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零七 – 收養

「謝謝。」鞏毓靈頷了頷首,掌櫃便退了下去,她自己一人就這樣進了院子。

鞏毓靈循著院子裡地上的石板來到了書房門口,才跨了一隻腳正欲過門坎進書房的時候,她正巧瞧見了季筱彤站在書案前調香的形容。因為怕擾了季筱彤,讓調香的製作失敗,鞏毓靈於是縮回了腳,站在門口處等候著。

季筱彤雖然一門心思都放在了調香上,可畢竟是與來人有約,分了幾分心力在門口的動靜上。

她一聽聞有人走到了書房的門口卻遲遲未進來,心下覺得十分奇怪。不疾不徐地結束了一個步驟後,季筱彤好奇地抬眸看向了門外的來人,那熟悉的身形讓她張口卻說不出話來。

鞏毓靈見季筱彤望向了自己,想是她已經得了空,便走進了書房來到書案前欲行禮。當她愈走愈近,季筱彤面上驚喜交加的神情立時映入了鞏毓靈的眼簾。

季筱彤在鞏毓靈尚未行禮時便已然放下了手中的香料,越過書案快步向她迎上前去:「靈兒!妳可終於現身了呢!」

鞏毓靈見季筱彤一臉的欣喜,心中有些感慨,她行了一個大禮道:「毓靈見過大皇子妃殿下,願殿下萬福。」

季筱彤對鞏毓靈並不見外,因此對於她向自己行了如此大禮,感覺十分訝異,趕忙上前親自扶了鞏毓靈道:「誒,弟妹,無須多禮!」

接著,季筱彤拉著鞏毓靈,將她渾身上下打量個遍:「靈兒,妳怎麼瘦了那麼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妳怎會突然就離了御王府呢?
妳知道麼,五弟為了找妳,將整個京都都翻了個遍兒,還託了妳大哥動員了整個中土大陸上所有的凜懍堂分鋪協尋妳的蹤跡,就差沒貼重賞的榜單了呢……。」

鞏毓靈聞言,抿了抿唇,低了頭。

那方,季筱彤還在繼續道:「妳不曉得,五弟被他母妃喝斥了多回,還三令五申地要他趕緊將妳給找回去,妳是都到哪兒去了?」

季筱彤忽然想起了什麼,瞥了眼書房裡的銅漏,「疑……堂裡要私下見我的暗語是妳傳來的?」

鞏毓靈抬眸,「是的,那是我託人送過來的。」

「我還道鞏姑娘是哪位呢,如何會知道堂裡要私下見我的暗語,原來是妳呀。」季筱彤邊道邊牽著鞏毓靈的手往一旁的羅漢榻去。

待鞏毓靈上了羅漢榻,季筱彤親自汲水烹茶。鞏毓靈看著她沖茶的手法,撫著小肚子,舒緩著疼痛,邊緩緩道:「毓靈今日到殿下您這兒來,是有要事相商。」

季筱彤手上的動作不停,聲音輕緩地道:「弟妹今兒是怎麼了,話裡話外如此生疏呢?」

「毓靈……。」

季筱彤分好了茶,將茶盞放了一杯在鞏毓靈的面前,她溫柔地看著鞏毓靈道:「妳有什麼要事要與我相商呢?是回御王府的事麼?
其實,妳想回御王府無須如此大費周章,不過嫂嫂既然是知道了,一定能幫妳避開別人的耳目,告訴嶺兒妳回來的事。」

「不,殿下,雖然不是民女想回御王府,不過民女確實是有個不情之請……。」

季筱彤蹙著眉頭:「靈兒,妳怎麼連民女都脫出口來?妳我之間實在是無需如此生份的,今日妳是我的弟妹,做嫂嫂的幫妳是當然的呀!」

鞏毓靈苦笑道:「御王殿下什麼都未與殿下們說麼?」

「朝中的事我還真是不知,只曉得上月初封鎖城門是為了找妳。
我們當時因為南方凜懍堂有些事情,在吃了團圓膳沒多久,便離開了京都,一直到日前才回來,至今也還來不及問問嶺兒為什麼好好的喜宴會變成了團圓膳……。」季筱彤輕輕地搖了搖頭。

她輕嘆了聲:「總之今日見到妳安然無恙,嫂嫂也能放下心來。
哎呀!光顧著說話都給忘了,方才見到妳的時候,應該就要馬上通知嶺兒說妳回京都了。」

季筱彤話音方落,鞏毓靈不由得整個人上身向前急道:「請等一等,殿下。能不要通知御王殿下麼……?」

因為鞏毓靈的語氣急切中帶著懇求,季筱彤蹙眉看著她,不明白靈兒為何不讓自己去通知自家五弟。

半晌,季筱彤拉過鞏毓靈的手,和藹地拍了拍她的手背道:「靈兒,妳人都回來了,不管先前有發生了什麼,只要妳能同五弟好好地商量,我想什麼事都好說的阿。」

鞏毓靈垂眸不語,季筱彤見她如此,便換了個話頭:「瞧妳瘦成這樣,身體還好嗎?制情蠱還有再發作麼?」

「事實上,毓靈今日來找您……算是與制情蠱有關。」鞏毓靈輕輕地掙開了季筱彤的手,雙眸堅定地看向了她,又朝她拱手做了個揖。

季筱彤見狀,知道鞏毓靈要開口說事,便抬了抬手示意她說下去。

「我……毓靈聽聞民間有一種說法,如若很想要孩子的夫婦一直無法如願,可以暫時先過繼一個來養,之後便能很快有消息了。」

季筱彤喝了口茶,點頭道:「嗯,這種說法我也曾聽聞過,只是……我同妳大哥的身份,實在是不便隨意領養孩子……。」

說著,她撫上了自己三年都未有動靜的小腹,有些愁悵。

鞏毓靈垂眸看著她的手,淡淡地道:「如若現在有一個絕妙的機會,讓殿下您能領養一個帶有皇室血緣的孩子,不曉得殿下的意願如何?」

季筱彤那雙剪水眸子轉了轉,意會了過來:「五弟妹,妳、妳是說妳眼下已懷有身孕了?」

「是,已二月有餘。」

季筱彤在心中算了算,又驚又喜地道:「按日子算,妳不就是在那時候懷上的!是嶺兒的孩子!」

「是。」鞏毓靈鐵了心地正色道:「只是這孩子我不想要,可生下來之後又不能隨意給他找個養父母,所以想來問問殿下的意思……。」

她閉了閉眼掩去眼底的那絲沉痛:「又或者殿下能幫我將孩子轉交給他。」

「妳不想要孩子?為什麼?嶺兒知道妳已有了身孕嗎?」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