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九十六 – 解密往事

莫邪手指把玩著小雨所刻的那自家的紋徽,眼眸看著畫裡的小雨,坐在書案前沉默了很久。

最後,他將雜記都依序收回木盒裡,再將木盒收上案几架,把小雨的信小心地折好揣入懷中,族徽則納入袖袋之中,找了二壺酒,提去了梧桐居。

當莫邪抵達梧桐居時,前廳外院子裡的召亭下有好幾位暗衛小隊長同時候在那處。

莫邪一進院子就瞥見那些小隊長難得齊聚在一塊兒,心下覺得有些奇怪,不由得往召亭那處看了一眼。

只一眼,他便見昊天策及雪晴正坐在召亭較中心的位置閒情逸致地泡著茶,他足下頓了頓,立時了然了過來,便將腳步轉了個方向,朝他們走了過去。

莫邪抱拳道:「見過瑾王殿下、晴公主殿下。」

「噯,莫哥哥,好久不見了。」

「是呀,殿下,好久不見了。」莫邪苦笑了一下道:「才回來呢。」

雪晴微笑著點了點頭,分了杯茶給他。

「怎麼提了酒來?」

「嗯……。」莫邪未正面回答,以食指指側在鼻下左右蹭了蹭,開口道:「你們怎麼都在召亭這裡,是在躲誰麼?」

雪晴吐了吐舌頭,昊天策回道:「三哥正在發脾氣,我們就先出來躲躲,等他罵完了再進書房。」

「還真是難得呀,是處理江湖上的事?」

「是呀……不過,他也不想想他去一趟極南之地,把整個總盟主的事務都丟給了修苒,現在回來了,再怎麼說,都應該要處理處理吧。」

「也是,不過修苒不是一向都將那些事處理得很好麼。」

「欸,你抓到重點了,就是有人要找修苒的碴,也不想想三哥是有多器重修苒、信任修苒,竟然敢對修苒大小聲。」昊天策冷笑著說道。

「所以那人現在正被訓斥著?」

「沒有,那幫人早被處理了,殺雞儆猴哪!」

「那現在在書房裡的是誰?」

「三哥現在是對他手下的四大使及八大護法沒護到修苒在開罵。」

莫邪頷了頷首,靜下來聽了聽。

可惜他內力不如昊天策之流,只模糊聽得到昊天承在罵人的聲音而已,具體在罵些什麼,可能問眼前的昊天策又或者身旁的一眾暗衛會比較清楚。

「莫哥哥,你來書房是有事找嶺哥哥?」

「嗯……天……殿下將小雨的遺書交給了我,我看完了那些信……有些疑問之外,還想做些事。」

「嗯,那正好,我今日來也是為了小雨姐姐而來的。」

「我們進去吧,三哥罵完了,正在叫他們滾。」

昊天策的話音方落,遠遠便能見書房的門開了,四位腰上別著墨色腰帶,身著高對領窄袖、繡著金絲邊的鴨卵青色長袍、外搭袖子略寬並長至小臂的對領蒼黑色斗蓬的人先走了出來,接著,後頭緊跟著八位腰上別著紺青色腰帶,穿著交領窄袖、繡著銀絲邊的鴉青色長袍的人也魚貫而出。

這十二位的長相英俊的美男子,其身材雖高大,可現在人人嘴角上都腫了一塊還掛著血絲,看起來原本應是梳理得一絲不茍的頭髮,現下看來有些零亂而顯得狼狽。

昊天策見狀搖了搖頭喃喃道:「三哥這次可真是發了狠了。」

「沒辦法,誰叫有人不長眼,要欺負苒姐姐。其實苒姐姐也不是個好欺負的,她只是不想計較而已,那些人卻是連個不看僧面看佛面也不會,真不懂那些人在想什麼。」

昊天策握著雪晴的手緊了緊,「嗬嗬,世上就是有這種白眼狼呢,走吧。」

雪晴與莫邪同時點了點頭,三人就這樣徑自進了書房。

書房裡,昊天嶺坐在主位上,昊天承坐在另一個主位上,三人進了書房也不多說,便各自找了位置坐下。

「莫莫,你現在過來,是信都看完了?」

「嗯。」莫邪頷首道,「小雨的事看起來與廉禎道姑也脫不了關係。」

「怎麼說?」雪晴蹙眉道。

莫邪環視了現場的每一位,最後看向了昊天嶺,「我們都被天嶺擺了一道。」

雪晴偏頭,疑惑地道:「被嶺哥哥擺一道?」

昊天嶺與莫邪交換了個眼神,昊天嶺便狀似無辜地眨了眨眼睛,淡淡地開口道:「其實小雨愛的是莫莫,她嫁與我只是個權宜之計而已,我同小雨只是純粹的至交關係,我們之間能好到同吃同睡甚至是穿同一件褲子,就是什麼都沒有發生。」

書房裡的幾人,除了昊天嶺與莫邪外,每個人的腦中均轟——地一聲,而這之中反應最大的人便是雪晴。

她不禁喊道:「什麼!」

「小雨姐姐為何要這樣做?莫哥哥、莫哥哥你……。」雪晴說到後面,看向了莫邪,有些激動得說不出話來,她真是無法想像,小雨姐姐嫁給嶺哥哥只是權宜之計而已。

當年莫哥哥與小雨姐姐之間的那檔子事,她不是聞所未聞。

那些年的她雖未踏出雪國半步,可此時書房裡的一眾在彼時可沒少往雪國去,再加上她也沒睜眼瞎,他們之中誰與誰有糾葛,她當然都是看得一清二楚。

因而當她收到嶺哥哥同小雨姐姐那八百里加急的大婚喜帖時,她坐在書案前久久緩不過來……而今、而今嶺哥哥推翻了當年的一切,說那些只是權宜之計!

他們之間什麼也沒有?

這實在是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小雨身上當時中了毒、蠱之外,還中了詛咒活不過二十歲。」莫邪跳出來為小雨的行徑解釋道。

「她在同我說身上有毒的時候,我便猜到她身上應該有蠱,所以就寫信回師門請慶長藥師與元谷藥師來一趟,可那時師門裡正好被虛無縹緲的老師父們交付了一些功課,藥蠱一脈的師兄們都很忙,無法及時到京都來。」

昊天嶺垂眸,頓了頓又道:「她在向我提出大婚一事時,是有將自己身上的異象同我訴說,我那時答應她是為了讓她心安,心想在大婚後乾脆直接帶她回師門一趟,釐清並從根本上解決她身上的問題,只是……後來的事……你們也知道了……。
人算不如天算,小雨等不及我帶她回師門,便已過世了……。」

莫邪看向昊天嶺:「為什麼你當年不告訴我真相呢……?」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