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八十二 – 保胎藥

「方才失禮了,妳先將衣裳整理一下吧。」

元谷藥師還是那般不冷不熱、不急不徐的聲音,彷彿先前他什麼都未做過似的。

不過,他說完話,還是避了嫌,轉身背對著鞏毓靈。

鞏毓靈低頭,默默地整理著衣裳邊緩過氣來,腦子裡充滿了疑惑。

剛剛胸口怎會如此疼痛……?

那痛感……由胸口漫至全身……這種痛感自己彷彿曾經經歷過……會是何時呢……?

她猛地想起二月多前的事。

那次昊天嶺被困在岩壁上,自己與他以摩斯電碼溝通後做炸藥救了他,當他們下山要回淚泉別莊的半路上,遇上楚秀成阻道的事,那次楚秀成告訴自己身上有制情蠱的存在,還誘發了蠱毒令自己痛不欲生……今日那疼的方式就是與那日蠱毒被楚秀成誘發時的痛法十分地相似。

她自上次發作與昊天嶺有了肌膚之親後,這蠱就從未再發作過。

不論是像那次被引發的疼亦或是讓她動情想找人交合的情況一次都沒有,她還想這蠱毒是不是已經解了又或是沉睡了……。

可這蠱……今日卻是發作了……是這位元谷藥師引發的蠱毒?

這位藥師究竟是想做什麼?

 

「元谷藥師,我整理好了。」

「嗯。」元谷藥師回身重新落座,眼底有著尚未完全退去的欲望與神采。

他伸了伸手,將已靠在牆邊的凳子重新拉了過來書案這側道:「嗯,坐吧。」

鞏毓靈在凳子上落座,她方坐下,便聞王元谷的聲音響起:「掌櫃,多拿幾個暖盆子進來。」

「是。」

鞏毓靈聽聞鎮定的聲音從後院而來,她好奇地瞥了眼後院的方向,卻只是看見一堵牆,這時,元谷藥師那如清溪流淌的聲音又在診間裡緩緩響起,吸引她的注意力。

「姑娘懷孕已二月有餘,妳知曉這件事麼?」

「是,我數日前才知曉的……。」鞏毓靈看著元谷藥師的雙眸答道。

「那妳知道自己的身子因為曾經服用大量的假孕藥而讓底子變得很差嗎?」

鞏毓靈點了點頭:「嗯……知道。」

元谷藥師輕輕地笑了笑,薄唇輕掀地吐了句:「那妳知道自己身上有制情蠱嗎?」

這元谷藥師的外表雖是看來充滿陰柔氣息,可那美少年的外貌一笑起來是足具傾國傾城的殺傷力,又有如春陽融雪般的舒適溫和,鞏毓靈被他那先前如狼的眼神與現在溫潤的反差,一時間看得有些怔愣。

王元谷見鞏毓靈一臉呆萌的樣子,身體微微向前傾道:「制、情、蠱,知道麼?」

鞏毓靈不曉得是因為他的「美貌」亦或是後面那句話的氣勢,她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拉回了心神。

神思拉回,鞏毓靈心底便是先訝然了一下。

鞏亦傑、慶霖藥師的醫術算是很好了,可慶霖藥師看不出自己身上有蠱,鞏亦傑是懷疑有什麼卻判斷不出來,眼前的這位藥師卻清楚說出制情蠱三字……。

所以,這位元谷藥師醫術比慶霖藥師、鞏亦傑更為高明?

鞏毓靈眨了眨眼,點了點頭道:「制情蠱我知道,也曉得我自己身上被種了制情蠱。

不過,我聽聞制情蠱一個月至少會發作一次,可我已有二月未曾發作了。」

「妳知道制情蠱的由來嗎?
制情蠱的出現同南方蠱族的一個滅族之災有關,蠱族為了能確保族人的血脈有機會傳承下去才被養出來的。
因此宿主未懷孕時牠會不停地製造宿主受孕的機會,而一旦宿主有了身孕,牠當然就暫時不會再發作,而且還成了這世間上最好的保胎藥。」元谷藥師侃侃而談。

「世間上最好的保胎藥?」

「只可惜……,」元谷藥師有些遺憾地輕輕搖了搖頭道:「姑娘身子的基底實在是太差,在假孕藥的餘毒未能完全清除、藥效未能開始反轉前就懷了孕……又遇上了制情蠱……。
妳不曉得這制情蠱呀,為了保證腹中的孩子能順利及正常成長,原本就會儘量從母親的身上攫取足夠的營養供給孩子……。
其實一般正常的情況下,假孕藥尚未完全排除之前,我會讓那孕婦放棄那個孩子,等身子基底養好再受孕。」

「不,我不會放棄他的……。」鞏毓靈激動地站了起來。

元谷藥師擺了擺手:「別激動,我並未要妳放棄妳腹中的孩子。眼下的情況再差也由不得妳不要他了。」

「這是什麼意思?」

「打擾了,在下送暖盆子進來。」鎮定在門簾外道。

「無妨,進來吧。」

鎮定手腳麻利地提了幾盆暖盆子進來診間,放在鞏毓靈的身旁。

暖盆子才放下來,鞏毓靈便覺得周身的溫度頓時拔高,她感覺身上的衣袍有被烤乾的感覺,目光瞥見地上先前的那一小片的濕潤,似是也以目光可見的速度,開始快速地蒸發、縮小。

鎮定還拿了件大氅遞給鞏毓靈。

鞏毓靈看著鎮定,鎮定道:「鞏姑娘披著吧,免得著涼了。」

「謝謝。」

元谷藥師趁鎮定進來添暖盆子的一小段時間為自己及鞏毓靈倒了杯茶,「來,妳應該也渴了,喝些茶水。」

「嗯……謝謝。」

鞏毓靈輕抿了茶杯,元谷藥師待鎮定出了診間,才復開口道:「其實,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養得如此成熟、完美的制情蠱。」

元谷藥師的眸中迸射出兩道精光,那灼熱的目光落在鞏毓靈的身上,她垂眸又抿了口茶水。

「妳知道嗎?除非妳死,否則,只要妳還有一口氣在,牠是不可能讓孩子離開妳的。所以……直到孩子降生,妳只能任由牠壓搾。」

鞏毓靈抬眸問道:「所以……?所以我會如何?」

「妳的根基實在是太差……原本蠱蟲便會抽取母體的養份好讓孩子妥善地長大,若是一般的女子身懷制情蠱又懷著身孕,至多只是比一般的孕婦覺得勞累一些,而那些只要以合適的食補做為孕補來補足孕婦體內過度消耗的部份就行了。
可妳底子差,本身就留不住那些營養,又因假孕藥而虛不受補,不停消耗的結果……一個是妳會隨著懷孕的月數嗜睡的情況會愈來愈嚴重,甚至是最後接近臨產的時候,一日可能清醒不到一個時辰。甚至是一直睡著直到臨產。」

「是嗎……?」鞏毓靈垂眸,左手撫上她自己的小腹淡淡道。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