曉得在念些什麼。

大約是我的目光引了其中一位伯公的注意,那伯公忽然朝著我招了招手。

我想興許是需要幫忙什麼吧,同爸媽說了聲便往前方走去,可我愈往前走,就發現那幾位長者的面色愈發地沉了。

「伯公、叔公,你們找鳴鴻有什麼事嗎?」

「鳴鴻你先去後堂。」一位長老發了話道。

「是。」

我依言走到了後堂,才發現祠堂的前堂及院子加起來相比於後堂只是九牛一毛,後堂是一個很大的內室,從牆面上看來,這內室整體大約是嵌在山壁裡頭的,山壁上的凹槽一個挨著一個,凹槽裡頭便是一甕甕的骨灰罈。

雖然這內室在山體裡,可並不讓人感覺潮溼,溫度的部份,我想常年大概都保持在一個低溫的狀態,也就是說,平常人進來的話,可能穿上羽絨衣,還覺得有些冷的程度,可惜我蕭家,人人都練武,這點兒低溫於我們來說,即便是穿著短袖短褲進來,也是小菜一碟。

內室裡還讓人感覺通風,可通風之餘,裡頭是很乾淨的,一眼望去,每個罈子上頭乾淨得連層灰都沒有,不曉得是因為時常有人來打掃還是環境使然。

老實說,這還是我長這麼大以來第一次踏進這處,雖不曉得長老讓我進來這裡要做些什麼事,可心中對這裡的好奇讓我忍不住想趁機到處看看。

我瞧了一小會兒,就發現山壁上的凹槽是呈一簇簇的排列。我找了一簇走近了瞧,發現山壁上頭有字,寫著這簇是祖先中分出來的哪一脈。

只可惜,我還未來得及看個仔細,已有十多位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堂兄弟陸陸續續地到後堂裡來。

待人來得差不多,便是方才在前堂發話的那位伯公走了進來,他指著一處道:「你們在那邊依序跪下。」

我們這些小年輕其實到後堂來得不明所以,不過我們還是照著長老伯公的說詞在一處齊齊跪下。

「這些是歷代宗族長,你們先向族長們磕個頭。」

我們聽伯公的話,向眼前這一簇看來就特別不同的骨灰罈叩了首,待我們叩完首,就見幾位長老站著向族長們鞠躬後,也相繼在我們之前、宗族長們的罈子跟前跪了下來。

當最後一位長老跪好的時候,有一位長老開始唱起了禱詞。

禱詞唱了很久,還混合著藏、蒙文之類的語言,我無法全聽懂,只是略略曉得他們似乎是在請先祖們指引些什麼。

一群人跪在那處折騰了好一陣後,唱祝禱文的長老終於結束了念唱,他起了身,從旁抱出了一個看似笨重的籤筒,在宗族長們的面前開始使勁兒地搖,老人的動作一直持續到筒子裡的一支籤啪——地一聲落到了地上才停止,旁邊一位老人身手矯健地從地上拾起了那支籤,幾顆白燦燦的頭顱便湊在了一起,共同翻閱著一本看來已年代久遠的書。

等他們放下手中那本書的時候,我見他們有的人擰眉、有的人一臉不解的形容。然後,他們又圍成了一個圓圈嘀嘀咕咕了好一會兒,不曉得達成了什麼共識,就見全部的人一起點了點頭,將圓圈散了開。

一位叔公將籤放回筒子裡,抱著筒子過來,要我們這些小年輕學先前唱祝禱文的那位長老的動作抽籤。

當我們都輪過了一回抽籤的儀式,我抬眸剛好看見大伯走了進來。

「大長老,怎麼了?怎麼這些年輕人都跪在這兒?」

大長老搖了搖頭,示意大伯先在一旁等著,向我們底下一眾說:「鳴鴻,你帶著你父母到偏廳去一趟,其他人可以先散了。」

「是。」

我從後堂走了出來,在院子裡找到了爸媽,因為不曉得長老要我帶爸媽去偏廳會待多久,所以我吩咐了二弟幾句,才同爸媽往偏廳去。

只是,在我踏進偏廳的時候,偏廳裡已正襟危坐了好多人,除了一眾長老們都在,現任家主還有大伯蕭寒也坐在裡頭。突然這麼多人要見我們一家三口……這讓我心裡覺得十分奇怪,想著究竟會是什麼樣重要的事要找我們到偏廳來談。

在我們家向一屋子的人見禮後,家主的雙眸看著我開口道:「鳴鴻,你今年也將滿二十一了吧。」

「是。」

「你是不是一直很喜歡鞏家的那個小丫頭?」

「蛤?」

家主這一問,我簡直是懵了,我該怎麼說才好?

雖然行醫的時候我也難以避免會遇到一些家屬大陣仗地圍著我問病人的病情,可那些我應付得多、也看得多了,解說病情讓家屬清楚瞭解並不是什麼難事……。

可是,家主,您不能私底下問我嗎?

眼下這一屋子的人都看著我,我要如何回答比較合適呢?

就在我還在組織著那些措詞的時候,我聽到廳裡頭響起了媽媽的聲音說道:「家主,是怎麼了麼?怎麼會突然提起這個話頭?」

我一聽,果然還是親媽靠譜,畢竟毓靈也才十六歲,長輩突然關心起我喜不喜歡她,這未免也太早了吧!

坐在家主身旁的大長老開口道:「先祖有指示,鳴鴻今年有個劫,想要化解,就得幫他訂門親事。」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