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二十四 – 真氣

「蕭兄,你方才可有看清楚?」

「嗯,」蕭鳴鴻點了點頭,略想了想便道:「那就是你們說的什麼真氣的應用麼?」

「是的,蕭大夫也來杯熱茶吧。」修苒拿了杯熱茶遞給了蕭鳴鴻。

「謝謝。」蕭鳴鴻接過了茶盞喝茶,夜承影就開口問道:「蕭兄,嶺兒的那個暗衛長……冥殤是怎麼教你真氣的部份的?」

「唔……。」蕭鳴鴻蹙眉想著,他好像沒聽見過冥殤講到學練真氣是如何開始的。

「他沒教你?你閉關的時候都在學些什麼?」

「一開始的時候,每日必須在晨練之前的半個時辰內起身,他讓我利用那個時間坐禪至少二刻鐘,晨練後他會交給我那日的功課,唔……那些通常都是與內力運行有關。
另外他也會同我說明一些內力的使用方式,也開始教我一些招式……。」

「嗯?然後呢?」夜承影翻了個白眼道:「他有教過你凝神動物嗎?」

「擰繩動物?什麼動物?妳是要綁雞還是鴨?」

夜承影這回是翻了個快到天邊兒去的白眼,伸手將一串琥珀色的珠串從手腕上退了下來,蕭鳴鴻見她直接從中拿出了一顆圓珠,可其他的珠子竟沒有因珠串上忽然少了一顆珠子而散落開來,不禁有些目瞪口呆。

「嘿!回神啦!」承影藥師的手拿著珠子在蕭鳴鴻的眼前晃了一晃,拉回他的神識,「來,你試著將這顆珠子往上移動。」

「這……夜兄,我可不是個什麼超能力者,妳這樣太強人所難了吧。」

「超能力者?那是什麼?」

「額……就是。」蕭鳴鴻就是了老半晌,實在是不曉得該如何說明。就今兒他所見的,不就像是超能力了麼,可這夜兄的意思是,自己也有這種能力?

蕭鳴鴻抓了抓頭。

夜承影見他那番模樣,直接道:「成了,別糾結在那什麼超能力者上頭,你先來試試看。」

「得,怎麼做?」

「就是把我手中的這珠子移到半空中呀。
你瞧,就像這樣。」夜承影說著,珠子便從她的手心緩緩地飄在了半空之中。

「來,換你了。直接將珠子往左或往右挪好了。」

「噢,我試試。」

蕭鳴鴻目不轉睛地瞪著空中的那顆珠子,腦中想著:往左移、往左移……。

他目光一瞬不瞬、全神灌注地注視著那珠子,可直到他盯得是眼睛發酸,那珠子還是在原處不動。

承影藥師偏著頭看了看珠子,又瞧了瞧蕭鳴鴻,開口道:「修苒,妳以前初學真氣應用時,有遇過這種情形麼?」

修苒想了想,回道:「不曾遇過呢。」

「可……我不可能看錯的呀。」

夜承影上前抓了蕭鳴鴻的手,閉目了一小會兒,再按了按蕭鳴鴻的頭後道:「沒錯呀,你資質不錯呢,怎不行?

噢,對了,你現在的內力練得不錯嘛,跑得很順之外,還一直在加乘著呢。」

「嗯……。」蕭鳴鴻沒什麼工夫回答,他還在努力地使用心裡的「碎碎唸之力」讓那顆珠子動。

啪——地一聲,蕭鳴鴻冷不防地被夜承影在頭上給巴了一下,他撫著疼痛的頭,有些疑惑亦有些委曲地看著夜承影道:「我做錯什麼了?讓妳這樣打我?」

「哈、哈哈,抱歉抱歉,」承影藥師打了哈哈,倏地話鋒一轉道:「蕭兄,你該不會是一直盯著那顆珠子,想著它動吧?」

蕭鳴鴻蹙眉:「難道不是麼?」

「哈,那我方才那不小心的一掌還真是打對了!」

「什麼?」

「噯,對不起呀,你別生氣,我方才其實不是故意打你的,是我一時想起一種可能,結果忘了你就在我身旁,動作太大就打到你了……對不起。」

「沒關係。

妳是說什麼可能呢?」

「我在想你這麼聰明,又有這資質,按說應該第一次移動個小珠子是不會失敗的,卻不想你可能是誤會我的意思了。」

「誤會?」

「我問你唷,普通的時候,」夜承影說話間,珠子在空中飄了過來,她指著珠子道:「若我讓你將這顆珠子從這兒挪到這兒,你要如何做?」

「嗯……像這樣?」蕭鳴鴻以手指捏著珠子,移到了夜承影所說的位置。

「對的,當我們移動珠子的時候,動的並非是珠子本身,珠子是被某種力量所移動的。
那你也知道,真氣的應用是以意識凝聚力的方式來做,既然是以意識凝聚力量,那當你想讓那顆珠子移動的時候,你該如何做呢?」

「原來是這樣呀,我懂了。」

承影藥師點了點頭,將珠子停在了半空之中。

蕭鳴鴻閉了閉眼睛,再睜眼看著那珠子沒多久,珠子果然就在空中往左方移動了。

夜承影興沖沖地拍了拍蕭鳴鴻的肩道:「很好、很好!你的資質果然很高。」

蕭鳴鴻眨巴了下眼睛,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道:「有嗎?」

正當他回應著夜承影的話時,那珠子很不給面子地喀啦一聲從空中落到了地上,彈了二下後滾到了一旁,修苒走了過去,從地上輕輕地捻起了那顆珠子。

「是呀,第一次練習移動小東西就能位移這麼遠的距離很是厲害的呢!對吧,修苒?」

修苒微笑道:「是的,接下來蕭大夫只要再多練習,很快便能將真氣運用自如。」

承影藥師從修苒的手中接過了她方才幫忙撿的珠子,然後看似隨意地在珠串中選了處,將手頭上的那珠子從選好的二顆珠子中間輕輕地「擠」進去,原本被拿出的那顆珠子就這樣回到了珠串裡,一點兒也看不出先前那珠串曾少過一顆珠子。

「夜兄,妳這串珠怎如此特別,是具有磁性的琥珀?」

夜承影笑了笑,邊將珠串戴回手腕上道:「這個呀,這個哪是什麼育沛,這是蠱囊。」

「蠱囊?那是什麼?」

承影藥師有些神秘地靠近蕭鳴鴻的耳畔道:「育沛裡的蟲是死的,可這蠱囊裡頭的蟲卻是活著的,而且,那些還不是一般的蟲,是活、著、的、蠱、蟲。」

「蠱蟲?」

「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