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三十一 – 不同氣息的跟蹤者

鞏毓宏無禮地打斷了昊天道的話道:「殿下,眼鏡蛇一般在做事之前必須先拿到七成的酬勞才行。」

「你!」

面對生平第一回有人膽敢如此地打斷自己說話、指使自己,昊天道氣得以內力喊了聲你,十來位的忠心暗衛立即自花廳的前後門湧入,將鞏毓宏等四人團團圍住。

鞏毓宏並不驚慌,他依然面帶笑容,一字一句肯定地道:「今日是我們與殿下的第一次見面,殿下想要做的事在這天下唯有眼鏡蛇能做到,不過我看殿下在這一時半會兒,實在是無法做下要不要與我們合作的決定。
我想,殿下興許是需要一些時間好好地仔細想一想,待我們下回會面時,再有個結論也行。」

昊天道不解為何眼前這位男子如此有自信能全身而退,不過他的怒火確實是在他說完那些話後便退下了一半,若這次合作能成功,或許還能用一樣的方式連著打回京都也說不定。

只要能拿下京都,幾十車黃金都不算什麼。

既然眼下這眼鏡蛇還有利用價值,那麼就先合作愉快吧。

昊天道揮了揮手,暗衛們便退了下去。

「好吧,本王再考慮考慮,你們今兒就先回吧。」

「是,如果殿下需要眼鏡蛇效勞,還請殿下以先前說好的聯繫方式通知我們。」

「好。」

鞏毓宏與鞏毓秀正準備轉身離開,鞏毓秀忽地開口道:「若殿下想節省點用度,我倒是有個主意。」

「哦?什麼主意?」

「殿下可以拿一個人來換半車黃金。」

昊天道有些興趣地說:「什麼人?」

「鞏毓靈。」

「鞏毓靈?」

昊天道想了想,腦海中並未聽聞過鞏毓靈這個名號,便直覺問道:「那是誰?」

「我們是沒什麼時間去找鞏毓靈這個人,所以想藉殿下的人脈去尋,若殿下能找到鞏毓靈並將她交給我們,成事後交付酬勞的時候,我們可以少拿半車黃金。」

「哦?這倒是很吸引本王,不過光是在京都就有上百萬人,沒有個什麼畫像,讓本王從何找起?」

「畫像是麼,這還不容易。」

鞏毓秀一個眼神,身側的那位下屬便從懷中取出一張折迭好的紙張,上前遞給了昊天道。

昊天道展開紙,裡頭赫然出現了個清雅脫俗的美人兒。

可當他再仔細一瞧,畫中的那張臉……不是御王府的那位靈兒又是誰?

他不禁暗道:那位靈兒究竟是何人?

那靈兒是一個查不到背景的人。

在自己知曉的時候,她已是很突然地出現在昊天嶺的身側,將他迷得神魂顛倒、到哪兒都要帶著她,到後來還說要娶她為正妃。

雪皇、雪后及雪晴公主等與天耀皇室相熟的雪國皇室成員也是都喜歡她。當雪國皇室知道她失了蹤,亦即刻便派出人在雪國的領土上幫忙打聽她是不是匿蹤到了雪國。

她還被赫連的皇太子赫連宸給看上。赫連宸欲聘她做皇太子側妃,以她已收下了定情的簪子為由,遞交了聯姻的國書,還不停地向天耀的朝廷催促聯姻的日期。

他也聽說北原十四王子想找她報仇,所以在她離了御王府後在到處找她……。

而且,江湖上、這片中土大陸上的他國權貴,有能力的,都著人在江湖裡找她,只是為了那個「得靈兒者得天下」的荒唐傳言。

哼,她還真是個香餑餑呢。

自己是到最近才查到她其實離了御王府卻未離開京都,一直躲在城郊的鞏氏義莊裡。他原想著讓下屬去抓了她,或許可以給赫連宸做為一個將即墨借給自己做私軍駐紮地的謝禮,又或是能做為威脅昊天嶺的一個籌碼,沒想到,現在也可以選擇拿來做為攻城的酬勞。

他抬眸看向鞏毓秀及鞏毓宏,「你們與她是……?」

「這你不用管。」

「呵呵,本王當然要先問一下,不然萬一你們想要活的,本王給了你們一個死的,結果不能用抵半車黃金怎麼辦?」

鞏毓秀看了眼鞏毓宏,才向昊天道道:「活的,要活的才能抵。」

「本王知道了。」

 

三得藥鋪的診間裡頭,元谷藥師蹙著眉說道:「妳身子如此不濟還要外出旅行?」

「有些私人的因素,現在不清楚會離開多久,所以我想先同藥師拿十日份的藥。若是不回來了,依照我們先前的約定,我會寫信給你我的位置的。」

「一次十日份的藥倒是還好,若是再久,我寧可幾日後再幫妳送過去。」

鞏毓靈覺得好生奇怪,便問道:「中藥材一向不是都乾燥得很以便於保存,為何藥師會說超過十日份的藥需要後送呢?」

「那是因為這幾日我去尋了新藥引。」

「新藥引?」

「嗯。上次為妳診脈之後,覺得要加一味藥效果比較好。」

「那味藥很難尋?」

元谷藥師笑了笑:「不容易,不然我也不會接連幾日一大清早就出城去了。」

鞏毓靈蹙了蹙眉頭:「元谷藥師,真是不好意思,實在是太麻煩你了……。」

元谷藥師輕輕地搖了搖頭:「不會,妳是我的病人,我盡心是應該的。」

鞏毓靈的的心內對於元谷藥師對自己如此盡心盡力覺得十分感激,可又不曉得該如何說,只好低眸輕聲道:「無論如何還是謝謝你。
我那兒的藥至多只有到今晚,明個兒我不出來,我今兒就先拿這幾日的藥好了,那十日份的藥待我在出門前的二日再來同你拿。」

「好。
妳來之前可以先差個人來說一聲,這樣妳就不用在大堂裡等太久。希望妳出去玩個十日就回來了。」

她微笑道:「嗯。」

鞏毓靈離開藥鋪前除了提走了這五日份的藥包外,還額外買了一些硫磺及火硝才離開。

只是她才離開藥鋪,就覺得有股詭異的視線在盯著自己,她往四周瞧了瞧,一切都正常。她想了想,緩步往義莊的方向去。

鞏毓靈走過了義莊,轉入了一處大雜院裡,在那處躲了好一會兒,確認那股一直跟在身後的鐵血肅殺氣息消失,才鑽了狗洞到了義莊臨太湖的那處回了義莊。

不久後,鞏毓宏與鞏毓秀的馬車出了城門,那馬車在城門外略停了停,有個人徑直上了馬車。

「知道人住在哪兒了嗎?」

「是,屬下已記好了方位。」

「很好,回去之後就以你為隊長帶幾個人過來,將她活捉回去。」

「是。」

那人下了車,坐上了車夫身旁的位置,馬車便又走了起來,往城郊的方向去。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