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九十 – 思索未来

書房裡靜默了一小會兒,有個如琴音般的女聲在門外道:「主子。」

昊天承道:「進來。」

一個眉宇間充滿英氣、以玉冠束著髮的美麗女子走進了書房。

這女子是一個標準的畫中美人兒,巴掌大的瓜子臉、細長的柳眉、小巧的鼻,在不深不淺的人中下是櫻桃般的檀口。

如此的美人兒在衣著上卻不如書畫中的那般,她一身穿著窄袖長袍的男子裝束,在鬢角兩側各有一條辮子再並著所有的頭髮全梳到了腦後形成一個高高的馬尾巴,以白玉做成的玉簪及同色澤的小玉冠固定住。

那長長的馬尾巴在她行走時,跟著她走動的步伐,不停地在她腦後躍動點著節奏,形成一道道優美的弧度。

只是,從她的臉往下,她那一身的男裝其實有如自欺欺人的手法,那衣袍完全掩飾不了她傲人的身段及曼妙的身材,以至於讓人見到她時,第一眼總不得不將目光集中在她那飽滿的胸前。

美人兒進了書房徑直往昊天承的面前走,她行走時不若一般閨秀的嬝嬝婷婷,而是帶著一股容易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英姿颯爽。

她就這樣一路走到了昊天承的身前,單膝跪下、低頭行禮,說道:「主子、五殿下,修苒歸來遲了。」

「怎麼回事?找不到殺手幫的幫主?」

「回主子,找到了,原本他也願意配合您的召喚,可路途中他接到了一個消息後就趁我們不備時,脫離監管往南遁逃了。」

「往南遁逃?」

「是,現在查到他已經到了南方沙漠……與眼鏡蛇廝混在一起。」

「他是收到什麼消息?」

「不清楚,不過似是與廉貞道姑有關,屬下有取得他未消毀的字條,在這兒。」

昊天承自修苒捧高的掌心中將字條拿了起來。

那字條上有部份被火燒過的痕跡,在未被燒毀的部份依稀可辨認出「廉貞被扌」四字。

「嶺兒,你瞧……,」昊天承將字條拿給了昊天嶺,「果然這幫主同廉貞有關。」

「嗯……。」

「主子,雖然那殺手幫的幫主跑了,屬下為了將功折罪,將那殺手幫的柳副幫主給帶回京都了,主子要傳喚麼?」

「做得不錯……。」昊天承頷了頷首,正要再說時,冥殤自門外飄了進來,跪在了昊天嶺的書案前行禮:「主子,殿下。」

「冥殤,有事?」

「是,屬下要稟報郡主落湖時,纏住我方的人已查出來是誰。」

「說。」

「纏住我方的人是夏立國文嫣公主的手下,只是咱的人同對方交手時,赫連皇太子的人也來幫把手,所以當時鎮定沒費什麼力氣就能越過了那些人去救郡主。
另外,隱藏在周圍還有一夥人,我方的人跟了一日,那形容,大概是北原來的。」

昊天嶺思忖了一會兒道:「雖然赫連宸的人這次看來是幫著我們,可難保之後他們會互相通氣兒聯合在一起,你下去讓人盯著點。」

「是。」冥殤應了聲,向修苒頷了頷首便去佈置了。

修苒見冥殤的事已有個結論,便向昊天承道:「主子,您要召見柳副幫主麼?」

昊天承看了眼昊天嶺,便道:「好,讓他進來吧。」

 

鞏毓靈喝完藥湯躺在溫暖的羽絨被裡睡不著。

她的思緒已是理清得差不多,綜合推論下來,自己藏身在義莊裡的事應該被人給發現了。

只是,不知道盯上自己的會是誰,那人似乎是要自己的命……亦或是寶寶的命。

想想自己來到這裡,說沒仇家沒仇家,可若是要說有,大約就是北原的那位王子吧。

可那位十四王子會派人來殺一個小小的自己麼……?

按從前在家時偶爾會看的宮鬥劇套路來說,有人會跑來盯上自己……這很可能是……唔……莫非是自己有孕的事曝了光?

若是這樣,有可能來狙擊自己的人會是誰?

在這天耀裡,各皇子之間還算是和諧……而且,自己有孕的事有可能被他們所知麼?

這有孕的事情,連自己都是近日才知曉的,他們如何會知道這事?

鞏毓靈想了許久,過濾了許多人名,除了一個夏立國的文嫣公主之外,她想不出還可能有誰。

她忍不住苦笑了一下,萬一盯上自己的人是要滅自己的口,只怕自己再繼續待在這處只會為義莊裡所有的人帶來殺身之禍吧!

雖然說以御王府強大的情報網,盯上自己的人,也極可能是御王府裡的暗衛。

可……在昨日死裡逃生之後,又想到日前媛媛生產的事……恐怕自己已經被盯上至少半月以上,且以那種下作手段來說,更不可能是出自於御王府,因為在戰場之外,他一向是不屑於那種不入流的手段。

又,那三得藥鋪的金掌櫃也有些可疑,自己近日雖常到三得藥鋪去,算是與那處的掌櫃、夥計都熟,可這所費不貲的絲袍及羽絨被會是一個掌櫃能隨隨便便拿得出手的東西?

莫非,金掌櫃其實是他手下的人?

可整座都城裡到處都能聽聞他與那文嫣公主的婚事,他會有空管到自己的生死嗎……?

鞏毓靈輕輕地呼了口氣,總之,這義莊……如今看來是不能待了,自己可不願意因為自己的事而去影響到那些經常到義莊裡來幫忙善良人們。

只是,若要離開這裡,寶寶即便平安出生卻會直接面臨無人照顧的問題……。

她思索著未來的路,想著該如何做才是除了回他身邊以外最合適的方法。

鞏毓靈想著想著,最後終因身體的疲倦而進入了夢鄉。

可即便她睡著了,她的眉頭卻仍然是緊緊地蹙著,未見舒展的痕跡。

 

「在下殺手幫副幫主柳勝見過御王殿下、見過無雙公子。」

「柳副幫主,請坐。來人,上茶。」

「謝過殿下。」

「柳副幫主不用客氣,今日找你來的是無雙公子,無雙公子只是藉本王的場地罷了。」

「是。」柳副幫主轉而看向昊天承道:「不知無雙公子今日找在下來有什麼事麼?」

「嗯。本公子今日找你來是想要向你問問一件十多年前的往事。」

「哦?不知無雙公子想知道的是什麼事,在下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嗬嗬,那本公子就先謝過柳副幫主你了。」

「無雙公子好說好說。」

昊天承點了點頭,問道:「柳副幫主如今位高權重,不曉得進殺手幫有多久了?」

「唔……,」柳副幫主掐了掐手指算了算,回道:「在下自十歲進幫開始,至今已經有三十多年了吧。」

「柳副幫主是何時被拔到副幫主的位置的?」

「大約是十二年前。」

「十二年前?」

「是呀,當年的副幫主出任務時被意外絞殺,幫主就選了在下頂上副幫主的位置,這一做就是十二年的時間了。」

「哦,那十二年前有什麼人經常與你們殺手幫幫主交往嗎?又或者這十二、三年來有什麼人經常會與你們幫裡的人走動?」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