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二十一 – 冰寒珠的功用

可說也奇怪,冰寒珠這稀有真珠的名氣在擁有不少百歲以上老前輩的江湖中卻是個沒什麼人知曉的東西。

昊天承好不容易打聽到了江湖上的一位老老前輩手上似是有那麼一顆,立刻就親自前去,想與老老前輩打個商量。

可昊天承到了那處才知曉,老老前輩早已在他深愛的夫人過世的那個晚上,將他自己僅有的那顆冰寒珠放進了他深愛的夫人口中,以保她那已失了生命的身子永遠不腐。

這下子,昊天承也只能放棄,總不能為了要討好心愛的人,就硬生生地從人家亡妻的口中將珠子給取出來,且,這事如被夜承影知道送給她的冰寒珠是這樣來的,恐怕自己就會先被她狠狠地胖揍一頓之後,再被她押著去道歉。

所以,在折騰了一陣子,依然沒有冰寒珠的下落,昊天承便決定直接去查查這冰寒珠的由來,自己好想辦法得那麼一顆來送人。

昊天承在師門裡找不到紀錄冰寒珠的典籍,只好仗著自身是皇室成員,具有隨意出入天耀及雪國皇室書庫的身份,又找了兩國秘府的秘書監、雪國的博古通協助,翻閱了許多古老的典籍,才確認了產出冰寒珠的冰寒珠母貝生長的地方。

當然,他也因為翻閱了那些典籍,知曉了這冰寒珠對藥師們來說,原來是一個可遇而不可求、夢幻般的存在。

冰寒珠除了同普通的珍珠一般有什麼清泄肝火、治心悸失眠等等藥效之外,它還存在著許多神奇的功效。

例如,若是將冰寒珠磨成了真珠粉,只需要使用極少的分量抹在身上便能保十六年的青春容顏。又或者嚴重刀傷出血不止,撒上這種真珠粉可以立即止血。如傷口皮損肉爛嚴重到甚至是見骨難以生肌者,治療時不需如一般要來個什麼刮除腐肉,只需直接用上這粉,便能神奇地肉白骨、生新肌。

最重要的是,這冰寒珠可媲美是一顆活動的玄冰。

如若患者傷重,無法及時送至玄冰谷救命的時候,藥師只要將手中的冰寒珠放入患者的口中含著,患者便能在彈指間進入似是躺在玄冰上的狀態,如此便能增加搶救或者是救治的機會。

可這冰寒珠並非是常見的東西。

孕育出這冰寒珠的冰寒珠母貝只自然生長于極南之地的陸下海之外,而且牠一百六十年只吐珠一回。

若是在牠自行吐珠之前強行剖開珠母貝取珠,取出來的冰寒珠別說是什麼移動玄冰了,它不僅是連一般珍珠有的藥效也失去了之餘,甚至可說是直接變成了一味毒藥。

到那時,如按一般的用法用在傷口上,還會加劇傷口的惡化。若是想用來止血,只怕會直接大出血。

如此卓越且罕見的寶貝,對於一般只有百歲壽命的人來說,可能窮其一生都沒有機會看上一眼,當然,知道這東西的人亦少,能得到它的人就更少了。

可既然夜承影想要,那昊天承自然是想辦法得到,好討美人兒歡心了。

 

待昊天承看完了信,昊天嶺也正好提筆寫完了回信。昊天承心情愉悅,轉頭見昊天嶺有些蹙眉,便有些好奇地湊過去瞧了瞧信上的內容。

那信上寫著:

通知鎮定在郡主至藥鋪時以傳言吸引郡主的注意並借機解開隱蔽郡主記憶的暗示,傳言以十一月二十五日處決小武小香為由頭,做為郡主的歸期,至那日前,務必密切注意跟隨餌食的人,以期一網打盡。

關於郡主請准大皇子妃安胎一事,請大皇子妃準備別苑並回覆郡主,至於人手無須再備,屆時整隊隨郡主一同移動,至別苑後一樣以石衛為頭。如郡主選擇別苑,本王會擇日至別苑接回郡主。

廉貞道姑如進本王師門,可撤回暗中監視者,監視各地陣地者不撤。

派三十名真氣暗衛南下至眼鏡蛇勢力附近,以備不時之需。

告訴宋承允,昊天道喜歡玩就讓他多高興一會兒,兵力暫時壓著,待他動總攻前一舉攻破便能逼他意氣用事。

赫連宸抵達天耀……。

昊天承一眼望去,只是看到第一張信紙的部份內容便抓了抓頭,他不由得歎道:「嶺兒,你要忙的事還真是多……。」

「還好,這些都是已經再三過濾過了的,三哥你還沒聽朝中那些老臣的嘮叨,那些個才真是把人給繞暈了還不負責的呢。」

「阿……看來修苒跟著我還真是委曲了。」

「呵呵,三哥,你終於知道修苒有多辛苦了呀。」昊天嶺將信折好收進信封後以封蠟封口上戳,「三哥,你抓緊時間休息一下,等會兒咱們就出發去這回的最後一個陣地吧。」

「好、好、好,知道你想弟妹了,咱們吃飽就出發。」

在倆兄弟說話的時候,昊天嶺封好了信,抬眸正好瞥見了昊天承手上抓著的一沓信紙並那裝信紙的信封。

他原本其實並不關心那裡頭寫了什麼,可正巧他看見信封裡露了一張紙的一個小角,那小角上有著一個「靈」字的影子勾起了他的好奇心,所以他便好奇地問道:「三哥,你的信都看完了麼?」

「看完了。」昊天承應了聲,還順手將那一沓信紙給展開道:「是修苒寫來的,裡頭講了些南方眼鏡蛇的事……。」

昊天嶺有趣地瞧了一眼昊天承,昊天承收到那眼神時不自主地咳了聲,又道:「當然還有提到夜承影跟蕭鳴鴻了。」

「嗯……我看信封裡好像還有東西。」

「真的?」

昊天承聽聞了昊天嶺的話,將信封給撐開來,果然裡頭還有一張紙。

他將那紙從信封裡拿了出來,並展開,發現那是一個女子的畫像。畫像裡頭夾了一小張紙片寫著:蕭大夫欲動用江湖力量找畫像中的這名女子,女子為他的青梅竹馬,名喚鞏毓靈,請主子裁決。

昊天嶺在昊天承展開那畫像時靠了過來,甫接近就見到了畫像上那閉上眼都難以忘懷的倩影。

昊天承一頭霧水地道:「這可真是奇了怪了,嶺兒,你不是說蕭鳴鴻是從異世來的嘛,那怎會在咱們這兒認識一個什麼青梅竹馬的女子?」

「鞏毓靈、鞏毓靈……鞏毓靈?」他喃喃著。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