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二十八 – 憶起

鞏毓靈看著手中的那顆珠子懷疑其功用時,耳畔開始出現模模糊糊的說話聲,她屏氣斂息,忙往四周看去。

可她瞧了半晌,周圍就只有她一人站在一顆樹的下方,周身幾尺內並無其他人。她甚至還抬頭往頂上的樹椏上看去,樹上一樣也是沒有人在。

那聲音偏巧在此時停歇了下來,鞏毓靈伸出小指挖了挖耳朵,她忍不住在心中懷疑自己是耳力退化還是聽錯了的時候,那模糊的說話聲又再度響起,且這回那聲音像是逐漸地凝實了起來,愈來愈讓人能聽得清楚。

她在第一時間就辨出那是昊天嶺的聲音。

「靈兒,妳……怎麼那麼傻……,妳怎能不信我……。」

「寶貝,我只愛妳,夏文嫣那事只是一場戲而已,妳要信我。」

「夏文嫣師徒牽扯到這中土大陸許多嚴重的事情,我不得已得用自己為餌去釣她……。」

「妳若不信,可以到交換處去看,我會讓下面的人在那處將現在已收集到的情報寫上,我想那些暗號,妳應該看得懂的……。」

「現在還不是妳能回府的時機,待妳能回來時,我會用事件讓妳知道的,妳先在這兒好好地養身體,好麼?」

「我與致彥是好友,怎可能會對他下毒手,那一切都是誤會,待妳回府我再好好地與妳細說,好麼?」

「在夏文嫣那事結束之前,還有聯姻的事情尚未擺平,另外還因楚秀成放出的流言,造成有不少人在盯著妳,現在真不是妳回府的時候。我派了人在妳身邊保護妳,妳萬不可離開……。」

那……是昊天嶺在對著自己說話的聲音?

所以,那一夜夢見的……並非是夢?

昊天嶺那夜所說的那些話在鞏毓靈耳畔反覆了多次,她覺得自己真辨不清那夜發生的事,究竟是真還是假。

鞏毓靈在腦中咀嚼著那些話語,想知道那夜若真是他出現在自己面前,他對自己所說的這些,能信的有幾分。

她腳步慢慢地往義莊的方向走,只是她走了還沒幾步,身子停頓了下來,緊接著,她足尖的方向便是一轉。

是的,鞏毓靈她改了方向,直接進了城門。

她邊走邊思索著,還是覺得自己有些看不透昊天嶺的意圖。

還記得先前同軍隊出征的時候,時不時總會聽那些將領們得意地講一些從前的豐功偉業,其中有一件便是昊天嶺那殺神的稱號是如何得來的。

那事在京都裡或許是個禁忌的話題,因而她在京都時不曾聽人提起過,或許,能有膽子提這事兒的約莫也就只有昊天嶺麾下的那些將領了。

要說起那荏事兒就得從昊天嶺十七歲的那年說起。

那年是昊天嶺自他十二歲率軍前往東北支援後的第五年,他在那處整整打了五年的仗,經歷了許多場大大小小的戰役,在那些戰爭伴隨著各種各樣的刺殺、暗殺中挺了過來,最後終於成功地擊退了北原、赫連及琮瓍的三國聯軍,保全了天耀的領土完整。

三個戰敗國之中的北原國雖是天耀的手下敗將,卻是那三國之中、在這場戰爭中的最大贏家。

北原取得了不少自家國土南方的領土,讓自家子民多了許多能豢養牛馬羊的草原地,可這土地不可能是憑空而來,也非是從天耀佔下的領地,那那些領土會是從何兒來?

三國之中的赫連,其帝君也不算是個好惹的人,不可能憑白讓北原將領土拿去,所以那個「軟柿子」只能由最倒楣的琮瓍來擔了。

琮瓍在那五年間因戰事耗損了不少國力之外,在這戰事結束的當口兒還被北原國佔去了不少領土。

按說以琮瓍人的血性,怎可能吃這啞巴虧,可問題就在那時琮瓍國內出了件大事,讓琮瓍的朝野都關注著鎮國巫女的失聯之事,無心在戰事之上,也就讓北原國給佔了便宜。

這事的坐實宣告了這片中土大陸上各國國力新的排行順序,甚至,有不少國家的皇帝在私下裡拍著胸脯感謝自家領土未與北原國相鄰。

昊天嶺待東北的疆界安定後便班師回朝,在他抵達京都的那一日,亦是一場好戲的開鑼。

那一日,是光武帝在大殿上將昊天嶺封了王,還賜了封號「御」的那一日。

那一日,是除了少數的人之外,朝中從上到下,每一位有出席或被要求出席的官員十分驚恐或激動的一日。

鞏毓靈還記得,說這故事的將領說到此處,還有些不能自己的激動。

事情就發生在大殿上才剛封賞完,朝中上下看起來一片和樂,一眾都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之中的時候。

彼時剛受封的御王殿下甫說完謝恩的話,便直接從大殿中那光可鑑人的金磚上立起身子,無視朝堂上的規矩,直接把幾卷書卷拋給了光武帝。

他看著光武帝接住了書卷,當即轉身當著皇帝的面前鐵血肅清了朝中上下。

當昊天嶺在大殿上大開殺戒的同時,光武帝正不急不徐地展開了他方才丟上來的書卷,那書卷裡頭滿滿當當都是那些吃裡扒外的官員的犯罪證據。

因為那些人的背叛,才會讓當年的鎮遠大將軍被圍困。

因為那些人的通風報信,才會讓昊天嶺帶的軍隊被北原、琮瓍及赫連的三國聯軍包圍。

也因為那些人與敵方的暗通款曲,才會讓許多將軍、大小頭領,甚至是昊天嶺本人被刺殺、暗殺,讓天耀折損了許多將才。

在皇帝下方,大殿地上染的血,大約只有那些才隨著昊天嶺從東北回朝的將領們才沒有感覺,至於大殿上的其他人,聽說幾乎都吐了個遍。

只是昊天嶺的肅清行動不是只限於在大殿上,甚至是在那夜舉行接風慶功宴的時候,宮裡頭雖一片歌舞昇平,但就如許多忠心官員所期盼的那般,遲來的正義讓京中好幾個大戶人家徹底消失在夜色之中。

昊天嶺因為這事,在戰神之後,便多了一個「殺神」的外號。

這些年來因為天耀邊疆沒有什麼大型的戰事,昊天嶺大多都是待在京都裡修身養性,尤其是在御王妃過世之後,他的行事轉而更加地低調。

許多官員或武將需要找他的時候,只要去王府或城外的兵營便能很容易地找到他,若他不在這兩處,通常就是進宮陪他自己的母妃去了。

如今,大多數的人提起御王的時候,只會想到那位當年從東北戰事中脫穎而出的戰神御王,又或是那位長得像蘭妃娘娘但神情清冷的殿下,很少人會再聯想起那日在大殿上殘酷嗜血的五皇子。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