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八十三 – 催命符

「姑娘妳知道所謂一直睡到臨產的真正意義麼?
到時候,姑娘可能在一日裡甚至是吃喝不了幾滴米水……因此會導致另一個後果……。
我想,姑娘在心理上及環境上最好是都先做足了準備才好,待孩子瓜熟蒂落之時,屆時妳也已瘦得如骨,無力將孩兒給娩出來了。為了讓孩子能活,唯剖腹取子一途了。
而在那之後……姑娘約莫只有一命嗚呼的份兒了。」

「這樣呀……。」

鞏毓靈面上不顯,可心裡卻是存了一堆的疑問。

她承認,這元谷藥師的話語對自己而言,實在是太過勁爆、太具有毀滅性了。

這制情蠱加上假孕藥的結果,等於這腹中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催命符……?

可,這樣的話她還是第一次聽見,又自己與他今日是第一次見面,他的這番話是真能信的麼?

還是這位藥師是要藉此訛自己什麼?

若他的這番話是真,那自己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元谷藥師瞧著鞏毓靈持續地垂著眸,不知在想些什麼的神情,他的頭微微靠近了鞏毓靈問道:「姑娘最好別以為我所說的話……是危言聳聽……。
既然妳現在已知曉了妳最後將面臨的結果,如此妳還要生嗎?」

「嗯……,」鞏毓靈輕聲地說道:「我很愛孩子的爹……。
雖然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們分開了,可孩子終究是我們的延續,不是?」

她輕笑了一聲抬眸看著王元谷:「藥師方才不也是說懷不懷他,是由不得我了,既是如此,我會儘快安排好後續的事情……。」

元谷藥師見她眼神堅定,頷了首,著手研起了墨,寫了藥方子交給她:「這方子能幫妳多撐些時日,平時就別太勞累了,一日至少睡足五個時辰,儘量別熬夜,營養均衡些,能吃儘量吃,吃不下也多少吃一些吧。」

「好,多謝藥師。那……診金需要多少?」

元谷藥師唇角一勾笑得妖冶:「妳讓我今日見到這難得一見的蠱蟲,就不收妳診金了。」

鞏毓靈被藥師那妖冶的笑晃得眼花,她還是第一次在一日之中見到同一個男子的笑有如此多樣不同的風情……而且,眼前的他是清卓豔麗又帶著如此邪魅,讓她不禁想起了那位總是喜歡在嘴角噙著一縷邪笑的人……。

她輕輕地甩了甩頭,將腦中的想念拋開道:「這樣好嗎?」

「可以的話,待妳要拔蠱的時候,千萬、一定要找我幫忙,好嗎?我來想想辦法把這難得一見的蠱蟲給留下來。
對了,最近我都會在此,妳每過幾日就來讓我瞧瞧吧。」

鞏毓靈愕然。

呃……怎麼有股自己是實驗鼠的感覺……。

她快速地在腦子裡轉了一圈,點了點頭道:「好,我知道了!還麻煩元谷藥師多照顧了。」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鞏毓靈瞧元谷藥師一聽自己答允,眸中已是遮掩不住的熱切,更加肯定自己是成了元谷藥師的實驗鼠。

「對了,為了答謝妳,我看那些藥金我一併幫妳出了。」

「不、不必了!」鞏毓靈急急地拒絕元谷藥師的好意,又怕這些個高人的臉面較薄,便匆匆解釋道:「元谷藥師願意看顧我又不收診金已是天大的恩情了,怎能連藥金還讓藥師出呢!
藥金我會自己付的,我方才還託金掌櫃幫我拿繡品去賣,我能自己付的,藥師不用擔心。」

如此元谷藥師便也不再搭話,比了個請的手勢,兩人便朝診間外走去。

在接近門口的時候,走在前頭的元谷藥師猛地停住腳步轉過身來,鞏毓靈在他的身後差點兒閃避不及。

鞏毓靈在步伐一停下來,立刻就往後退了一步,並不明所以地抬眸看向身前的王元谷。

只是這一抬眸,她便與元谷藥師來個四目相接。

接著,她便見元谷藥師上下地打量著自己。

她勾著嘴角,不作聲地任由他看。

半晌,元谷藥師依舊是不冷不熱地開口道:「妳倒是有趣,妳還不知妳的那些藥需要多少銀子就急著拒絕我的好意,妳不怕妳付不出銀子來嗎?」

鞏毓靈微笑道:「在我的家鄉有這麼一句話,叫做『免費的往往是最貴的』。毓靈縱然不才,可也是知道受人點滴當湧泉以報,既然沒把握能湧出泉來,那還是別受那點滴之恩好了。」

元谷藥師忍不住地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他伸出手將鞏毓靈的頭頂揉成鳥窩邊道:「哈哈!妳這個小妹妹說話真有趣,好久沒聽過這樣有趣的說法了。」

鞏毓靈感覺頭頂上在這一瞬間有一群烏鴉飛過,眼前的這位藥師雖然身長高過自己一個頭,可他的年紀……他看起來分明就像是個少年郎,卻稱呼自己為「小妹妹」,這會不會有點太過……?

還是這是一個搭訕的打開方式?

元谷藥師歛了歛笑容又道:「欸,老實說,妳需要吃到如此……的藥,也是因為妳本身思慮過重的緣故。
我知道懷孕的人總是容易想東想西,在情緒上也容易受到波動,平時不會很較真的事往往在孕期內都變成了不較真不行。
可凡事皆有安排,事已至此,就只能莫急﹑莫慌﹑莫怕,而不是顧著想太多了。
放寬心吧,對肚子裡的孩子也是好的。」

鞏毓靈有些驚訝地覷了覷他。

「事已至此,就只能莫急﹑莫慌﹑莫怕」的這句話是數月前自己在金閣寺時,慈雲大師對自己所言的內容。如今,這元谷藥師在數月後竟也對著自己説出了同樣的一句話……。

雖然自己一直並未參透這句話的涵意,可,能在短短數月間自不同人的口中聽聞到同樣的一句話,顯而易見這話在冥冥之中很可能是對自己的一個重大提示吧……。

鞏毓靈略想了想,歪著頭看著元谷藥師挑了挑眉道:「沒爹娘照顧的孩子總是得自己學著長大嘛!」

「哦?」王元谷笑著點了點頭道:「好樣的,這會兒又看開了呀!哈哈!」

話落,他領著鞏毓靈,二人一前一後地回到藥舖大堂裡。鞏毓靈直接拿著藥方子給藥櫃處抓藥的夥計,那夥計便忙碌了起來。

「鞏姑娘,如何?」金掌櫃見他們倆從診間出來便靠過來問問。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