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三十九 – 可多爾港

赫連宸冷笑了一聲:「孤瞧文嫣公主是不高興她出現在御王面前吧!如此我們兩方的目標是一致的。合作?」

「好。哪一日?」

「就二十五日、祭天那日的寅時吧。」

「好。明日本宮會將佈防圖拿過來確認。皇姐的意思是請宸兄永遠別讓她踏出赫連一步。」

「一言為定。」

兩人道別,赫連宸待夏文淵已走出能聽見自己吩咐下屬的範圍後冷冷地道:「言執,去準備幾副落胎藥來。」

「落胎藥?」言執這會兒有點不明所以。說白了,若郡主腹中的孩兒是御王的,待她生下後,自家主子可以拿孩子對御王做威脅不是?如何會需要準備落胎藥呢?

赫連宸咬牙切齒地道:「叫你準備就給我準備著。還有,在這兩日內安排好人手,二十五日寅時抓人。」

「是。」

「齊濱,城郊的那處都準備好了吧?」

「是,隨時都可以迎郡主過去。」

「好,很好,待郡主送過去,立刻讓她著我赫連的衣飾,然後直接送回國去。」

「那主子您……?」

「孤隨後便會跟上的。」

「是。」

 

蕭鳴鴻一行所乘的船在通過赤道中轉運河後,很順利地搭上了洋流,在第四日的清晨來到了南方琊瑯國的港口——可多爾港。

「呼——終於下船了!還是站在陸地上得好。」

蕭鳴鴻笑了笑:「有這麼誇張麼?」

「哎呀,我只是隨便嚷嚷,別當真嘛。」承影藥師搔了搔後腦勺,「倒是真不喜歡鹹水味一直竄進我鼻子裡就是了。」

蕭鳴鴻點了點頭,他走在夜承影的身前,從船上下來的時候,像位兄長般護著夜承影。

修苒在他們倆甫落地便上前來指著不遠處的馬車道:「藥師、蕭大夫,請上馬車。
等會兒咱們在落腳處休息一會兒、換身衣裳,午飯過後再出發行麼?」

蕭鳴鴻想,修苒的話說得客氣,可那些話大抵是在問夜承影,因而他未發言只是看著承影藥師。

「嗯,」夜承影蹙眉,「我要的東西都到了嗎?」

「是,琉璃瓶都已經置辦好,擱在落腳處了。」

「那好。」

三人乘馬車來到了一座酒肆,因為時辰還早,路上的行人不多。

蕭鳴鴻下了馬車,猛地覺得眼前一亮。

他方才在碼頭那處並未注意到附近屋子的模樣,可現在眼前這酒肆的形容與先前在琮瓍、北原又或是天耀所見的酒肆、客棧大不相同。

若非得要讓他用一句話來形容,他只能說:美國大西部片。

沒錯,這酒肆的外觀簡直就與西部片裡的酒吧長得一模模、一樣樣。

那大大的前廊、前廊前的小階梯,額……連沙龍門都有……。

蕭鳴鴻有種錯覺,他好像回到了美國西部拓荒時代……。

他環繞了四周一圈,嗯,除了屋子之外,好像其他的並未有相同之處。

他們上了大門前廊前的小階梯,憑藉著身高,蕭鳴鴻隱約能看見酒肆大堂裡的情形。

現在這個點兒,也許是因為時辰才過辰時初,大堂裡頭的人不多。

修苒才踏入門,掌櫃抬眸一見便趕緊迎上前來道:「修姑娘,您到了。」

「欸。」

「等會兒午飯要在房裡用嗎?」

「嗯。」

掌櫃看了一下修苒身後的二人又道:「您三位需要用早飯嗎?」

修苒看了眼夜承影,向掌櫃道:「早飯就不必了,等會兒去市井買些這處特有的小點心送進來。
東西都備好了麼?」

「是。您隨時可以出發。」

「好。」

蕭鳴鴻在修苒與掌櫃說話的同時,掃了酒肆的大堂一眼,大堂裡頭的人三三兩兩地佔據一方,埋頭吃著東西,大約是住客一早下樓到大堂裡吃早飯。

這兒的人就與這座酒肆一樣,和北方迥異。

他們的衣著上與北方不同,可也不若自己印象的中古歐洲那般,比較接近古希臘羅馬與北方天耀的服飾綜合起來,而髮色亦是多變,有紅、金、灰、亞麻色等等。

他略略聽了幾句大堂裡的人所說的話,又聽了修苒與掌櫃的對話,發現這處語言的發音十分接近西班牙文,或許自己能猜懂幾句?

「蕭大夫、蕭大夫?」

蕭鳴鴻回過神來看著修苒道:「怎?妳們說好了?」

「是,我們先進房休息吧。」

「好。」

蕭鳴鴻跟著修苒的腳步,一進房,就見夜承影衝向裡頭的八仙桌,將桌上的東西拿起來藉著窗外的陽光瞧。

他踱步進房,關上門,才去瞧瞧夜承影在做什麼。

蕭鳴鴻看了一小會兒,才看出夜承影的手頭上似是拿著一個十分之小的黑色瓶子,他往下看,八仙桌上擱著一整排小小的黑色琉璃瓶。

「這是要做什麼用的?這是琉璃瓶?」

「對呀,我那日不是說想去採熱沙花子麼,可我沒帶瓶子,就讓修苒幫我置辦些。」

「噢。」蕭鳴鴻點了點頭,又伸手撓了撓頭側,心道這修苒可真是厲害,人在船上也能發號施令讓這處的人先去採買。

「那妳為何要用光來瞧呢?是有什麼門道麼?」

夜承影將一隻小瓶拿給蕭鳴鴻瞧,「裝熱沙花子的瓶子得用深色的琉璃瓶才行,可那瓶子既是要表面上看起來不透光,可實際上卻得是要能透光的,所以我在檢查能不能透光。」

蕭鳴鴻蹙眉道:「這麼麻煩呀,這會是既要馬兒能跑又要馬兒不吃草嗎?」

「哈哈!那不一樣的啦,要製出我要的那種琉璃瓶的工法其實不難,只是麻煩複雜了點兒,我是怕賣的人給混了,所以才要仔細檢查。畢竟,咱們是難得去一趟採沙花子呀,為了沙花子,一切都是值得的,比起來……。」

就在此時,房門被敲響,蕭鳴鴻與夜承影往門口望去,修苒則去開了門,門後的來人是掌櫃。

掌櫃拿著一個做工精緻的食盒道:「修姑娘,您要的小點來了。盒子裡還有一些方才收到的信,還請您在離開前處理完。」話落,他一臉似是拜託的形容。

「謝謝,知道了。」

掌櫃將東西遞給修苒時,夜承影向門口道了一句:「掌櫃,瓶子買得很好,謝謝。」

那話是以當地語言說得十分標準,掌櫃有些訝異,但隨即點了點頭道:「不會,若有其他吩咐請隨時告訴我。」

話落,掌櫃向修苒示意,便自覺地將門給關上離開。

「原來妳會說這兒的語言呀。」

夜承影勾了勾唇,「那沒什麼,活得久了,想學就學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