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八十七 – 夏文嫣的冷血

「是。
當時屬下們見她從三得藥鋪出來後就一臉愁容、神思恍惚,似是陷入了思緒之中,想著或許有戲,便尾隨在她身後。
屬下們跟著她過了義莊的大門到了太湖的湖畔,見她站在湖畔愣神,屬下便遣人從湖的對岸鑿了個冰窟,下水潛到郡主身前的冰下鑿了不少的小洞,只要她能踩到那處,便會跌入湖中。
那時,莫邪照著主子您的吩咐也到了義莊那處,屬下就依著您的吩咐以銀鈴帶他到太湖的湖畔,同時,佐文大人派來增援的人也到了個及時,他們幫忙拖住保護郡主的那些人,以免莫邪行動時被阻止。」

「如此聽起來,天時、地利、人和都在我方這處,後來又怎會失敗呢?」隔屏外傳來一個帶著稚氣的溫潤男聲道。

「啟稟五皇子殿下,屬下在湖的對岸親眼見到了那莫邪去推了她,而她亦是在一個踉蹌之後就正好踏上了我方先前準備好的脆弱冰層上,那郡主看來是真沒有武功,想當然爾,下場便是跌進湖裡頭去了。
只是,就在屬下要派人下去親眼確認郡主的生死,卻見到莫邪忽然快速地閃身到了一棵松樹的後方,我們只好先按兵不動,瞧瞧是誰來了。
不一會兒,有一個屬下從未見過的男子匆匆而來,那人看來是武功高強,一來便逕自脫了大氅後跳進湖裡頭救人。
後來,屬下見郡主被那男子順利地從湖中救出,為了避免被懷疑,我方的人就撤了。」

「你回來時有被人跟蹤嗎?」

「回殿下,屬下們是趁亂離開的,並未有人注意到。」

「是誰去救了那丫頭的?」

「回主子,屬下不清楚,可從與我方纏鬥的那些人的慣性看來,應該是有二方人馬在保護她。」

「二方人馬?」

「是,有一方人的招式看來,應該是赫連來的人。不過,另一批人……據與對方纏鬥了好一會兒的人回報,實在看不出來是哪邊來的人馬。」

「你說那郡主從三得藥鋪出來後,人就恍恍惚惚的,她究竟在藥鋪裡頭都同人說了些什麼?」夏文淵突然提問了不相關的事情。

「回殿下,她一開始似是去托賣東西的,可她們雙方說好後,掌櫃似是薦了她一位藥師,原本我們想再往前仔細探聽,卻在這時候來了人在三得藥鋪附近佈防,那些人逼得很近,我們不便被發現,就撤了一段距離,也因為如此,無法知道後來那藥師與她說話的內容。」

「突然來了人佈防?皇姊,妳說那些有可能是御王的人嗎?」

夏文嫣瞇了瞇眼睛,「說實話,德安這事算是咱們運氣好……若非佐文出城辦事正好看見她救了鞏氏義莊裡的小孩,不然本宮在這京都,處處受人掣肘,要辦點兒小事也得讓下面的人低調些,哪能那麼快找到她。
現在看來,這個德安也不是個蠢的,她知道很多人在找她,她卻選擇躲在京都城郊,呵呵,燈下黑是麼,她還真是成功了。」

她看著自己那宛如凝脂的手臂淡淡道:「本宮看御王也差不多該找到她了,否則他也不會是本宮看上的男人。
只是那些人若真是御王的人,找到她之後,他們的下一步會是什麼……那才是最重要的。
御王雖然痛恨背叛自己的人,可他似乎很看重她肚子裡的孩子……只是這個孩子于本宮來說是個隱患,還是不要出生比較好……。」

「呵呵,皇姊深得御王的心,怎麼如此不自信?」

「文淵你還小不懂,雖然眾人都認為他是因為本宮同夏文瑀長得相似而被本宮迷得眼裡容不下其他人,可是誰又真能知道那個男人心裡究竟是如何想的,他對於那丫頭的態度十分奇怪……,雖然本宮知道,他默許市井裡將本宮同他的婚約傳得沸沸揚揚,甚至是說得好似兩國已經在準備這門婚事,連禮單都出來了……,」夏文嫣垂了眼眸,「可畢竟那丫頭有了他的骨肉……你們男人對於骨肉不是都挺執著的嘛,而且天耀皇室如今的子嗣不盛……皇孫的部份也才小貓兩三隻而已,不然他怎會在知道她有了身孕之後到處派人找她,擾得許多人不得安寧。」

「等等、等等!」夏文淵蹙眉,他狀似現在才反應了過來的形容:「皇姊,妳是說德安郡主她有身孕了?她是何時有了身孕的?本宮怎麼都不曉得!
既然她是有了身孕,我們還要繼續下手?」

夏文嫣冷笑道:「當然。」

夏文淵猛地站了起來道:「皇姊,她既然有孕,我們對她下手會不會太過缺德了呢……?」

「文淵,你敢質疑本宮?」

「不是的!皇姊……。」夏文淵手足無措地急忙辯解道,可他還未說完,夏文嫣就厲聲道:「夏、文、淵!」

夏文嫣的話音方落,只見夏文淵立刻閉上了嘴,面上急迫的神情緩緩地歸於平靜,眼眸卻是顯得有些呆滯。

他開口一字一句地徐徐道:「是,皇姊說的都是對的,文淵不該質疑皇姊。」

夏文嫣冷哼一聲:「哼,本宮除了夏文瑀就是為了坐上這御王妃的位子,這回要不是國內有人掀了浪頭讓本宮來遲了一步,怎會到現在還未有個結果。
幸好上天還是站在我們這處的,那丫頭既然要跑,我們就成全她,可她仗著自己聰明,沒有跑得遠遠的就是個錯。
既然如此,那就趁她離開了御王府的保護圈出手,同當時小瑀的時候一樣做成意外,沒弄死她也要弄死她肚子裡的孩子。」

「可若是御王懷疑起來……。」

「呵呵,冬日裡的事情也不是見天兒的少,上次她沒落胎沒受辱,這回懷胎還落水……。」

夏文嫣笑得如豔麗盛放的牡丹,連說話的語氣也輕快了起來:「佐文,你親自去查查那丫頭現在情況如何了,還有,記得去查,救她的除了赫連宸以外的另一夥是誰的人馬。
其他人,退下吧。」

「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